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472章 封闭的归途
    “小墨,可惜啊……”温恺佑叹息一声,拍了拍秦墨肩膀,以示安慰。

    顿时,秦墨脸都黑了,知晓温恺佑的意思,在这里已经出不去了,就算在外界有再多的红颜知己,也是于事无补。

    “其实……”

    秦墨想要解释,却见周围众强者都是一样的神情,只能暗叹一声,知晓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

    那老者握着秦墨的手,上下打量,如同看待曾曾孙女婿一样,频频点头,很是满意,自称是天蛇爷爷,并带着秦墨引荐许多妖族的强者。

    整个建筑群中热闹起来,许多强者从屋子里走来,要看看新来的这个少年。

    “可惜了,资质如神玉,却身陷此地,若是在外界,将来必定大放异彩。”

    “如此年轻,修为已至武圣,且精通阵法,真不该来禁龙之地啊!”

    许多强者叹息扼腕,觉得秦墨来此是一个错误,还不如逗留在境外之城,何必进入这座牢笼中的牢笼。

    “人生际遇就是如此,十多年前的那批人,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还不是只能困守此地。”温恺佑叹息。

    周围,诸多强者沉默下来,都被勾起了心思。

    秦墨心中一跳,既是被带起了这个话题,正好趁此机会询问那批人的下落。

    “在那里,禁龙之地的尽头!”天蛇爷爷指着远处一个方向。

    这片建筑群的尽头,乃是禁龙之地的边缘,十多年前一批强者进入此地,誓要找到归途的道路。

    这些年来,这批强者一直待在那里,鲜少返回石屋建筑群。

    在场强者们一阵叹息,纷纷摇头,很理解这批强者的心情,因为来此的时间太短,外界的亲友们都还健在,自是想要回去。

    这样的情况,在此的强者们都有过,不过,经历一甲子甚至更长的岁月之后,就都放弃了。

    轰!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闷响,将这片区域的宁静划破。

    地面剧烈震动,可以看到远处,一股血气冲天而起,如飓风旋转,震荡空间,那景象太震撼,如同是一场天灾来临。

    “这是有强者突破了!?”秦墨无比震动,这股力量波动太惊人,远远超过武尊的层次,难道是有人突破到武主境界?

    周围,天蛇爷爷,温恺佑等强者们很平静,并不觉得奇怪,反而都是摇了摇头,露出无奈之色。

    “又一个突破了。”

    “这群小子们真拼命啊!”

    “有目标是好事,可惜,想要打破屏障,并不是依靠力量就能做到的,咱们当年都尝试过。”

    一群老家伙们纷纷摇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十多年前的那批强者当中,又有人突破了,晋升武主境界。

    这些年来,那批强者们实力精进的速度,可谓是惊世骇俗,不断有人突破,想要以绝世武力打破牢笼壁障。

    但是,这样的做法毫无作用,这里的老人们都尝试过了。

    秦墨看向远处,默然不语。

    ……

    禁龙之地深处,也是最边缘地带,乃是一片平原。

    在平原尽头,天空的屏障与地面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封闭的门户。

    这个地方,也正是“老人们”所说的归途门户,若是能够打开,则能够返回古幽大陆。

    远处,秦墨走来,在封闭的门户前伫立,环顾周围,却是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不禁感到奇怪。

    按照温恺佑的说法,十多年前的那批强者一直逗留在这里,为何却是不见踪影?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如在耳畔回荡:“小子,你是新来的吗?”

    “是的。”秦墨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不远处,一块岩石上,一个身影出现,盘膝而坐,仿佛一直端坐在那里,从未曾移动过。

    这身影衣衫破旧,长发掩面,看不清真面目,却是在审视着秦墨,而后发出一声惊疑,显是看出秦墨真的很年轻,仅是一个少年。

    “可惜了,这么年轻,却要困守在此地,一直到寿命的尽头。”那身影嘀咕一句,却是身形模糊,消失不见。

    四周,一丝丝气机流动,很快也是消失无踪。

    秦墨微微皱眉,知道这批强者都凭借绝世修为,隐匿了行迹,一直逗留在这里。

    凭他的六识,能够捕捉到几个人的存在,还有一些气机太晦涩,超出了秦墨的探查范围。

    “十多年前的那批强者,有一半以上突破到武主境吗?好家伙。”秦墨暗中嘀咕。

    关于萧父离开萧庄的往事,秦墨并不太清楚,事实上,萧雪晨也不太清楚,因为她当时尚在襁褓之中。

    至于萧母也只是送别了萧父,至于其离开萧庄后,在半途中又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看来,当初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使得萧父遇到一批同伴,一起进入境外之域。

    暗中摇头,秦墨抛开这些猜测,打量面前的封闭门户。

    “打开这扇门户,就能够离开禁龙之地吗?”秦墨喃喃自语,实则是在询问青年神魂。

    这时,又一个清朗声音响起:“小子,不要在此逗留了,打开禁龙之地的门户,凭你是做不到的。我们若是能打开,自会带你离开,回石屋待着吧。”

    转头望去,秦墨双眸一凝,心中狂跳,神情却是很平静。

    另一个方向,另一块岩石上,端坐着一个中年人,其面容俊朗飘逸,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这中年的模样有些憔悴,却是别有一种动人心魄的气度,身上的气机沉凝而强大,如大海一样深邃。

    这是一位武尊巅峰的强者,且很年轻,比之温恺佑还要强上一筹。

    不过,秦墨真正吃惊的是,这中年人与萧雪晨竟是有五分相似。

    这是萧雪晨的父亲么?

    秦墨心绪激荡,努力压抑,才是平静下来。

    “我只是来看一看,希望能够帮得上忙。”秦墨这般答道,平静直视中年人。

    “你帮不上的,回去吧。”中年人摇头,劝秦墨离去。

    而后,中年人的身影也开始模糊,以秘技隐匿行迹。

    秦墨沉默,却是没有动静,也是盘膝坐下,默默打量面前封闭的门户。

    “呵呵……,小子,很少见嘛,你的心竟乱了。”青年神魂的声音响起,充满了挤兑,“那小辈与你没有血缘关系,为何这么激动?是因为女人吧,这小辈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生下的女儿想必是倾城佳人,是你暗恋的对象么?”

    这个家伙!?

    秦墨咧嘴,凭什么是他暗恋的对象,就不能是一对恋人吗?

    再者,若是论起前世与萧雪晨的关系,他还是萧父的女婿呢。

    “你何时这般啰嗦了?说说打开屏障的方法吧。”秦墨则是催促道,想要避过这个话题。

    青年神魂则是嘲弄,想要打开屏障的缝隙,至少要等到秦墨力量尽复,现在说这些太早了。

    “还是来聊聊刚才那个小辈吧,与你小子什么关系?”青年神魂莫名起了八卦之心,不停追问,实则是想看秦墨出糗。

    “能有什么关系,就是你猜测的那样。”秦墨暗中回应的模棱两可,不愿露出什么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