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491章 楼中剑楼
    嗖嗖……

    荒原上,两道身影飞掠而至,正是银澄、胡三爷,直掠向半空中的天界战舰。

    “师傅,墨师弟……”银澄高呼,语气充满热情。

    战舰甲板上,奕铭风听到呼唤,顿时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得意弟子竟来了。

    “是我徒弟,得我阵道真传。”奕铭风对青年神魂说道。

    “哦,就是你说的那只小妖狐么。”青年神魂这般说着,放开了战舰的防御,放银澄、胡三爷进来。

    甲板上,银澄、胡三爷落地,环伺四周,都是发呆怔神,他们只看到奕铭风的光影,却是没有看到其他强者的存在。

    难道只有奕师,秦墨两人来袭,与圣剑天楼一大天宗抗衡,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随后,银澄、胡三爷发现不对,这艘战舰是一件无上瑰宝,分明不属于古幽大陆。

    “天界战舰……”胡三爷低呼,他对这种古宝最敏感,立时认了出来。

    “你就是胡三爷?倒是有几分见识,有趣。”青年神魂的虚影浮现,端详着胡三爷,给予一个很高的评价。

    而后,青年神魂打量银澄,也是点头,称赞奕铭风选对了弟子,这确是一个阵道天才。

    银澄、胡三爷悚然,一狐一老头对危险的事物最敏锐,察觉到青年神魂的可怕,皆是暗中嘀咕这存在的来历。

    “行了。你们这么匆忙赶来,不就是想找圣剑天楼的秘藏吗?与墨小子一起去挖掘吧。”

    对于银澄的性子,奕铭风再了解不过,这么火急火燎的赶来,自是惦记着天宗秘藏。

    银澄嘿嘿一笑,却也不反驳两句,立时飞掠而出,朝着残破的巨楼掠去。

    “你真是运气,收了两个弟子,都是如此出色,且尊师重道。”青年神魂开口道,语气中略带感慨。

    奕铭风沉默,没有回应,他听秦墨说起过青年神魂的事,想必是他这两个弟子,勾起了青年神魂的生前回忆。

    巨楼中,秦墨领着一队天界战傀,正在深入,陡得身后响起一阵急呼。

    “放开那件断戟,让小老儿来……”

    一听到这声音,秦墨不禁笑了,转头望去,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银澄、胡三爷。

    想他身体废去时,这狐狸,老头,还有矮子一起,将他藏匿起来救治,这份情谊让秦墨心中暖暖的。

    嗖嗖……

    一狐一老头飞掠而至,却是看都没看秦墨,夺过一枚断戟,都是唉声叹息,责怪天界战傀下手太重,一件天级神戟就这么毁了。

    随后,一狐一老头两眼发光,四处搜集断裂的兵刃,虽然都残破了,但是,都是不可多得的材料。

    秦墨脸色发黑,这两个家伙实是见宝眼开,本以为是激动的重逢,想不到这两个家伙浑然无视了他。

    “墨小子,你知道为了当初为了救你,本狐大人耗费了多少神物吗?一会儿有收获,咱们平分吧。”银澄开口道。

    它本来想说它七秦墨三,后来看到这群天界战傀可怕得紧,便开口说要五五分账。

    胡三爷就不同意了,所谓见者有份,凭什么要撇开他。

    “这是我们师门的事,老头,到时会给你一点好处的。”银澄开始撇清。

    秦墨无言,再不想搭理这两个家伙,这真是两个损友,不值得思念。

    砰砰砰……

    这时候,天界战舰绽放光辉,扫向圣剑天楼,将每一个角落映亮。

    这是再进行搜索,青年神魂曾是天界的大佬,四处征伐,对于灭绝一个宗门很有经验。

    很快,一个个空间裂痕浮现,里面躲藏着许多圣剑天楼的门人。

    天界战傀分散各处,将这些残余门人清洗,按照秦墨的吩咐,妇孺年幼都放过,抹去记忆。

    那些天才则不留情,全部废去武功,传说境则不留情,全部诛杀。

    “小子,别皱眉头,想要让一个势力真正崛起,铁与血的征伐是必须的。”银澄瞅到秦墨的神情,这般告诫道。

    事实上,在秦墨沉寂的这数月,期间还发生了许多事情。

    圣剑天楼等人族势力不仅在人族地界搜索,还与妖族、骨族、古兽皇族等一些势力联合,四处搜索秦墨的踪迹,凡是发现一些线索,便掘地三尺,若是没有收获,便将一切知情者抹杀。

    相对来说,这段期间因秦墨死去的生灵,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这是银澄在妖族所见。

    也正因此,这狐狸隐匿在狮皇族附近,连番作案,发泄心中的怒意。

    秦墨脸色冰冷,他没想到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么多无辜的生灵因他而死。

    “墨小哥你身上的秘密太多,宝物也太多,圣剑天楼,安家那些家伙谁也不想放过你。”

    胡三爷劝慰着,旋即开始鼓吹他的出力,要秦墨不要忘本,一会儿有宝物多分他一点。

    这两个家伙……

    秦墨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与两个同伴一起,朝着巨楼深处走去。

    一路上,问及高矮子的近况,秦墨了解到,这矮子分开后,便潜心修炼,全力恢复身体。

    月前,荒龙族发生了惊天事件,其族中一个分支被血洗,出手的是荒龙族一位盖世奇才,据说战力直逼武主,很可能是高矮子所为。

    “重宝当前,谈那矬子干什么,反正也不会给他留一件。”银澄很没良心的说道。

    胡三爷则是赞同,既然高矮子不在此地,自是没有他的份。

    良久——

    秦墨等来到巨楼深处,那里有一座剑塔,高达百丈,喷薄着超凡剑意。

    这是圣剑天楼的剑楼!

    关于圣剑天楼的藏宝之处,秦墨来此之前就有耳闻,据说这一天宗一切的秘藏,都来源于一座剑楼,乃是中古时代之前的惊世宝物。

    这栋剑楼很超凡,通体散发雄浑剑意,如巨岳般磅礴,伫立在面前,令人有种渺小的感觉。

    “这是一件至宝,都残破了,却被超大型圣器还要可怕……”

    银澄怪叫一声,它目光敏锐,自是看出来,这栋剑楼看起来很完整,实则是后人修补的,许多地方都有细微的痕迹。

    剑楼的四周很可怕,一道道无形剑气交织,形成水纹一样的涟漪,与外界隔绝。

    秦墨等纷纷止步,感受到莫大的危险,不敢靠近,即便是天界战傀也是后退一些,察觉到这里的剑气会割裂它们的不破身躯。

    “这是什么宝物,如此可怕!”秦墨心惊肉跳,本以为能够长驱直入,进入圣剑天楼的藏宝处,却发觉根本不敢靠近。

    半空中,奕铭风、青年神魂也察觉到异样,探查之下,皆是很震惊。

    “这就是传说中圣剑天楼的剑楼?”奕铭风惊异不定。

    对于大陆的各大天宗,奕铭风都有相当的了解,也听说过圣剑天楼的起源传说,不过,他一直是将信将疑,因为这一天宗太喜欢故布疑阵了,说不定种种烟雾都是捏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