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在线阅读 - 第1346章 万物母气鼎的一脉的辉煌

第1346章 万物母气鼎的一脉的辉煌

        楚风心中有一股火气在上涌,有一股怒焰在激荡,不是因为阳间的九头鸟族、金翅夜叉族等,而是源于另外两股势力。

        天之上的使者一族有人来了,有强大的底蕴,连守护山门的凶兽都是天尊级的,弥漫出的气息已都传导到秘境中。

        当然,这还不是让他最为惊怒的,尽管来自天之上的家族很狂妄,很霸道,指名点姓让他遵从命令,听从召唤,但也就那么回事,他连人都杀了,连使者都干掉了两个,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最为让他心绪起伏、怒血澎湃的是,那个可怕而诡秘又强大与妖邪的家族出现了,曾害得的妖妖一族无比凄惨。

        在阳间时,如果没有妖妖就没有现在的他,在地球时,妖妖庇护他,给他成长时间。

        而在大渊内,最后的时刻,是妖妖将身体瓦解到只剩下血与魂的他以及石罐用双手托着送了出来,而她自己则永坠大渊黑暗深处,再也没有出来。

        或许,那一刻如果妖妖将最后的力量留给她自己,她能活着,她自己能出来,但是,那一瞬间,她救了楚风,将他送了出来,而自己却再也没有出现。

        每当想起这些,楚风心中就很痛,像是被揪住了一般,因此,只要同妖妖有关的一切,他就在意,要为其报仇,永远与她立场一致。

        今天,他还没有那样的实力,如果足够强大,他一定要重返小阴间,再进大渊,无论妖妖是生还是死,他都要寻找出来。

        他心中颤栗,同时也在希冀,渴求奇迹,希望妖妖还能够再出现世间,还能够回来!

        今天,此刻,他亲耳听到了外面有人说出那样的话,那是妖妖一脉的宿敌,是害的他们一族凄惨无比的元凶一族,居然现身了,他跟着怒焰绽放,感同身受,要为之而出手。

        从羽尚老人到妖妖,这一脉太凄惨了!

        只为了那个印记,羽尚天尊的两儿一女,以及孙儿,就都惨死,都发生了意外,原本都是各自境界中排名前几的惊世天才,最终却落的那么惨。

        到了后来,该族只有一个遗腹子,被元凶一族囚禁,并以此血脉繁衍下去,但也和可悲,无比的凄凉。

        最后有限的几条血脉都被拿去做实验,死的死,残的残。

        到了最后,也只剩下妖妖的爷爷一人了,但却遭受无比恶毒的手段,成为某位大人物的试验品,体内栽种下特殊的母金,到了后期注定要迷失本性,失去自我,如同行尸走肉般。

        这是何等的残忍,为了逼羽尚老人交出关于那个与“万物母气鼎”有关的印记线索,元凶一族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直接让羽尚老人绝后,几个惊艳的子女与后人都凋零与死亡,太过可悲。

        不用多想,羽尚老人的祖上一定来头甚大,能够守护那个母气鼎,能够掌握唯一线索,可以说拥有不可想象的血统。

        只是因为一些事,他们的传承断了,发生意外,逐渐没落,所以才被人盯上,成为了可悲的猎物。

        依照羽尚老人所说,他们这一族其实还有几支,但都去征战了,若是还在阳间,若是在这一世回来,他们又怎么会被人欺凌到这一步,接近彻底灭族?

        到了如今,羽尚将死,没几个月好活了,而妖妖也永坠大渊中,两人都对楚风有大恩,落到这步田地,让楚风的心中怎么会好受?

        尤其是,外界,元凶那一族的人来了,竟震伤羽尚老人,让他大口咳血,其有限几个月的生命有可能更加不堪,活不了几天了。

        当楚风转身回来,站在秘境入口那里时,眼睛都有些发红,怒发冲冠,恨不得立刻干掉元凶一族!

        他想羽尚老人出气,为妖妖一脉复仇!

        “咳!”

        外界,羽尚老人面如金纸,没有血色,而后变得越发蜡黄,这是一个人生命衰败,身体枯竭的征兆。

        那一击让他遭受重创,越发的不支了。

        “想我一族,辉耀诸天,当年的祖先俯瞰天地间,超脱万界之上都有名,结果他的后人却被人欺凌,我愧对先祖,愧对祖上的无敌名,我是罪人。”

        羽尚声音不高,很虚弱,他是发自内心的愤慨与屈辱,祖上留鼎,威震各界,而他们这一脉却要断绝了,没落到这一步。

        与传承中某一部关键经书消失有关,也与该族曾遭遇过意外大劫与厄难有关。

        远处,楚风战血汹涌,眼睛都立了起来,看到羽尚老人风烛残年,白发苍苍,双目浑浊,他越发觉得可怜,为他而不忿。

        他意识到,羽尚的祖上,应该是曾经那几位天帝之一。

        他见识到了大黑狗的主人,伏尸残钟上,如今有又感受到另外一族的沉浮过往,如此兴衰更迭,让他感觉心有共鸣,内心同悲。

        “我就在这里,谁想要印记,谁能拿走,过来!”楚风喊道。

        他有些害怕,担心那个浑身都是母金光泽的生灵发难,再对羽尚老人下手,那样的话,他会发狂。

        不过,那位浑身都是金属光泽的的生灵,并不打算动手,在他们看来,羽尚是那一脉唯一的活着的人了,需要他的血,需要他的命,不然将来何以去那神秘而壮丽的山河中寻找那口帝器?

