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道心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道心

        梦之界。

        方元漫步街道上,就见这以巨兽‘昆’之梦境所组成的公共区域,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

        大量的梦师外放玄光,遮蔽身形,在大街上走着,又熙熙攘攘,百川归流一般汇聚于中心四方石碑之前,进行着各种交易或任务。

        “当初想到建立这梦界的梦师,实在是个天才!”

        他望着这幕,不由叹息:“奈何手持利刃,杀心自起!掌握了力量,必要争取相应权势地位……梦之界的建立,让整个大乾的梦师高速发展,并且开始抱团,自然就觊觎着世界大权,这无关善与恶,只是本能!”

        虽然梦师五大势力当中,还有一个中立的界盟与正道白泽山,但光看这次长离洞天之役,方元就明白了不少。

        “论到底,不管是正是邪,我们毕竟都是梦师啊……因此对于背叛者就更加痛恨,看五大势力对于隐龙卫的宣传就知道了,简直是同仇敌忾,要不是内部有些利益还不能协调,恐怕大乾天下真的要倾覆了吧?”

        这时不去公共中心,而是来到了界盟山。

        自从获得权限之后,虽然已经可以绑定,将界盟山作为自己的传送主城,但方元还是喜欢随意投放在公共区域中。

        “四叶之后,似乎在界盟山之中,还可以获得一个青铜大殿作为自留地,进行各种培养与实验……”

        实际上,加入界盟,好处还是很多。

        不说之前帮忙抵挡圣莲教,就是后来的福地镇抚使等等,若没有这个背景,又如何能够得着?

        “因此,还得暂时在界盟中混下去,散修总是凄惨外加活不长啊……特别是在这矛盾越加激化之时!”

        方元有着预感,梦师与大乾皇室之间的矛盾,简直是愈演愈烈,一触即发。

        这次的长离洞天之事,说不定都只是个预演。

        真正的惨烈,都还在后面呢。

        此时来到界盟石碑附近,找了个亭子坐下,就发出信息:“夜家姐妹,我已经到了!”

        “方兄稍等……”

        铭牌上一阵光芒闪动,没有多久,两个婷婷玉立的少女就携手而来,姐姐一如既往地豪爽,直接坐下,妹妹却是俏脸微红,又似在偷偷打量。

        “感觉似乎出了什么事,这态度有些变化啊……”

        方元心里一动,却没有多管:“你联络我,说已经找到了功法?”

        “的确!赤霄九炼法在此!”

        夜淑华掏出一块血红色的晶石:“此法乃是一位七重虚圣所创,善能化解异力,价值连城……不过我夜家终归有着几分面子,在世交藏书阁中找到!”

        “多谢!”

        方元接过,神念探入血红晶石当中,就见到一篇功法,字句妙不可言,带着大道韵味。

        特别是,与本身柳梦眉送来的九炼法相互对应参照,果然见得前后衔接,天衣无缝,这才相信了六七分:“既然已经收了订金,你们放心,那李柏,乃至他背后的李禽,都由我接下了!”

        反正自己同样也不是个没有跟脚的,炼火长老不说,还有一个风信子顶着呢。

        别说什么情份需要积累,实际上这种人情,才是最需要消耗的,否则就有挟持把柄之嫌,反而惹得憎怨。

        倒是这次夜淑华,如此快速地找到功法并且交易,也算是对之前情分做一个总结的意思。

        此次之后,无论如何,双方都是两清了。

        对于方元而言,这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当下,夜淑华款款起身,行了一礼,拉着欲言又止的妹妹离开。

        方元却依旧坐着,仿佛在等什么人。

        果然,过不多久,就有一个中年人过来,博带高冠,面如冠玉,从容潇洒,背后却跟着当日见过的李柏,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令方元联想到了某只大公鸡。

        “我名李禽,虚圣四重!盟中四叶修士!”

        中年来到方元面前,径自坐下,平铺直叙地说着,偏偏语气诚恳,听不到多少炫耀的味道。

        “嗯……那又如何呢?”

        方元微微冷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莫非以为亮出这个,自己就得恭敬请罪不成?

        “像……真是像啊!”

        李禽见着这幕,却十分感慨:“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年轻之时的老夫一样,都是那么锋锐、天资纵横,宛若出鞘的利剑!但作为过来人,老夫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刚极易折……少年总要记得收敛锋芒,否则有得你苦头吃,这可是经验之谈!”

        这人倒也有趣,不纠结夜家姐妹之事,也不以力压人,反而好似前辈老爷爷一般,兜售人生经验鸡汤,好生提点。

        但方元的目光却是一下幽深起来,忽然大笑:“老家伙……你过时了!!!”

