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玄功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玄功

        九绝山之中,依旧迷雾濛濛。

        诸多禁制盘踞一地,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凶险暗藏的绝地。

        虽然经过诸多梦师探索,依旧有着一点宝物留存,但梦师的踪迹却是越发稀少。

        某处,一个祭坛被竖立而起,诸多阵法闪耀,里面是影影幢幢的梦师,有些心惊胆颤地监视四方。

        “我们五大势力联盟,本处坐镇的,应当是界盟的高层,怎么还不来?”

        一名黄衣男子看着手上的阵盘,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莫非事情有变?”

        “哼!何时你们白泽山,胆魄变得如此之小了?”

        话音未落,旁边一名肤色苍白,脸带邪气的少年就嗤笑一声。

        “陆玄之,你邪圣门天下无敌,自当传了惊人的业艺,不若出去巡视一二,如何?”

        黄衣男子翻了个白眼,反刺回去。

        “呵呵……”

        谁知陆玄之冷笑几声,根本不接话。

        之前界盟营地刚刚遭到强袭,虽然未曾伤到高层,但普通梦师却是几乎死伤殆尽,还有外界四大势力阻击朝廷援军之事,更是十分不顺利,同样伤亡惨重,早已吓破了他们这些低阶梦师的胆。

        此时虽然确认朝廷已经撤退,但若还有一二残余,留在九绝山之中,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他们身上都被强派了任务,能守着这里已是不易,再强行出去,简直是找死,智者不为!

        “嘻嘻……两位何必剑拔弩张?”

        忽然间,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香风过处,一个倩影就插入两人中间:“大家同为盟友,何必剑拔弩张?你死我活呢?不若给小妹一个面子,握手言和吧。”

        这女子巧笑嫣然,天姿国色,眼泛秋波,更带着一种惊人的魅意。

        “既然是圣女要求,我便给你个面子!”

        陆玄之立即借坡下驴,倒是那黄衣男子,脸色难看。

        毕竟此女虽然修为不高,却是圣莲教候补圣女,长袖善舞,在营地中有着很大一批簇拥,只是自己身为正道白泽山梦师,与这两大邪派都走不到一起。

        这时却不说话,毕竟对面两个邪修,若是同仇敌忾,反而是自己麻烦。

        ‘幸好本地镇守乃是界盟之人,界盟梦师一向中立,与我白泽山关系不错!’

        黄衣男子心里暗暗庆幸,据说这个派遣之人,也是刚刚任命而来,原本应该是兴云子的,只是后来界盟传信,又换了一人。

        这种临时调换之事,实在非常少见,也令诸人心头惴惴。

        陆玄之眼睛一瞥,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间,三个梦师都是若有所觉,看向远处。

        一个人影浮现,身形修长,每走一步,都横掠十余丈距离,疏忽间就来到眼前。

        “什么人?”

        此种武道,已经惊人之极,立即令整个营地都骚动起来。

        “疾!”

        陆玄之一掐诀,法阵之外就浮现出一层黄蒙蒙的光芒。

        “我乃本地镇守使,你等还不速速出来迎接?”

        对面的人影在数丈外立定,身上气息如同山岳一般,压迫而下,随手甩出一块令牌。

        嗡嗡!

        阵法光芒一闪,与这令牌呼应,直接开了一道缝隙。

        “的确是界盟令牌!”

        黄衣人松了口气,与旁边的陆玄之,圣女一起上前行礼:“黄龙、陆玄之、梦莲,见过前辈!”

        “梦莲?”

        人影进来,相当年青,身上气息却深不可测,看向梦莲的眼睛中却似带着几分戏谑之色。

        “什么……是你!方元!”

        梦莲抬头,就看到一张自己深恨的脸庞,不由脱口而出:“你是前来支援的大人,不可能!”

        “嗯?”

        陆玄之与黄龙侧目,看着花容失色的梦莲,暗想莫非这位圣女还与大人认识不成?

        “为何不能是我?”

        方元摸了摸鼻子,看着此女几变的脸色,不由暗自好笑。

        一段时间不见,此女修为大进,有了虚圣位阶,只是比起他来,还是天壤之别。

        甚至到了这时,五大势力联手,她反而成为了自己下属,有着管辖之权。

        这世事弄人,实在难以预料。

        “梦莲见过大人,之前小有得罪,还望大人海涵!”

        不过这女人终究聪明非常,直接行大礼,姿态摆得很低。

        “罢了,起来吧!”

        方元忍住笑,摆了摆手:“今后数月,我等都要戮力同心,完成盟中大业,才是要紧!”

        他虽然是本地长官,却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派此女去送死,特别是在外人知道有着旧怨的情况下,不过心中已经决定,若再遇到大乾偷袭之事,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相助的,只会袖手旁观,看着此女去死!