        那个人开口了,如同他身上的金属外甲一样冰冷,并带着嘲弄的冷笑:“呵,当年的传说,世间谁还相信?许多人都觉得,究竟有没有那个人还两说呢。当然,我族知道,他曾存在过,但是人内,线索呢,留下的一切的呢?连帝器都已经被埋葬。我们也是好意,要帮你们找到那东西,让母气再裂诸天,让它重现出来,那样的话,那个人的辉煌也会被人记忆起啊。”

        当羽尚老人听到这些话后,身体都在颤抖,生怒而又无奈,他越发觉得可悲,祖上那么耀眼无敌,一滴血就打穿万古,现在,他们却无法延续那种辉煌。

        “气大伤身,你好好的活着,还要用到你呢,也算是最后的废物利用,你的血,你的肉,都还有点用,都是祭品啊,没有你,我们怎么进神秘山河,怎么取母气?呵呵……”那个人在笑,冰冷的金属曾覆盖着他的真身,他越发显得淡定与冷漠,揶揄羽尚老人,无情的打击与嘲笑。

        接着,他又补充道:“别想着自绝,在你死前,我们会收集到你的血,此外,我族也储备有你的那些儿孙的大量的血,这么多年都还保留着,嗯,甚至是保存着他们的头颅,他们的心脏,他们的残体,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羽尚老人目眦欲裂,浑浊的老眼通红,身体颤抖着,几乎要栽倒在地上。

        他心痛,无比的难受,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当年是何等的出类拔萃,何等的不凡,那时一家人在一起,欢声笑语,亲情缭绕,可是,最后却那样的凄凉,现在又听到这种话,怎能承受?

        楚风也要炸了,听到这种话后,无比的想杀人。

        三方战场上,许多人都在看着,鸦雀无声,都很震撼,心中思潮莫名,都意识到了一些事,望着羽尚,又看向那个被母金包裹的生灵。

        有些最顶级的进化者,有些天尊已经意识到,来者是何人,以母金为甲胄,这一族群在历史中太可怕了,在阳间消失无尽岁月,已经很少出世,今天居然这样登场!

        这说明了什么,他们心中有底,一切都在该族的掌控中。

        “与天帝竞逐的家族!”天之上的使者一族都心中吃惊,得出这样的结论,猜测出是谁哪股势力登场了。

        有的族群,有的家族,不仅延续了几个纪元,而且当年曾与帝竞逐过,尽管是失败者。

        他们有人活下来,并远走异界,在万界外舔舐伤口,到头来,有朝一日,他们又回来了!

        “那个人很强,但是,又能怎样,他人在哪里?我族的最强无上祖先复苏了,呵呵,哈哈……”

        那个浑身都覆盖母金的人在笑,张扬而霸道,不加掩饰。

        “什么?!”来自天之上的生灵中有人惊叫,心中震撼莫名。

        “在阳间吗?没在的话,别比比,滚过来,干死你!”楚风开口了,对这一族的恶感到了极致,他觉得再听下去,不要说羽尚天尊,连他都受不了。

        他觉得,能体会到羽尚老人现在的情绪,心都在流血,一定难受无比,他想引该族的人进小世界,想办法弄死。

        所以,楚风说话都很粗野,就是想激怒这个人,让他进来,眼下没什么可多说的,唯有弄死此人,才能为羽尚老人暂时出一口恶气。

        “你又算什么东西,竟得羽尚垂青。哦,大圣啊,了不得,但可惜生错落时代,这个年头。”那个人嘲讽,接着又道:“这个时代,没有你发光发彩的机会,还没有成长到神王、天尊期呢,估计就要被人一巴掌拍成烂泥,踩在脚下成为一团臭血,你说是不是?”

        他带着淡笑,漫不经心,很从容的审视楚风,随后又对他招了招手,道:“没什么意外,你很快就要死了,要不你过来归顺我们吧,给你活下去并成长起来的机会。”

        “我@#¥!”

        楚风直接简单的一句话对之,从很少这么愤恨一个人,他觉得,同这样的族群讲什么道理都不通,唯有一句最直接的“问候”才配的上他们。

        那人面色冷淡,道:“行,那就先拿下你,印记需要回归到正确的人手中才对。当然,得需要你与羽尚配合,我觉得,你不要自爆,不要自绝才好,不然的话,羽尚的处境可不妙。”

        楚风寒声道:“你爷爷就在这里,等你!有种你进来,我灭你们全部!”

        “呵呵,没落的家族,还能有什么,那个人不会回来了,哈哈,可笑可悲,曾经的辉煌啊。”那个人身上母金光芒绽放,他在痛快的大笑。

        然而,就在这时,一缕母气横贯天地!

        它不断轰鸣,大道隆隆,震慑了诸天!

        “帝,谁可辱?!”这时,伴着天地颤栗,伴着巨大的轰鸣声,这片苍宇都在瑟瑟摇动,仿佛要坠落了下来。

        这一刻,众生都在发抖,都要跪伏下去,要顶礼膜拜!

        羽尚老人浑浊的双目,一瞬间有热泪滚落下来,曾经他们这一族,何其的璀璨,当年本是如此!谁可辱?

        谁又敢辱?

        现在,见到那一缕母气,以及瞬间的大道轰鸣与剧震,羽尚很想大哭,想仰天长啸。

        瑟瑟发抖,感觉要被人干掉,不想总是请假,可是,最近确实写的不够顺畅,所以就断了,书到后期不好写,但这几天我从从开头过到结尾,应该没有问题了,接下来看我表现,你们再决定是否对我下手吧,瑟瑟发抖去。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