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纷乱(为书友160628011142743盟主贺!)

第三百四十一章 纷乱(为书友160628011142743盟主贺!)

        “你不愿意?”

        青铜殿内,李禽望着台下人影,不由皱起了眉头。

        “爷爷……”

        下面,李柏跪着,满脸苍白之色:“孙儿才区区入梦师,此时就去执行此等任务,不是要孙儿的命么?界盟诸位大人,怎能如此厚此薄彼,摆明了要牺牲外人,保全他们家嫡系!”

        “胡说!”

        李禽皱着眉,面色森然:“这话……哪怕是在我面前,都不要说了,给我烂在你的肚子里,否则……我会亲自将你押上死亡率最高的战场,向盟内表示忠诚,听懂了没有?”

        “听……听懂了!”

        李柏一个激灵,看出了祖父眸子里的寒光,立即颤抖着答应下来,旋即,又沉默了下,才迟疑道:“不能不去么?这九绝山秘境,可是大乾十大险地之一啊……哪怕是外围监察,也太过危险了!”

        “……合适的位子,都已经没有了,你现在不去是可以,但等到大变一起,立即就要上前线!”

        李禽顿了顿,这才说着:“此位置虽然有些危险,却与后勤一般,可不受征召,这也是祖父我能为你争取到的最佳职位了,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了,这个位子,你不想去,还有的是人求不到呢!”

        要与大乾开战,自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并且,首先确定阵营,旋即就拿墙头草开刀,那些无门无派,又没有势力的武宗灵士、甚至散修梦师,都会受到清洗,非此即彼,没有光荣中立的好事!

        到时候,作为入盟条件最松散的界盟,肯定有着一大批梦师哭着喊着要抱大腿,竞争激烈啊!

        可恨到现在,这孙子还不能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

        “可是……”

        李柏迟疑了下:“为什么那方元,就能做福地镇抚使?”

        李禽脸色一黑:“那是人家运气好,提前定下,任命刚刚走完流程,上面风向就变,如之奈何?”

        实际上,他心里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这镇抚使本来就是肥差,到战时更千金不换,哪怕他去运作,都没有空位了。

        “不过你放心,暂且先在九绝山候着,只要不闯入秘境,实际并没有多少危险,至于福地镇抚使,总有机会的!”

        李禽眸子发冷,心里默默盘算。

        周天那里的布置,也差不多应该图穷匕见了,自己等人以势压人,对方还有何凭借?

        等到挤走方元,空出这个镇抚使位子,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倒是可以帮孙子运作一二。

        “真的?”

        李柏听了,这才转忧为喜:“爷爷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咻!

        就在这时,一道火光飞入青铜殿,乃是一柄小剑,上面还配着一块美玉,内里似蕴含元力精萃。

        “这……”

        李禽脸色一变,有了点不好的预感,一指点在小剑上。

        “李禽老友!”

        从小剑中,周天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方元之事,我已决心不再参与,玄元晶原物奉还……最后通知你一句,此人已经晋升四重虚圣,权限都提升至四叶,与你我齐平,胸有山川之险,委实难以对付!”

        “什么?四重?”

        李禽身上气息一下溢出,炸裂虚空,显然控制不住:“那小鬼……精进程度竟然如此之快?”

        “四叶修士?”

        下方,李柏同样傻了眼。

        这已经是盟中的中坚力量,甚至可以掌握一些权柄,对于他而言,就好像庞然大物一般。

        “竖子!”

        李禽面上红白几变,差点吐血:“好……好一个方元!”

        如果说初次见面之时,方元的言语攻击只是在他的道心中种下了种子,打开裂痕的话,此时的勇猛精进,无疑是用行动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

        “大争之世!大争之世!”

        最关键的是,从高层隐隐透露下来的消息,更仿佛一个侧面佐证一般,令李禽无法否认。

        大乱之中,尸位素餐之辈必得让位,勇猛精进方能崛起。

        自己当初的奋斗,同样也是借到了一部分时势之力,只是自从突破四重,身居高位之后,便似乎懈怠了?

        那凶险非常的梦游世界,自己已经有多久未曾进行了呢?

        “好好……当真是后生可畏!”

        李禽面色阴沉:“老夫当年为了突破,消耗了多少资源?搭进去多少人情?连权限提升都耽误了,但你竟然一日之间,便追了上来,很好……”

        “爷爷息怒,息怒啊……”

        李柏苦着脸相劝,几乎以为自己这个爷爷有着癫狂的前兆。

        “放心,我好的很!”

