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498章 山峰内的炼狱
    这座山峰深处,竟是另有一峰,被层层阵纹笼罩,如同是锁链一样,形成了一个牢笼,遮蔽了这座峰中峰的位置。

    若非秦墨的六识太惊人,对于阵纹的洞察力无与伦比,未必能够发现得了。

    “这是安家的宝库吗?”

    天界战舰上,从石镜中看到这一情景,银澄开始擦拭口水。

    胡三爷也是两眼放光,十分确定这是宝库,否则,不可能如此隐匿,在这样的宝山之中,还要布置这样的屏障。

    不远处,秦墨在观望,寻找进去的缝隙,这里的阵法很玄奥,乃是一种防御古阵,破开并不困难,想要无声无息潜入,却是有难度。

    不过,这难不倒银澄,返回冰焱峰数日,这狐狸参悟了一些阵道源纹,阵道造诣可谓是一日千里,在当今的年轻一辈阵道师中,已是无人能比。

    片刻,这里的阵纹便被参透,银澄指出一条通道,恐怕连安家的阵道师都不知晓。

    “哼!安家这帮盗窃狗!”

    银澄咒骂,从这些阵纹中,它看到了奕师的痕迹,乃是奕铭风早年时创造的阵法。

    秦墨脸色很冷,关于当年的恩怨,他是知晓经过的。

    安家拉拢奕师不成,就想排挤他,就偷盗了奕铭风的阵道手札,并反诬陷其偷师安家。

    这段恩怨,成了当时战天城的悬案,一直未曾破解。因为,在当时看来,一个安家,一个是奕铭风一人,孰轻孰重,战天城还是选择了前者。

    现在,从这些阵纹中,就可以想见,当初安家是多么无耻。

    “这段恩怨很快就会解决。”

    从通道中进入,秦墨来到那座小山峰前,却是并未感受到宝物的波动,反而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在虚空裂隙中前进,秦墨进入小山峰中,从一个洞穴中进入,不断深入。

    良久,前方一片光亮,秦墨看清洞穴里的情景,却是双目圆睁,杀意弥漫。

    洞穴的最深处,是一个圈形大殿,四周有着一个个房间,大殿中央则是放置着一个个罐子,里面塞着一具具躯体。

    这些躯体,有些是活的,有些则是死的,有些是人族,也有些是妖族,还有骨族……

    这些罐子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没有一具躯体是完整的,要么被挖了眼睛,要么被斩断了双臂……,都是残缺不全的。

    “这里是安家的牢房?”秦墨心中杀意弥漫,从一些躯体的服饰中,他辨认出有战天城的门人,也有青莲山的门人。

    银澄、胡三爷也惊呆了,同时暴怒不已,这些囚犯太惨了,肢体不全,分明是受了非人的折磨。

    “还有狐族的同伴,丫的,弄死他们!”银澄低吼,它看到一只三尾妖狐,尾巴已被斩断,只剩三截断尾。

    胡三爷则是惊怒,他没想到安家如此残忍,连同门也不放过,这其中有数十位战天城的门人。

    这时,其中一个房间里,隐约有交谈声传出,似在争论着什么。

    秦墨心中怀着杀意,悄然靠近,他已是按捺不住,要出手将安家这些混蛋抹杀。

    悄无声息的,秦墨进入那个房间,入目的情景,则是令他睚眦欲裂。

    这个房间里,放置着一排排架子,上面放着瓶瓶罐罐,里面盛放着生灵的内脏,还有眼球等等部位,由药液浸泡着,令人触目惊心。

    房间中央,则是一张刑床,上面捆绑着一个人,双目被挖去,皮肤已被剥去,被开膛破肚,正在被两个老者割去内脏。

    “小心一点,别损坏了这家伙的肝脏,他的灵目很可能与肝脏有关。”一个老者拿着精致小刀,这般说道。

    “这种灵目算不了什么,就算移植成功,也未必能培养出真正的灵目体质。只能算是尝试吧。”另一个老者回应,对于面前的血腥场面,似是习以为常,仿佛正在屠宰一个牲口,而不是同类。

    天界战舰上,银澄暴怒如雷,终于明白这小山峰是干什么,并不是什么牢笼,根本是一个屠宰场。

    安家不断解剖各族武者,想要培养出种种惊人的体质,来壮大家族的力量。

    胡三爷脸色很难看,他虽不是良善之辈,但是,这样冷酷对待同类的事情,他也是无法忍受的。

    此时,这两个老者话题一转,竟是讨论起秦墨、银澄等,感叹若能将斗战圣体,九尾妖狐送来解剖,必定能培养出惊世体质。

    “这一次家族与冰焱峰的战争,一定要大获全胜才行,老夫已是等不及,将斗战圣体那小子开膛破肚了。”

    “听说,秦墨那小崽子还凝聚剑魂,老夫也想看看,剑魂到底凝聚在身体那一处。还从未解剖过拥有剑魂的剑客呢。”

    两个老者讨论的兴高采烈,说起解剖后的种种可能,甚至提出,若是有可能,将秦家全族都捕获过来,进行解剖,一定能够找到培养斗战圣体的答案

    陡得,一股冰冷的剑气暴开,直袭而至。

    “我就在这里,可惜,你们没机会实现愿望了。”秦墨冰冷的声音响起,充斥着杀意,虚身化为两道剑刃,直刺而去。

    两个老者一惊,立时做出反应,身躯陡得一扭,如同游蛇一样,竟是一瞬间挪移到墙边。

    这两个老者竟是武尊巅峰的修为,且精擅隐匿之术,之前一丝气机也没泄露,现在才爆发惊人实力.

    这样的变故,令得秦墨有些吃惊,却是并不出乎意料。这座小山峰既是安家的重中之重地,能够进出此地的人,又岂是庸手,每一个都该有绝世修为才对。

    嗡嗡……

    两道剑刃一闪,开天剑魂的剑意爆开,迸发出无比可怕的剑芒,快到不可思议,直斩向两个老者。

    这一刹那,两个老者原本镇定的脸色,瞬间都变了,露出惊恐之色,他们没有料到侵入者竟是如此可怕。

    “你是秦墨……”其中一个老者醒悟过来,惊呼道。

    叮!

    一声剑吟,剑光快得窒息,划过这老者的脖子,斩断其喉咙的同时,竟是连其神魂也被斩灭。

    这段期间的提升,秦墨的开天剑魂也是不断在变强,在此措不及防之下,一名武尊巅峰强者也瞬间饮恨。

    咚……,这老者倒地,身形抽搐了一下,双目变得无声,之后一片灰白,这是神魂彻底斩灭的征兆。

    另一个老者见状,立时尖啸出声,同时身形如鬼魅,窜至墙边,打开一道暗门,想要当场逃遁。

    “跑?你能跑到那里去?”

    秦墨的声音冰冷响起,另一道虚影剑刃无声息斩至,其角度无比刁钻,封死了另一个老者的所有去路。

    轰!

    虚无剑刃与另一个老者发生碰撞,爆发出狂暴的气劲,将四周一切冲碎。

    这样的动静,立时惊动了外面的强者,飞快赶往这个房间,冲进来过后,则是齐齐惊呼。

    这个房间的一切都被毁去,地上只有两个老者的尸首,被斩成数截,却是不知凶手的去向。

    “追!?找到凶手,不能让他回去,生死无论!”一个武尊巅峰强者低吼,他不能容忍出现这样的意外,家族的两个重要人物死了。

    另一边,天界战舰上,秦墨本体震动,随即睁开眼睛,眸光如电,化为两道冷芒射穿虚空。

    “开始,抹平这里!”秦墨开口,滔天杀意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