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02章 前夕
    整座宝山成为一座废峰,并发现许多安家门人的尸首,那出手的会是谁,简直是呼之欲出。

    冰焱峰的强者,即将成立的阵宗?

    赶来探查的强者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冰焱峰,奕铭风,秦墨下的手,这并不难猜,战天城安家与冰焱峰已是势同水火,两大势力根本是才宣战不久,爆发冲突是必然的。

    只是,冰焱峰才铲除圣剑天楼不久,就立刻对安家动手,这样的速度也太快了。

    “这是要在阵宗成立前,了却与安家的恩怨吗?”有人低语,恰好猜中秦墨的计划。

    随后,又有惊人秘密传出,在这座废峰中,发现了峰中峰的存在,其中的惨状虽是抹平,依然能辨认出痕迹。

    而后不久,玄涅宗犯下的种种恶行,则被生还者传出,引起了各族势力的公愤。

    抓捕各族生灵,解剖之后进行研究,来培养更强的体质,这样的行为是大陆禁忌,上一个这么做的势力,早已被各方强者抹平。

    短短两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古幽大陆,之前还支持安家的势力,此时也没了声音,不敢站出来再发表立场。

    “这是污蔑!玄涅宗与安家毫无关系,这是有人宅赃嫁祸!”

    安家的高层慌了,立时跳出来澄清,与玄涅宗撇清关系,并将矛头指向冰焱峰,驳斥这一定是奕铭风的阴谋。

    轰!

    狐族领地他传出轰鸣,腾起一股恐怖气息,狐族一位老祖苏醒,直袭战天城,要为死去的曾孙讨回公道。

    大殿中的那个三尾小狐狸,救出不久就死去,银澄送回狐族确认身份,才知晓是一位老祖的曾孙,已经失踪许多年,被玄涅宗抓捕后,一直限制其生长,看起来才那么娇小。

    战天城外,战天城主亲自出面,接下狐族这位老祖三掌后,与其讲公道,想要进行调解。

    “玄涅宗与安家应是没有关系,安家已经声明了。”战天城主这般说道,却是没有将战天城搀和进去。

    “没有关系,安家那张嘴说不是,就不是了?”狐族老祖暴怒,却是没有动手,自知不是战天城主的对手。

    不过,狐族老祖则是表明态度,若是战天城主不能给一个公道,就是与整个狐族为敌。

    “我大狐族虽然低调,但是,若论武主级战力,可不比你们战天城少。”狐族老祖咬牙低语,充斥着滔天杀意。

    事实上,战天城主、狐族老祖都明白内幕,但是,后者直接打上战天城,战天城主必须出面。

    “安家的恩怨,等与冰焱峰解决之后,再说吧。如何?”战天城主这般说道,实则已是表明态度。

    狐族老祖同意,他想到了银澄,这是大狐族的绝世奇才,也是奕铭风的真传弟子。冰焱峰与安家的恩怨,也算是狐族参与其中。

    随后,狐族老祖冷笑,并当众宣布,谁若站在安家这边,就是与整个狐族为敌,后果自负。尤其是狮皇族,若敢出面支持,就等着妖族皇室的地位被冲击吧。

    这样的消息传出,整个大陆为之震动,无数人脑袋发晕,先是圣剑天楼被抹平,现在又有一个玄涅宗被铲除,并爆出这样的惊天秘闻。

    一时间,之前支持安家的各大势力,全部都消停了,不愿与安家扯上关系,免得惹上一身腥。

    毕竟,玄涅宗里的勾当,实是大陆禁忌,若是真的被证实,则是整个大陆的公敌,谁也不想搀和进去。

    至于冰焱峰方面,奕铭风只是出面,丢下一句话:“玄涅宗是我冰焱峰灭的,算是为大陆除害,至于被灭掉的那些狗是谁的,我没有注意到。”

