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复生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复生

        熊熊!

        这人道圣焰,呈现出一种璀璨的金色,带着恢宏与文明的赞歌,围绕着人族的大愿,充满了希望与美好。

        但对于刑的巫道真身而言,却彷如天敌!火焰一落其上,大道法纹立即土崩瓦解!

        “圣哉!”

        一个个英灵浮现,围绕着曦,口诵赞文,越发映照得他如同天神。

        曦目中精光一闪,举起了圣道之剑,向刑的脖颈斩来!

        “唉……”

        低低的叹息声响起,轰隆隆!大地震浮现,地面开裂,一道赤红色的巨蛇之影骤然上升。

        这巨蛇通体赤红,人面蛇身,只有一只独眼,竖瞳一闭合,天地顿时昏暗,睁开之时,又蓦然大放光明,如同赤日烈阳!

        “曦晨!”

        此时咆哮一声,宛若太阳一般的光芒,就向着曦日身上照耀而去。

        “退!”

        这蛇一出,大地翻滚,原本阳城的城墙就被摧毁小半。

        大量土石一下掩埋,不论夏族还是九黎之兵,一下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是……烛龙?”

        方元周身剑气四溢,一道绿光飞出,斩断巨石,不再与黑蛟纠缠,整个人飞快倒退。

        此世《大荒经》有云:“……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息为风。是烛龙!”

        这时出现的这巨蛇,就与烛龙一模一样。

        当然,传说中的烛龙身长千里,这烛龙最多只有一里,声势却已是惊天动地。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动如雷霆!果然是隐龙卫统领修炼的法身!”

        很显然,这条烛龙,必然是七重虚圣的大能附体,并且修炼了不知道多久,才积蓄得如此恐怖的力量!

        “哈哈……九阴子,你终于出现了!”

        大能出手,战场之内,人莫能近,但此时,一个粗豪的声音立即响彻。

        呼呼!

        九天之上,原本皎洁的白云一下变得赤红,从中探出龙首,喷吐烈焰,直接挡住烛龙之光。

        “这声音!”

        方元抬头一看,就见云层散开,一条六首火龙张牙舞爪,直冲而下,目标赫然是刚刚出现的烛龙。

        “炼火长老!想不到盟中的外援竟然是此人!”

        援兵是个熟人,方元此时却没有丝毫上去相认的想法,反而立即远遁。

        七重虚圣的大能交手,光是余波都有可能令他重创!傻子才冲上去呢!

        “炼火!”

        烛龙与六首炎龙纠缠,人脸上同样浮现出诡秘的笑容:“我本来想引出来的,就是你啊!”

        “什么?”

        曦晨一惊,神念一动,立即就想到了什么:“隐龙卫还有外援?不可能,你们的统领已经确认过,除了九阴子之外,都在其它世界!”

        只是大能之心,千锤百炼,万劫不磨,心智更是坚定无比。

        哪怕若有所失,他玉石般的双手仍旧坚定非常,径自斩过刑的脖颈。

        噗!

        刑身上的巫术真文早就被人道圣火灼烧,此时面对大能圣剑一斩,头颅顿时飞起,洒下一腔热血。

        “恨!恨!恨!”

        虽然身首分离,刑的身躯依旧屹立不倒,以指蘸血,书下三个‘恨’字。

        轰隆!

        一股怨气直冲天空,吸纳着黑红色的云彩,又一下卷回:“九黎之民刑,以自身祭苍天!万死不悔,只求报仇雪恨!”

        呲啦!

        一道紫色的雷霆落下,笔直劈中刑的无头尸身。

        奇异的变化顿时形成。

        在他袒露的胸膛上,两只眼睛浮现出来,肚脐化为嘴巴,蓦然发出一声仿佛来自亘古的咆哮:“我……回来了!!!”

        咔嚓!

        乌云密布,紫雷闪烁中,一个庞大的无头魔影浮现,彻底融入刑的身躯。

        一种不可名状,又带着极具恐怖的气息,顿时浮现而出!

        “这是……滴血重生?不!是附体!这不是刑,是当年的兵主蚩!”

        曦晨脱口而出。

        “古的遗民?外来邪魔?死!”

        蚩胸膛上的眼睛盯着曦,右手一动,一道斧光顿时劈出。

        与此同时,他身上九道黑色的血龙浮现,咆哮狰狞,一下就摆脱九鼎的压制。

        砰!

        斧剑相交,曦立即后退,人道圣剑悲鸣,上面浮现出丝丝裂痕。

        “不愧是蚩,曾经跟圣人交手的存在,真论战力,还要在刑之上!”

        曦晨目光凝重:“并且……似乎还带了族气与天地怨气,代天行罚,不惧九鼎压制!”

        “杀!杀!杀!”

