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杀平

第三百七十三章 杀平

        “这……”

        山风吹拂而过,周天望着地上的几具尸体,几乎忘记了言语。

        朝廷倾力绝杀,一名九窍灵士,三名九脉武宗,就这么死在自己眼前?

        “方……方元兄!”

        他看向方元,声音一下变得结结巴巴起来:“莫非你成功铸体,武道真圣了?”

        以刚才方元的凶威,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真圣?我还逊色一筹!”

        方元回首,笑得人畜无害,但配合刚才连毙四人的战绩,令周天顿时哑口无言。

        ‘经过这一战,我也知道了自己的武道实力!’

        他暗暗握紧拳头:‘哪怕是在外界,没有绝天地通的影响,也足以真圣之下无敌手了!’

        不仅如此,以祖巫精血炼体,此时他的肉身比起真圣也是毫不相让,有着一拼之力!

        ‘不知不觉中,武道已经突飞猛进,不输梦师实力了啊……简直还要超出。’

        ‘此子……’

        周天低垂头颅,感受到不远处的波动已经平息下来,心里的念头千回百转。

        ‘营地遇袭,或是盟中有意以我等为饵,但这方元……明明有着此等实力,之前却一直隐忍,当真是心机深沉,胸有山川之险呐!’

        “大人,此时我们要如何做?”

        他谦卑地低下头,已经完全将方元当成了真圣看待。

        至少,在九绝山环境中,对方就堪比半尊真圣武者!

        “还是之前那样,按兵不动……有着这几个首级,我们就是巡逻发现异状,追击而来,斩杀大敌有功!”

        方元直接选择了最有利于自己这一方的说辞。

        “如此……好!”

        周天一口答应下来。

        无论如何,此时的方元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当下就起了牢牢抱定大腿的心思。

        ……

        乱石阵,营地。

        烽烟处处,整个祭坛支离破碎,现出漆黑的地穴大洞。

        周围,零星的梦师与武宗倒在地上,黑血横流,死不瞑目。

        “杀!”

        一群群黑衣武者自迷雾中浮现,赫然都是通脉武宗之上实力,呼啸着杀入营地。

        “疾!”

        一名梦师挥手,迷雾浮现,当中带着数道冰锥。

        对面的几个武士眼神迷离,瞬间中招,身上破开好几个大洞,血液喷涌。

        “哼……区区下仆力士,也敢反身噬主?”

        这梦师傲然一笑,忽然间,脚下就破开一个大洞,一名披着土黄袍子的武宗浮现,手上寒芒爆闪,如毒蛇吐信,直刺咽喉。

        “你……”

        梦师身上,一层冰甲浮现,却显得稀薄,被细剑笔直穿透喉咙。

        ‘可恨……若是在外界,怎至于此?’

        这梦师脑海中萦绕着不甘的念头,整个人一下倒了下去。

        若是在外界,他元力恢复,冰甲不至于连一根细剑都挡不住。

        “好!不愧是遁地剑王通!”

        旁边几名武宗大声叫好。

        “若不是朝廷赐下这避尘衣,也不至于能一举功成!”

        王通谦逊一笑,又一抖手上灵蛇般的细剑:“梦师无道!在各地掀起腥风血雨,又视我们武者为猪狗牛羊,必要让他们得了报应!”

        “大人说得是!”

        这几名武宗附和着,眼眸中都流露出浓烈的恨意。

        实际上,也不是所有梦师都十恶不赦,丧尽天良,但有着梦师在,始终就力压其它职业一筹,令武者抬不起头来。

        并且,资源的抢占,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原本天然的灵地、福地就十分稀少,再被梦师瓜分掉大头,其它的武者灵士怎么过活?

        因此,积怨甚深,愈演愈烈,待到这次与朝廷开战,更是一股脑地爆发了出来。

        “死!”

        数名刀客怒吼着,身上灵脉光芒闪动,刀光汇聚成一片,对面的几个敌人立即身首异处,现出被护着的梦师,面色惶恐:“饶命……”

        嗤嗤!

        奈何刀光没有丝毫停滞,直接落下,将梦师五马分尸。

        “朝廷演武堂,还有禁法司的人?”

        一波武宗杀入地穴之中,震动连连,带着炸响,蓬玄的身影就浮现出来,右手一洒,一蓬金色的沙子飞舞,在半空中造化神雷,威力不小。

        这是他的成名法器‘金刚雷砂’,取一万二千九百颗黑砂,以元力陪炼,又在雷雨天接引封存神雷,化为金色,对敌时一把洒出,百雷齐发,虽然没有天谴的凛然堂皇之气,却也是威能浩大,人莫能挡。

        “偏偏这等时候,不仅兴云子大人外出,就连方元与周天两个,都不见了踪影!”