    无数强者听到这样的话,都是嘴角抽搐,这是赤裸裸的蔑视,根本没将安家放在眼里。

    同时,也有许多势力心惊不已,知道冰焱峰的连番行动,实则是一种威慑,展现其可怕的实力,让其他有敌意的势力忌惮,不敢妄动。

    至于安家,则是真正的伤筋动骨,玄涅宗等于是第二个安家,现在被一夜之间铲除,如同一个完整的人被砍成了两半。

    并且,现在各大势力都与安家划清界限,如今的安家是孤立无援。

    “奕铭风,你真要做的如此绝,也不要怪老夫!”安家一位老祖苏醒,低语森寒,充斥着一种玉石俱焚的狠绝。

    另一边。

    十峰山脉,经过这段期间的重筑,已是发生了巨大变化,大阵笼罩,地气弥漫,已是真正有了一方天宗的气象。

    冬东咚则担当接待的主事者,领着千元宗的核心弟子们,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客人。

    而秦墨返回之后,则将【至音玉璧】搬到冰焱峰,参悟这件残缺界宝部分的玄奥。

    本来,秦墨是想在千元宗内参悟的,但是,车宗主一听这件宝物的来源,立时下了禁口令,不准声张出去,并让秦墨赶快搬走。

    车宗主行事一向英明,深知这件宝物有这么大的来头,一旦曝光,凭千元宗是肯定保不住的,怀璧其罪的结果,往往是宗门一夕灭亡。

    后山洞穴中,有悦耳乐声传出,秦墨、银澄、胡三爷,奕铭风都在,聆听参悟【至音玉璧】的玄奥之处。

    不过,他们都是没有头绪,这件宝物从品质上看,勉强能算天级,想要完全修复也是很难。

    “骨后既如此说,那必定是了,可惜,我在音律上才情不够。”奕铭风摇头。

    从黎枫雪行加入千元宗,便专注于音律武道,便可推测出,想要参悟【至音玉璧】,必须从此处入手。

    可惜,音律武道都不是秦墨等的专长,想要有所领悟,实是有些难。

    “骨后么,曾进入境外之域,并破壁而出?本座想起来了,有些印象。”

    青年神魂回忆,而后记起一些往事,当时他在水晶瓶中沉睡,却被一股恐怖的气息惊醒。

    当时,那恐怖气息也感应到他的存在,却是没有逗留,径直走向禁龙之地深处,并从那里离开。

    青年神魂忆起,当时他听到无比动人的乐曲,后来便没了声息,那个恐怖存在疑似借此离开了。

    “她就是骨后么?古幽大陆在中古时代,还出现了这样绝艳的天才,她当时施展的,应是帝骨十术中的帝骨天音……”

    对于骨族的这门盖世奇学,青年神魂有着相当的了解,在六道战场上,骨族一位先祖曾凭帝骨十术纵横无敌,与各种惊世战体抗衡。

    青年神魂推测,若是参悟【至音玉璧】,需要帝骨天音那样高的层次,那秦墨等是没有希望了。

    “帝骨天音,想不到大成之后,能够安然离开境外之域。骨族这天骄真若修成帝骨十术全部,恐怕是这个大陆的最强者之一,绝域中的那些老不死也未必有多少是其对手。”

    这样的评价,恐怕是青年神魂生平的最高评价,骄傲如他,也感到佩服。

    奕铭风则是叹息,看了看秦墨,摇了摇头,他深知骨族那存在的恐怖,也不知自己的弟子与其扯上关系,究竟是福是祸。

    秦墨抚着【至音玉璧】,感受着其中的音律震动,却是觉得参悟这件宝物,并非是需要以音律武道入手,应该是有其他的途径。

    不然,那位师姐不会告知这个秘密,并让他没事多多参悟,必有所得。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很快,距离冰焱峰阵宗的成立,已是临近了。

    西城四周,前来的各大势力则是越来越多,明面上是来观礼阵宗成立,暗地里,则是暗潮汹涌,杀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