        李禽摆摆手:“只是多年不曾上阵,未免给人看轻了我去!你下去做事吧,我要闭关!”

        不论是未来的大乱,还是此时新人的挑战,都令他感受到了浓重的危机!

        在这种刺激之下,这个老牌的梦师,终于要开始奋发起来!

        ……

        金阳福地。

        将蒙田、孟广两人叫来,说了份额变更的事情,两人都是顿时大喜:“恭喜老爷,这下可高枕无忧了!”

        “嗯,你们下去吧!”

        方元挥挥手,虽然原本就没有对这墙头草存有多少希望,但那一丝栽培一二的想法也是彻底淡去。

        “唉……人之忠诚,有时候还比不过禽兽啊……也不知花狐貂它们如何了?”

        方元怔怔想着:“日后若修为大成,倒是可以回转元武大陆,去青峰灵地看看……”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对这两个武宗没有丝毫恩惠,只有短短时日定下的君臣名分,指望人家立即效死才是见鬼,哪怕前任回来,收得他们的可能性也更大一点。

        “周天一摆平,我权限又提升到了四叶,李禽能真正对付我的手段就很少了……人越老越怕死,我没有挑衅上门,他必然也是要提升自己,准备万全,再与我死斗……”

        方元目中精光闪烁。

        他看得非常清楚,周天与他没有根本利益上的冲突,才会被生死台决斗给唬下去,但李禽不同!

        若自己真的上门赌斗,搞不好对方就直接同意了。

        虽然也不是没有拿下的把握,但此等老牌四重虚圣,后手多多,说不定就要逼得自己暴露底牌。

        因此在吓退周天之后,便见好就收,龟缩福地,慢慢积蓄。

        “反正现在时间是站在我这边的,斩断了伸过来的手,我看李禽还有何能耐?”

        以自己的进阶速度,难道还会怕那个坟冢枯骨?

        若能快速进阶,乃至窥视七重虚圣的大能之境,到时再杀李禽不过如杀一狗尔!

        “并且……真的要开战么?甚至,还要先剿杀其它散修,灭其羽翼……”

        身为四叶修士,在盟内权限很高,已经可以调阅部分机密。

        方元只是略微查询了下,就知道了很多。

        比如,盟中已经开始大量储备战略物资,准备向一些小势力开战,甚至入盟标准都在暗自提高,轻易不再接纳散修。

        “若是此时风信子再来,我反而不敢加入界盟了——当心下场就变炮灰啊!”

        方元有些后怕:“但想当闲云野鹤?又要问过其它势力答不答应了,因此真的是两难……”

        这种零星小战,剪除羽翼的做法,明显是要积蓄势力,预备将来!

        能让界盟都如此郑重其事的对手,整个世界都是屈指可数。

        “不是五大盟内战,就是要攻伐大乾!”

        一念至此,方元目光顿时幽暗下来……

        ……

        金州。

        此州位于玉京偏北,有着十几条金矿,很是出名。

        虽然黄金在此世远远没有方元前世的价值,但对凡人而言也是相当宝贵的一笔财富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随着金矿伴生的各种奇珍异宝,就连梦师都有需求。

        因此,这州极为富裕,又大大小小分布着上百家宗门,由金顶宗为首,一时间风头无二。

        红枫镇,朝阳门。

        “死!”

        伴随着一个声音,整个朝阳门的山门一下崩塌下来。

        “啊……你们怎敢如此?”

        朝阳门的门主乃是一位通了四窍的灵士,见此目眦欲裂:“到底是谁?与我门有何怨仇?”

        “你不需要知道!”

        黑影冷笑着回答,又是一挥手,一层黑雾浮现,迷迷蒙蒙,不断扩张。

        “是梦师!”

        在黑雾中,传出门主的惊呼:“金顶宗会为我们报仇的!”

        “嘿嘿……你等灵士武宗,霸占金州已久,享用如此资源,却无丝毫上供,其心可诛!我门忍耐已久,这次不仅你们朝阳门,就连金顶宗,都跑不了!”

        一个夜枭般的声音响起,带着凶残与邪异的味道。

        没有多久,黑雾退去,一个破败的山门就浮现出来。

        朝阳门主双目圆瞪,斜斜依在墙角,胸膛却是被破开大洞,五脏六腑都被掏空,死得惨不忍睹。

        “朝阳门已灭!”

        黑雾凝聚,化为十几个身影:“接下来,就轮到青竹宗……一家家杀过去,最后集中兵力,剿灭金顶宗!门中长老那时也会出手相助!嘿嘿,这金顶宗仗着朝廷势力,在金州大肆排斥我门,终于将有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