        他虽然痴迷于炼尸之术,却不是笨人,立即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此时一招手,从地穴中就冲出三头金尸,面目狰狞,浑身泛着金光,刀枪不入,向外突围。

        “嗯?四重虚圣?”

        这等战力,立即引起了注意,不仅几名九脉武宗围杀过来,更有灵士遥遥作法牵制。

        “嗷嗷!”

        金尸狂啸着,不惧生死,指甲锋利,又带有尸毒,还是杀开一条血路。

        只是到了尽头的时候,三头金尸,也折了两头。

        “哼……大乾朝廷,给贫道等着,敢毁了我的金尸,这仇必报!”

        蓬玄长出口气,又飞出一片羽毛:“千羽遁法,片羽不加身……”

        羽毛洁白,上有晶莹剔透的灵光,明显封存了某道救命的遁术,此时念动口诀,就要激发。

        “哼!想走?”

        一个高大昂扬的人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蓬玄身后。

        能于悄无声息之间,潜入一个四重虚圣的核心内围,不论敛息还是轻功,都是惊人到了极点。

        “嗷嗷!”

        仅剩的金尸一瞬间汗毛倒竖,怪叫一声扑上,又被一拳砸回,整个头颅就被活活打进胸腔,笔直倒地。

        噗!

        蓬玄面色一怔,看着自己胸膛冒出的血色大手,面上就浮现出诡秘的色彩来:“真圣武者?演武堂都督?可惜……疾!”

        咻!

        羽毛上光芒落下,将他整个人包裹,蓦然间化为一道流光,笔直飞射而出。

        “嗯?七重虚圣的遁法?”

        高大人影一怔,看着瞬息间消失的人影,还有手上一颗活蹦乱跳的黑色心脏,嘴角带起一丝笑容:“有趣……将自己转化成了僵尸之身么?难怪吃我一拳,要害碎裂,还能不死……走运的小家伙!”

        啪!

        他右手略微用力,顿时就炸开一团血雾。

        “都统大人!”

        其它武者灵士纷纷剿灭掉各自目标,躬身行礼:“已杀平这营,剿杀梦师十五人,武宗三十七!”

        “可惜,兴云子是个老滑头,早已溜之大吉,还有三个四重虚圣,居然无一人在此……素闻界盟管理松散,果然名不虚传,速速将此地布置毁了!我们离开吧!”

        这都统用白巾擦干净手,淡漠吩咐着。

        九绝山乃陷阱,朝廷早已知晓,不过有着隐龙卫与其它高手牵制,也未必不能咬掉鱼饵,脱身遁走。

        只是想不到这界盟的梦师都是滑头,虽然完成了目标,但收获的都是一些杂鱼,未免不美。

        “诺!”

        底下的武宗都深知厉害,大声答应着,冲入地穴。

        没有多久,伴随着一声隐约的龙吟,整个地穴都崩塌殆尽,被掩埋在万吨土石之下,营地内燃烧起冲天的火焰。

        ……

        “啧啧……这个惨呐,简直惨不忍睹,惨无人道……”

        良久之后,周天与方元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诸多梦师与武宗的首级,被砍了下来,堆成金字塔一般的小山,充满了一种警告与挑衅的味道。

        “昨日红颜,今日枯骨……”

        方元仔细看了那一张张死不瞑目的面孔,却没有发现蓬玄与兴云子的,不由心里摇头。

        能到他们这一步的,都是聪明人,送死的事绝不会干,特别是兴云子这老贼。

        看样子,不是成功突围,就是提前得到消息,脚底抹油跑了,让营地内的梦师挡灾。

        “方元!周天!”

        这时,不远处飞来几道光华,带着熟悉的气息,来到营地,化为数个梦师,都是面色阴沉。

        方元一看,兴云子赫然居首,身后跟着风信子。

        “之前大乾袭击营地,你在何处?”

        兴云子冷冷问着:“我等血战之时,你又在哪里?”

        “当然也是在浴血奋战!”

        方元理所当然地道:“我与周天巡查营地之时,发现敌人武宗身影,遂追击而出,搏杀百里,终于杀了四人,首级在此!”

        周天扔出三颗首级,都是九脉武宗,须发怒张,气息迫人。

        这方面没法作假,毕竟这个世界还有着自首级提取信息的术法。

        “九脉武宗?”

        风信子上前检视了几下,脱口失声。

        “什么?三人都是?”

        兴云子面色一下剧变,这三人若联手向他发难,恐怕自己唯有落荒而逃的份。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九窍灵士,可惜已经被打成碎片……”

        周天在旁边作证道。

        此时他想得很清楚,现在的他,与方元完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得不互相遮掩,打着掩护。

        毕竟,追踪敌人,与擅离职守,完全是两码事。

        “呵呵……当真不差!”

        风信子笑得十分勉强:“如此算来,你们这次还有功绩,我会为你们禀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