        “我先去休息,晚上设宴,见见诸位!”

        此时面色平静,一拂袖,直接进了营地核心,自有界盟的梦师招待。

        原地,三个梦师还是停留在那里,有些大眼瞪小眼。

        “怎么?”

        陆玄之望着梦莲,眸子里满是好奇:“梦莲师妹认得这位方前辈?”

        “略有间隙!”

        梦莲几乎要咬碎银牙,心里更是暗暗恐惧,娇躯发抖:“我知道此人加入界盟,还不到数年,最关键的是,当初的他,连四重虚圣都没有的啊。”

        “能担任我们一地镇守,修为起码要五六重虚圣境界吧?”

        黄龙这下也惊诧非常了:“此人进阶速度,竟如此惊人?哪怕有着奇遇,也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了!”

        他与陆玄之对视一眼,心里都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梦莲师妹,我忽然想起,刚刚炼了一炉丹,还需回去看看火候,告辞!”

        陆玄之拱手,顷刻间远离,黄龙见此,更是连理由都不找,直接离去。

        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此时他们顶头上司就是方元,哪怕这梦莲背后也有人,但远水不救近火,若因为走得太近,被误伤了,岂不冤枉至极?

        “该死!”

        梦莲当然也想得到这点,俏脸惨白:“此时一切以战局为先,哪怕我父,都无法更改任务,本姑娘还要在那人手下效力……”

        一念至此,心里就不由大是悔恨。

        ……

        “果然,此地也是一处节点!”

        被迎入临时建造的石殿之后,方元却没有立即休息,而是直接进入地脉,查看节点。

        一池幽水当中,紫色光芒游离不定,隐约间传出龙吟。

        “果然是刺龙针,又有其它暗手在其中……”

        方元目中闪过一丝金焰,喃喃说着。

        这些时日,他刻苦钻研长离圣人的传承,对于此种布置已经是烂熟于心,更隐约窥视到了五大盟的野心。

        “朝廷或许也有所觉,但整体势力处于下风,如之奈何?哪怕破坏了几处布置,也根本无关大局的……”

        方元叹息一声。

        梦师势力庞大,当年邪圣门、圣莲教联手,便堪堪可以与朝廷与隐龙卫持平,之所以没有灭掉皇室,只是因为内部有着分歧的缘故。

        但这次五大势力联手,乾朝便简直是大势已去。

        “只是这布置,可并非关键时刻截断地气那么简单……”

        方元叹息一声,回到屋中,开始默默修炼。

        梦师之路此时已到瓶颈,没有其它助益,很难提升,倒是武道上一帆风顺,此时自然将全部精力集中于此。

        毕竟,若是突破了此关,铸就圣体,立即就会成为真圣,不输七重虚圣的大能!

        “巨鹰铁身功潜力已尽,却可以与百毒炼金身融合起来,突破九脉境界!”

        这法门,还是方元从巫族传承中得到的奇思妙想,又有着长离圣人的经验配合,倒是很有可行性。

        “毕竟这两门功法,一者炼气,一者炼精,没有相冲突的地方,反而可以相辅相成,以我此时的肉身,也足以承载!”

        “按照我的推测,这新功法一突破九脉,立即就可以凝聚武道圣体,毕竟我积蓄已经足够!”

        方元默默站定,忽然间踏步而走,间或抓出几爪。

        此时以他的武道修为,若全力发动,恐怕整个营地都要毁了。

        但这时,却是悄无声息,古井无波。

        “巨鹰铁身功,经过我多方推演,还是偏向于硬功,得铁之性!而百毒炼金身,则是偏向金性!”

        他踱走几步,身上光华闪耀,伴随着鹰啼,一层精铁玄黑之色就浮现出来。

        这是八层巨鹰铁身功大成的景象。

        在背后,灵脉汇聚,化为鹰身巨人,仰天咆哮。

        旋即,一层金色又浮现而出,与玄黑之色互相渲染,这是百毒炼金身的防御,被方元融入功法当中。

        “啾啾!”

        鹰声长鸣,背后的巨人虚影蓦然一变,开始模糊起来。

        而在方元身上,金色与铁色互相试探、融合,开始化为一种全新的暗金色泽。

        “嗯,既然是从这两大功法中融合脱胎而来,登临九重,新的法门可以命名为‘九转玄功’,能修出金铁之身!”

        方元心念一动,自身属性栏里同样起了变化。

        在技能一行中,巨鹰铁身功与百毒炼金身的标识开始互相融合,化为九转玄功的字样,后面的括号中却是一排问号。

        “这属性栏,果然是以我的意志与见识为依据的。”

        方元见此,顿时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