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四章 遗产(补更16)

第四百零四章 遗产(补更16)

        灵王彗星,是一颗奇异的彗星,拖着青绿色的尾巴,以千年为周期,在宇宙中遨游,横掠地星。

        但奇异的是,每次历史上扫过地星之时,总会发生许多大事,特别是神鬼力量的增强与现世。

        当然,这个就不必说了,太过惊世骇俗。

        “当然……我举出这个例子,并非为了反驳,而是为了最后的例证!”

        方元列出大量的数据与公式:“有关人体体能的进化,我们可以看到这幅曲线,我给它划分了四个阶段,以十年为小节,恰好与灵王彗星的辐射波峰相契合……第一次波峰,自地星历994年世界大战开始,因此我预言,在1004与1014年,人体体能爆发会迎来一个高峰,而在二十一年之后,1024年,灵王彗星正式君临地球之际,将会给我们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综上,我的论文核心,便是人体内自成小天地,以气贯穿,与外界互相感应,能受到气的影响,而‘气’的波峰,又与灵王彗星息息相关,因此它下次到来之际,必然促进地星大环境的改变,从而使人类获得更加强大的变化!”

        “有关我的论文的真实性,前面气的例证部分,我们可以从中医院的三个案例来看。”

        “其中吕伟,已经比预期多活了两个月,而赵国平的胃癌晚期也得到了控制,特别是孙小红,已经有了膝跳反应,未来情况十分乐观!”

        “而最后的人类大进化时代的开启,我建议,可以等到明年再做判断!”

        方元脸上带着一个诡异的微笑,深深鞠躬。

        演讲完了之后,底下一片寂静。

        很多老教授一脸蒙逼的表情,连几个审判教授都是如此。

        ‘实际上……将灵子偷换概念,变成气,已经是最能让这些老学究听懂的了吧?’

        方元默默注视着下方。

        “气功已经被证明了,是伪科学!方元同学,你是想为它翻案么?”

        生物学何教授抬抬眼镜:“还有张教授,你怎么看?”

        “灵王彗星的确是周期十分漫长,并且围绕着它,有一些神秘现象到现在还不能解释……”

        张教授有些迟疑。

        “但光看前面的中医补足部分,有着现实病例证明,我觉得很不错!”

        田教授力挺自己人。

        “我抗议,让他通过论文答辩,这是对于科学的不严谨!怎么能光凭着臆想还有几个医学奇迹,就这么武断地认定……”

        生物学教授挥舞着手臂,让方元看得有些怜悯。

        这可怜的娃,三观已经快崩溃了吧。

        “我同意通过……张教授,你看呢?”

        田教授手心略微出汗,看着最后一人。

        “我原则上同意,但保留事后追溯的权利,正如这位同学所说,我们不论治学还是做项目,都要讲究严谨,一切,等到明年再看吧!”

        张教授起身,离开了座位。

        大量老师离开,议论纷纷。

        贺天鸣走之前,面色复杂地拍拍方元的肩膀,有着安慰,又似乎有着别的情绪。

        “唉……你啊!”

        田老头等到方元下来,有些恨铁不成钢:“你终究还是用了……我早告诉过你,光用前一段,你就是中医界革新的功臣,研究生博士都可以过了,为什么非得加上后面神神鬼鬼的内容,平白拉分……”

        “因为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啊!”

        方元笑了笑,显得成竹在胸。

        ……

        “气……灵王彗星?”

        当天夜里,方元的论文,就摆在了某个办公室的案头。

        “已经到了这一步么?真是个天才啊!”

        当年曾经去过山海市特招方元的周主任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又有些纠结:“只可惜……不能立即验证理论对错,但光是前面几个好转的病例,就已经有着足够的价值了……”

        以他的级别,想要中医院中的几个病人数据,自然手到擒来,很清楚方元所说的,都不是假话。

        特别是那个赵国平,竟然控制住了病情,甚至向良性转化,还有那孙小红,都堪称奇迹。

        “只可惜……这种方氏十三针,目前整个中医系里面,也只有一个半人可以做到……”

        一个自然是方元,剩下半个就是田老头。

        没有办法,哪怕是方元将行针与运气过程简化再简化,不会还是不会。

        就好像那秦婉清,偷师到现在,连个屁响都没有。

        周主任想了想,直接将论文封档,盖上鲜红的绝密字样,叫来勤务员:“立即送到铜子湾27号信箱!”

        “是!”