        “嗯?你说什么?”

        李禽眸中闪过寒光,周围的虚空都传来碎裂之音。

        在他身后,李柏则是吃惊地捂住嘴,这个方元,当真狂妄到了极点,连他爷爷也敢指摘,活腻味了么?

        “你想劝我,说我锋芒毕露,让我收藏内敛?磨平棱角?”

        方元大笑:“再跟你一样,好似被打磨光滑的鹅卵石一般,数十年不得寸进么?如此朽木枯骨,我怎愿为之?你若真的看破世情,就该知道我等梦师之路,不进反退,又怎么会几十年还困死在四重境界,此等之人,我简直不屑与之为伍!”

        “竖子!”

        李禽一下大怒,简直恨不得直接宰了这小子。

        他根本想象不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并且还给修到了三重虚圣,当真是老天无眼!

        “怎么?你要动手?”

        方元却是冷笑着,毫不客气地逼视回去:“那便来啊,老家伙,我告诉你,夜家姐妹之事,我管定了,你那个不成器的孙子若再敢纠缠,后果自负!”

        “你……”

        李禽形象大失,看着周围聚拢而来、指指点点、目光戏谑的梦师,倒真的不敢动手。

        此地不过一分神,灭了也无损本体,乃是其一,最关键的,还是界盟有着规矩,无缘无故,盟友之间便刀剑相向,那又算什么?

        更不用说,还是此种以大欺小。

        ‘连界盟束缚都不敢违背,就想与我为敌,还要破我道心?’

        方元见着此幕,心里就是冷笑。

        这李禽一开场,看似温和,实际上包藏祸心,梦师之道,最重要的便是心灵修炼,坚定自己的道路。

        若真的被灌了毒鸡汤,相信了什么狗屁的为人处世之道,那才是真正自杀,不仅修为无法寸进,说不定还会倒退!

        此便是被破了‘道心’!

        但此时,自己悍然反击,言语如剑,最关键的是,借着界盟规则,令这李禽还无法动手反击,念头不通达,回去后说不定要吐血。

        那就是自己道心未破,反而动摇敌人心神!

        一来一去之间,虽然不见刀光剑影,但深藏的危险,却是丝毫不比死斗少。

        奈何方元自幼受绝心居士教导,又自持穿越而来,任天翻地覆,世界倾倒,仍旧自行我道,想从这方面打开破口,简直是自取其辱。

        更何况,世界大变在即,大战一触即发,这时候还讲什么谦卑温顺,简直是将脖子送给敌人砍。

        “老家伙……你真可悲!”

        这等梦师,哪怕之前再是天才,此时也失了锐气,再遇到大战,下场恐怕好不到哪去。

        心里隐约间已经将对方当成死人,方元淡然起身,更怜悯地瞥了他一眼,转头就走。

        至于那抽风一样的李柏,更是理都不理。

        虽然成就梦师,但八成都是依靠资源堆砌,心性如此不堪,理了才是自降身份。

        “方元!”

        “方元!!”

        “方元!!!”

        李禽真正是七窍生烟,若非这形体乃是神念所化,恐怕当真要吐血,饶是如此,也是一阵光华流动,变得不稳起来。

        “爷爷!”

        李柏大惊,上前掺扶,却被惨叫着,抽了一个巴掌:“滚!老夫还不需你来可怜!”

        李禽面色阴郁,望着方元离开的背影,却是真正动了杀心:

        ‘此子不死,我心难安!’

        ……

        莫名奇妙就多了一个死敌,方元倒是也有些嗟叹。

        实际上,梦师寿元悠长,神通广大,为了女人起争执,不过调剂,可以一笑了之。

        但这李禽心怀不轨,上来就要破自己道心,那就是不死不休,该杀!

        自己悍然反击,没有半点遗憾与后悔。

        只恨此时实力不足,又是梦界之中,不能杀其满门,悬其首级,终究不美。

        啪啪!

        这时,旁边一道丹气汇聚,化为风信子身影,鼓掌道:“好威风,好煞气!方元你之前所言,振聋发聩,只是从此就得罪死了李禽,还有盟内一干尸位素餐之辈啊!”

        “这不是还有你为我撑腰嘛!”

        方元变脸极快:“并且只是口头几句,难道他下一刻能杀上门来?”

        “界盟禁止自相残杀,若是同阶虚圣,还可禀明长老,上生死台,你条件未到,并且三重虚圣之中,没有哪个有十足把握拿下你,因此明面上可以不惧!”

        风信子似笑非笑:“只是这李禽有些实权,特别是与云州福地司库使是好友,你或会有点小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