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奠基(补更13)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奠基(补更13)

        春去秋来,转瞬间到了地星历1003年。

        料峭的冬寒仍未散去,午夜之时,哪怕最刻骨钻研的学生也早已支撑不住,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方元却是早早就说服贺天鸣老师,从宿舍中搬了出来。

        此时随意找了一处小树林,准备检查自己一年来的成果。

        要将凡体改为灵子体质,用仙侠的话说,就是要将普通人无中生有地催生出‘灵根’来,这难度自然不小。

        再加上这个世界到底还是规则太过严苛,灵子浓度虽然恢复,仍旧只是荒漠中的一眼清泉,即使是方元,也得花了一年多,才完成整个奠基过程。

        这还是托了最近一年来,灵子浓度不断升高的福,否则方元估计,自己起码得有三年时间,才能将元灵养气术第一层修炼至圆满。

        “呼……吸……”

        此时,伴随着深深呼吸,天上的月光都似乎朦胧了一下,被扭曲着吸纳入了丹田。

        一道清流在全身往复,顿时令属性栏中,元灵养气术一栏后面的99.99%再增加了一点,彻底化为圆满。

        轰隆!

        下一刹那,方元就感觉全身一震,一种神秘的变化,立即在体内形成了循环。

        血流加速,面色通红,大量的汗液从毛孔中被排挤出来,带着一点腥臭的杂质。

        “我这……也算是古代的易经洗髓了吧?”

        方元三两下脱掉外衣,也不怕冰冷的寒意,直接跳入小湖,清洗着身上的污秽。

        片刻后,他爬上岸,擦干身体,又看了看自己的属性:

        “姓名:方元

        精:1.0

        气:1.0

        神:1.0

        职业:???

        修为:???

        技能:元灵养气术【第一层(圆满)】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火眼金睛【一级】”

        “元灵养气术第一层圆满:身体改造完成,化为灵子亲和体质!气感增强!”

        “灵子亲和体质,实际上就是进化者了……”

        方元略微闭目,这时终于不用行针引导,一个念头就能感应到虚空中的灵子,只可惜,还是太少太少,如同荒漠中的绿洲一般。

        “倒是养出一点灵气,能略微使用一下,医术恢复大半了!”

        他偏着头想了想,蓦然一挥手。

        咻!

        银光一闪,一排银针就笔直地钉在旁边的松柏表面,入木三分。

        光是这一套防不胜防的暗器手法,数丈之内,甚至比火器还好用,其它武林高手什么的,化境之下,也是来多少死多少。

        到了这一步,就略微有了点防身的力量了。

        方元见此,不由冷笑一声。

        当初他搬出来,可是曾经感受到过几次盯梢监视的,为此不得不隐忍了数个月,监察才变得宽松些,但到现在也没有彻底撤销。

        这往好了说,是照顾,以防万一,毕竟还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总得看管一二。

        能答应搬出宿舍,就是必须的代价。

        “不过……也差不多了!”

        方元揣摩着自身变化:“知识的沉淀我已经足够,此时再抛出什么东西来,虽然有些抢眼,但也不算惊世骇俗,会让人怀疑老鬼复生……”

        “不惹起注意,又怎么获得上级重视?进入真正的核心研究中呢?”

        虽然这一年多来,凭着田教授搭上的线,方元也捞到了几个项目,可以打打下手,赚点外快,甚至偶尔利用实验仪器,但距离自己想象中的,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之前是还要藏拙,但现在第一层元灵养气术完成,却是少了不少顾忌。

        ……

        报身寺。

        行功一晚之后,方元混入晨练的人流中,又买了杯豆浆,几个驴肉火烧,来到自己的店里。

        “老板弟弟早!”

        此时命名为‘问心斋’的古玩铺早已开门,里面的店员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学生,看到方元,立即眼睛一亮地打着招呼。

        “我不是说了么,直接叫我方元或者老板……”

        方元翻了个白眼,进到店里,见到窗明几净,倒很是满意。

        孙建给自己招了两个店员,上午是丁秋语,下午是赵丽红,两人都是附近的大学学生,出来勤工俭学的,一个工作半天,轮流值班,倒也不算很累。

        这丁秋语是北方人,有着北方女子特有的豪爽与明朗,见到方元年纪比她小,总喜欢调笑两下,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老板弟弟今天怎么有空来店里呢?”