        勤务员行了一个礼,小跑出去。

        实际上,这个地点只是一层掩饰,档案经过几次严密的检查,转了不知道多少次,终于来到了地下,一个军事基地中。

        某个刚刚观看完实验的中年回到办公室,默默翻看论文,喃喃说了句:

        “方元么?有趣……”

        ……

        秋去冬来。

        原本虽然答辩有些坎坷,但最后还是通过,接下来就应该发放学位证书,并且安排工作了。

        但西京大学仿佛就这么将方元遗忘一般,别的大四学生纷纷有了出路,却偏偏没有丝毫关于他的通知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至少方元就感觉到,自己的安保程度,早已暗中增加了一个等级,就连田园里种的药材都有被取样分析的痕迹。

        只可惜,他怎么可能将破绽如此显露出来,不论检查多少次,都只能得出这些药材乃是普通药材的结论。

        这时也懒得管,每天按部就班地修炼,还有前往医院。

        半年下来,方元顿时觉得元灵养气术不断圆满,只需要一个契机,便可以突破。

        “是方医生啊!”

        进了医院,迎面走过来一个医生,顿时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神祗般。

        “是小方神医!”

        “方大师!”

        周围的患者与医生一下引爆,居然仿佛疯狂的追星粉一般,蜂拥而来。

        别的不说,自从赵国平的晚期胃癌转为良性,甚至还出院工作之后,这神医的名头,就当之无愧地落到了方元头上。

        有来拜师学艺的,有来交流观察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各种癌症病人求到头上,有的关系甚至连王院长都挡不住。

        见此,方元也只能三令五申,自己的医疗只是实验,还有后遗症,各种不确定性神马的,反正就是一个劲地贬低自己,再加上某一股暗中力量的保护,总算能得点清静。

        当然,这种事情,还是三天两头的少不了,特别是因为之前的气功热,颇有将方元当成大师,前来求教修仙练功的,有一个少年直接在医院门口跪了三天,让方元很想翻白眼。

        恭喜你,少年,你还差一点就真相了!

        “田老,王院长!”

        这时候来到里面,待遇又是不同,田教授与王院长带着一帮研究生,双目灼灼地盯着方元。

        “唉……吕老坚持到现在,今天凌晨几次病危……”

        一个医生红着眼说道。

        “大限已至,如之奈何……”

        方元摇摇头:“我去看看他吧!”

        人的精气自然不是无限的,到了多器官衰竭的地步,的确是油尽灯枯,只能寥尽心意罢了。

        一行人到了特别加护的病房,里面大量仪表闪烁着,中间的病床上躺着吕伟,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

        “深度昏迷,我们已经采取了各种手法,还是无法唤醒他……”

        王院长在旁边轻轻说着。

        “给我拿针来!”

        方元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

        田教授亲自动手,将一盒银针送来。

        方元捻起一根,略微闭目。

        周围的医生连忙屏息,还有一个直接扛起摄像机,开始拍摄起来。

        咻!

        外界如何,方元懒得去管,当拿起针的那一刻,他就处于一种古井无波的状态,忽然一动,右手如风。

        咻咻!

        刹那间,吕老头的身上就被连刺十三下,整个人一挺。

        伴随着方元落下第二根针,他眼皮滚动,一下清醒了过来。

        “神了!”

        王院长一边回放,一边摇头惊叹:“这方氏十三针,光是一开始这连刺十三穴道,要求三秒内完成,每一针的误差控制在0.01秒之内,整个中医系当中,也就田老一个能勉强过关……奈何……”

        已经验证过这套针法的功效,却限于条件,无法推广,可想而知王院长有着多么郁闷了。

        “方医生啊……我今天,怕是熬不过去了!”

        吕伟张开嘴巴,笑着说道,没有丝毫的恐惧:“最后,谢谢你了……我在王府井那块,还有一个四合院,就送给你了吧!咳咳……也当是,这一切的答谢!”

        “什么?老头子还留着一套四合院?”

        外面,几个吕老头的子女炸锅了:“爸!你可不能偏心啊……”

        “好东西怎么能留给外人!”

        “就是……”

        几个中年男女怒目而视,立即将方元这个救命恩人当成仇敌。

        “咳咳……你们这些逆子逆女,老头子生病,连医药费都要推脱……我……我没你们这样的儿子女儿,方医生,请你一定要收下!”

        吕老头面色涨红。

        “吕先生,我本人用不到这个,但如果您不想将它留给子女的话,不妨就上交国家吧!”

        方元一脸的正气凛然:“我治疗您,是为了医学突破作贡献,绝非为了其它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