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突破

第三百三十九章 突破

        “还不滚?”

        方元冷冷喝着。

        “哼!还请大人好自为之,不要误了盟中大事!”

        周混也知道今日栽了,翻身爬起,一拱手,冷冷说着,转身就走,眸子阴郁。

        虽然还肩负着探查此人隐秘的任务,但这金田福地都在九九金阳大阵保护之内,对方又再加了些阵法,除非有实力攻破整个福地,否则都是无法,他当然不会自寻死路。

        “大人……”

        蒙田与孟广见到这一幕,都是呆了。

        哪怕前任镇抚使,见到此种特使到来,都要客客气气,陪个笑脸什么的,怎么轮到这位,便如此大胆?

        “放心……区区一个小卒,翻不起浪花来!”

        方元将文书一甩,不用看都可猜测到上面必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嘶……灵粮三万石,庚金八百斤?”

        蒙田眼尖,瞥了一下,顿时倒抽凉气:“如此之多?司库使大人怎么会这样?”

        此时与孟广对视一眼,也猜到恐怕乃是因为这位新任镇抚使的缘故,不由心里发苦。

        “此事……我自会解决,你们下去吧!”

        方元看到了这两人的摇摆与恐惧,心里不由冷笑,直接挥手,打发离开。

        实际上,要度过这次,十分简单,哪怕从自己积蓄中支出,都足够了。

        只是,以私家补公家,得多蠢才能做出来?

        并且,白白露富,只会招来更多的觊觎与压迫,下次可能就是灵粮三十万、庚金八千!

        “但……若为了这点小事就去职而走,乃至与盟内翻脸,也是白痴!”

        方元叹息一声,不由体会到了这体制的力量。

        官大一级压死人,并非虚言!

        “面对这种,再是天才,只要没有根基与靠山,还是要被玩弄于鼓掌之间,于规则内反击,如同带着链锁跳舞一般,难于上青天!!!”

        方元摸了摸下巴,眼睛一闭,顿时来到梦界之中。

        “似乎……有些不同!”

        他来到界盟石碑处看了看,又来到外面的公共区域,心里顿时一凜:“来往梦师形色匆匆,各种任务激增十倍,还有各种战争储备物资的涨价……要开战了么?”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哪怕是梦师,也躲避不了客观规律。

        从这紧张的气氛中,方元更是感受到了一股不祥的味道。

        “盟内强制任务,一下增加了这许多?并且都是厮杀为主……”

        方元抿着嘴唇:“幸好……若是再晚一段时间,这十年不应的镇抚使职位,恐怕打破头都抢不到啊!”

        有着这职位,能名正言顺躲在后方,坐视前线打生打死,哪怕没有油水,也是千金不换!

        “难怪那司库使如此加码,盟中也没有反对,看来我这幸运儿,也是惹了一些妒忌啊……”

        方元目光一闪,联系下风信子。

        结果却被告知正在闭关,心里更是有了底:“情分消耗完了……或者说,对方自以为这情分消耗光了,除非我再表现出价值,否则都是当平常对待!”

        此念一出,整个身影顿时消散。

        外力已经无法可想,唯有凭借自身破局!

        “长老!”

        风信子缓缓起身,来到殿堂中心:“方元来找过我,被我婉拒了!”

        “嗯,这次的补偿,已经足够,不必再投入太多心力!”

        炼火长老神色肃穆:“此子当真走运……这镇抚使的位子,此时哪怕老夫要运作一个,都十分麻烦!”

        “真的……要开始了么?”

        风信子听着,却是身子一颤。

        “嗯……你作为我盟的炼丹大师,任务也不轻,好好努力吧!”

        炼火长老慨然道:“至于这方元,我们已经挡下了高层直接干涉,至于这些暗刀暗剑,能守住,就是他的,守不住,也与我们没有关系了……”

        “遵命!”

        风信子凛然躬身。

        实际上,想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大量炼制灵丹任务,再对比下能躺在后方休闲的某人,饶是他心里都有些嫉妒,别人不忿,自也可以理解了。

        “这一关,可不好过啊,方元你会如何抉择呢?”

        风信子忽然有些惆怅,大乱将至,哪怕他都有些风中浮萍一般的感觉。

        ……

        金阳福地。

        “外力不可求,便只有以自身之力破局了!”

        静室之内,方元盘膝而坐,又有了明悟:“看来……我这个镇抚使平时乃是肥差,战时就更成了香饽饽,许多人害红眼病了……大乱将至!或这次长离洞天是导火索?”

        虽是一叶,但观之则见秋!