        无头的兵主蚩大步上前,地面震动,竟然直接踩碎领域,又是一斧:“天外邪魔,受死!兵!!!”

        这‘兵’字一出口,周围顿时就是一变,似是天下兵戈之气都汇聚而来,凝附于巨斧之上。

        四周,一个金戈铁马的战场浮现,压迫排挤其它领域,哪怕烛龙与炎龙,都被排斥在外。

        甚至,天地一震,一道紫色的雷霆直接落下,与巨斧融为一体。

        “啊!青木助我!”

        曦第一次失态,传出神念。

        “青青林中木,岁岁向欣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王宫之内,一个青袍老者浮现,形容清癯,踏空而来,每走一步,四周顿时草木蔓延,巨树参天,一下欣欣向荣。

        “以木生火!疾!”

        巨木领域蔓延,与曦晨的烈日相得益彰,一下稳住形势,抵挡住了金戈铁马、汇聚九州兵气的战场。

        ‘可惜……’

        曦晨见着这一幕,心里摇头:‘我这领域,终究不是纯正的火行之道,若是青木与炼火两大长老配合,才是真正的相得益彰,奈何他们两人有怨,不太可能联手!’

        “又来一个!”

        兵主蚩无所畏惧,大步踏入双重领域之中:“死!”

        在他身后,九州虚影浮现,上面乃是大量刀兵之景,除了北方之外,东、西、南三个方向,到处可见战火连绵,兵戈乍起,血光冲天。

        哪怕双重领域,在他身体周围也是摇摇欲碎。

        “此枭以兵气起家,此时九州战乱,就是顺应天命大势!”

        青木面色凝重:“曦晨长老,必须出全力了!”

        “正是!”

        曦晨答应一声,领域之中,大量的巨树睁开双眼,化为巨大的战争树人,又有火凤凰之类的精灵浮现,汇聚形成大军,向蚩杀去。

        这些,都是他们两个大能平日点化的精灵,精心培养,几乎都有着虚圣之上的战力,并且能独自脱离领域而行动,乃是真正的根基与元气。

        但此时,俱都直接舍弃,就为了消耗掉蚩的一点凶威。

        两个大能联手,哪怕兵主蚩复生,又有天下兵气相助,也同样要束手束脚。

        ……

        另外一处战场,人面巨蛇与六头炎龙争锋,九阴子就笑:“啧啧……竟然投入了三名长老,你界盟其它世界,乃至大乾战场,都不要了么?”

        整个界盟,就只有七位大能长老,此时投入小半,简直是孤注一掷!

        “三个长老?!”

        远处,方元同样瞳孔一缩。

        三个七重虚圣坐镇,难怪之前的曦晨有恃无恐。

        此等战力,哪怕兵主蚩重生,都照样可以直接打死!

        ‘只是……’

        他脸上闪过一丝诡秘:‘隐龙卫的底牌,恐怕也还没有出尽啊!’

        上次斩杀无支祁,他选择性地瞒下了一点东西,这次还不见隐龙卫使出,立即就令他知晓,对方底牌还未出尽。

        ‘此时前去中央战场,太危险了……不如……’

        他眼角精光一闪,立即化为一道清风,飘出阳城之外。

        ……

        深山之中,忽然间,砰的一声。

        一颗黑色的头颅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狠狠砸落地面,形成一个小坑。

        只是,这头颅自脖颈处尽断,却没有一丝血液流出,看着十分诡异。

        “呼……”

        片刻后,甚至睁开了眼睛:“我不是蚩,而是刑!”

        “献出我的身躯,还有九成九的血脉,能令伟大的始祖——蚩重生,已经足够了……接下来,还是该为自己考虑!天巫神通,滴血重生法!”

        他眼睛中放出血光,自脖颈之下,大片的血液流出,慢慢汇聚成一个人体的模样,骨骼、筋脉、肌肉一一浮现。

        到了最后,更是有着一团黑气飘来,将他笼罩在内。

        片刻后,一个浑身外放着玉石光芒,宛若神祗的人体就从坑洞中走出,双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与身躯:“好!我这次虽然舍弃肉身,但得到了蚩的全部传承,也算不枉了……只可惜,这个天巫神通乃是兵主大人在多年的死亡怨气中才领悟出来的,否则,当年便可直接恢复真身,再与古争夺天下!”

        这时略微闭目,又皱起了眉头:“神通与力量都散失大半,根据兵主大人的吩咐,我必须立即离开,带着九黎部的种子远走高飞,保留最后的血脉!”

        他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一道红线若隐若现。

        这是一丝祖巫精血,来自蚩的馈赠。

        虽然现在依旧虚弱,但只要给他时间,必定能尽复旧观。

        “兵主大人……您一定要胜利啊!”

        刑向看向阳城方向,已是泪流满面。

        就在这时,他忽然掉头,眸子宛若凶兽:“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