        丁秋语握着扫把,笑眯眯地问道。

        对于这个小老板,她有着好奇,不仅特招进了西京大学,并且还在首都置办下了一个店面,甚至听说他之前,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孤儿而已。

        光是这点,就令她十分敬佩,心底又有些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我正好晨练到附近,给你带了个驴肉火烧!”

        方元笑着将餐点放在桌上:“先吃了再忙吧!”

        “忙完再吃,反正也没啥事!”

        丁秋语干活麻利,嘴里也闲不住:“最近一段时间没什么客人,倒是有几个看上那沉香弥勒的,不过一听报价,又都翻着白眼走了,老板你是不是降降?”

        她觉得这个老板弟弟不太会做生意。

        虽然开了店,但不死不活地一年下来,扣掉成本与她们的工资之外,恐怕也盈余不了多少,还不如直接吃租金呢。

        “不用了,还是那个价!爱买不买!”

        方元喝了口豆浆,醇厚丝滑的口感滚过喉咙,微笑着道。

        那弥勒佛他当然知晓估价,纯粹按照古董价值,也就两三万的样子,他一口气标了三十万上去,摆明了就是不想卖出。

        这第一是噱头,吸引顾客。

        第二就是为了那上面一丝连他也有些说不明的气息,要放长线,钓大鱼。

        当然,这些就不必跟店员说了。

        “秋语,又在忙呢?”

        这时候,一个青年大步走入店门,看到丁秋语,眼睛一亮:“我来帮你!”

        “不用了,我老板在这呢!”

        丁秋语难得的有些羞涩,笑着打了青年一下:“这是我的小老乡,陈博!老板你第一次见吧?”

        “恐怕不是第一次呢。”

        方元笑着打了个招呼:“真是意想不到……我们大学的散打天王,居然也会来我这种小店啊!”

        这陈博,赫然是上次被自己偷窥走五形拳的那个。

        此时看他行走之间,法度森严,显然已经晋升通劲,在京城都算一方小高手了。

        “哦,你们都是西京大学的,应该认识!”

        丁秋语恍然。

        “原来是学弟!”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陈博一点也没有了武斗之时的气场,笑得人畜无害:“我跟秋雨是好朋友,听她提过你很多次,真是承蒙你照顾了!”

        “这没啥!”

        方元笑了笑,又随手拿出几个药瓶,放在桌上:“嗯……还有生意上的事,我这里做了点通窍香出来,你每天点燃一炉,再顺带寄卖下,看看效果。”

        “通窍香?”

        丁秋语拿起一个药瓶,拔开瓶塞,嗅了嗅:“香味……很奇特呢!”

        “这香是我特制的,能提神醒脑,调和气血,应该会有点市场!”

        方元不疾不徐地说着。

        实际上,真要钱财,他每天去报身寺逛上一圈,便足够所需了。

        这店铺、沉香弥勒、还有通窍香什么的,都是为了钓鱼而已。

        并且,表面上当个小老板,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此时个体户还不怎么好听。

        “好了,我也该走了……”

        见到店老板在此,陈博也感觉当着人家的面献殷勤有些奇怪,当即告辞。

        方元随后同样走出问心斋,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他现在的住所,是租的一套小院,就在西京大学边上不远,关键是面积够大,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

        一踏入前院,还能闻到一股草药的味道,都是他随手种的东西。

        通窍香的原料,自然也是来自于此。

        有着种植异能,这些草药的药性十分不差,比得上深山老林中的野生原料,再加上这配方也是从古籍上翻出来的,若是识货之人,自然会被吸引而来。

        “沉淀一年多之后,总该动作下了。”

        方元收拾收拾,来到西京大学,找到了贺天鸣。

        “什么?你准备申请毕业?”

        贺天鸣看着这个学生,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来,你先坐!”

        他有些头疼地让方元坐下:“怎么想到要毕业?我正准备保送你本硕连读呢!”

        “研究生的课程,我也听过看过大半,自学得差不多了。”

        方元双手放在膝盖上,冷静地说道。

        “但文凭不一样!虽然大学包分配工作,但本科生与研究所的待遇,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贺天鸣苦口婆心地劝着,奈何方元就是一副认死理的模样,令他无奈地摇头:“好吧……你毕业论文的方向想好了么?”

        “想好了,就古中医与现代人体医学方面!”

        方元回答道。

        “嗯,那我给你打个招呼,安排在这一届,参加论文答辩!”

        贺天鸣点点头,送走方元,又坐回到沙发上,陷入沉思中。

        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拿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