        “越是如此,越不能遂了他们的心意,虽然这界盟不怎么样,但总能得到羽翼庇护,还有获得好处……”

        “是时候突破境界了!”

        这林林种种,都令他蓦然下了决心!

        真实梦境之内。

        银白色的梦元力汹涌澎湃,来回荡漾,深沉厚重,带着令人安心的感觉。

        在彻底驱除天邪力之后,整个真实梦境就仿佛脱去了一层枷锁般,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

        “总有一日,此地会变成真正的洞天,乃至世界!”

        方元眸子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野心,又看向八门剑阵。

        四道剑柱冲天而起,火之炽烈、水之幽寒、雷之堂皇……各种气象争锋,三柄神剑外放光芒,当中又夹杂着风之轻灵。

        只是在绿色的剑柱中,一抹轻盈的碧锋还差最后一丝,不能彻底凝聚。

        这实际上,都是方元刻意为之。

        “晋升吧!”

        此时心念一动,在八门剑阵核心,之前几次危机都没有动用,当作最后底牌的一团青色鸿华,顿时开始逸散。

        此乃世界本源之力,水之界中以天功换得,对梦师修行大有助益。

        甚至,这份额足够一举将他推上四重虚圣,却硬是被截留下来。

        毕竟,若天邪力的暗手不能解决,如此晋升,终究不是圆满,还会有着隐患,现在却无所畏惧了。

        嗡嗡!

        大量青色鸿华汇聚,绿色剑柱当中,轻盈的巽风之剑瞬间凝实,表面闪烁着数个碧绿色符文,组成了古朴的纹路。

        风之剑!凝聚!

        轰隆!

        霎时间,四道剑柱的光芒笔直冲天而起!

        红、蓝、紫、绿……各自代表着烈焰、寒冰、雷霆、狂风的力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核心,不断向外扩张。

        整个真实梦境一震,似开天辟地一般,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整个空间蓦然扩大了一倍!

        “水、火、风、雷……四象终于凑齐了!”

        方元见此,神情中也是充满着喜悦:“虽然还比不上最为本质的地、火、风、水,但此等创世灭世之力,反而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掌握,这时纯粹以四象合力,却是刚刚好,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此时,属性栏赫然一变:

        “姓名:方元

        精:48

        气:48

        神:60

        职业:梦兵师

        修为:虚圣(四重)、武宗(五脉)

        技能:巨鹰铁身功【六层(1%)】、百毒炼金身【一炼】、八门剑阵【五剑(1%)】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

        “终于……虚圣四重了!”

        方元长出口气。

        四重虚圣,能够点化灵性,并且哪怕在界盟中,也是绝对的中坚力量,有着不小的话语权。

        这次明面上来找麻烦的李禽、乃至云州司库使,实际上也是如此境界。

        单论战力,自己已经拉平,甚至犹有过之!

        “启灵!”

        此时神元引动虚空,立即就有一种伟力下降,仿佛天赋神通一般,瞬间理解了新的权柄。

        方元手指一点,离火之剑上便有一道虚影浮现,朦朦胧胧,浓缩一团,带着点疑惑、好奇的情绪:“主人?”

        “智力上,只相当于八九岁的幼童么?”

        方元沉吟了下,再次挥手,其余三柄灵剑上,顿时也传来智慧的波动。

        “四重虚圣的点化灵性之法,只能单个为之,并且十分有限……当然,剑灵有着这个程度,已经足够了!等到日后修为提升,灵性智慧自然也会与日俱增,到了七重虚圣之境,大概就能化为火剑童子、水剑童子什么的……”

        实际上,作为剑灵,也不需要太高的智慧,能帮着杀敌就够了!

        “大成的四象剑阵,也不知要拿哪个来祭旗?”

        手持利器,杀心自起。

        方元冷笑一声,看向剑阵。

        四象之剑形成稳固结构,而在西方,又有一柄玄黑之剑凝聚,丝丝缕缕的气息散开,与大阵相合,仿佛黏合剂一般,协调着诸多灵剑。

        “此乃泽剑,主外柔内刚,上下相合,作为阵眼最为合适,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其余四剑的力量……”

        外四象之剑凝聚,接下来便是内四合。

        天地山泽,水火风雷!

        “师尊最巅峰之时,应当已经凝聚天剑,为八重虚圣……”

        方元深刻知晓这八门剑阵的威能,对于仇敌的忌惮更上升一层:“与武道一样,七重虚圣之后,便有着突破显圣的可能,当时的师尊,堪称显圣之下无敌手,奈何终究不是圣人!”

        “八门剑阵,九重虚圣……大道有缺么?”

        他忽然明白了师父的坚持,还有某种缺憾,心里就是一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