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04章 山河战车
    随即,秦墨醒悟过来,想起那位师姐言语中的深意,他是【至音玉璧】预言中的一人,所以才引起这件宝物的共鸣。

    很可能,那位师姐也正是因此,才参悟到【至音玉璧】的玄奥,与帝骨天音并没有太大关联。

    轰……

    正在秦墨思索时,外面传来一阵巨响,有狂暴的碰撞声响起,并有暴怒的咆哮声传来。

    “银澄阁下,这狐狸怎么了?”

    秦墨一惊,他分辨出是狐狸的咆哮,却是很意外,从未听过这狐狸如此愤怒的吼叫。

    ……

    后山,石林中,一头九尾妖狐对月长啸,周身妖焰沸腾,笼罩了整座山峰。

    这样的动静,令得十峰山脉的访客们心惊不已,却是并不如何担心,知晓这可怕妖气的来源。

    如今,奕铭风的两大弟子早已名动大陆,其狐族天才更是继承了奕铭风的阵道衣钵,在边境时出世,震动大陆。

    不过,许多强者依然震撼,没想到这位狐族神秘天才如此可怕,已是到达武尊层次。

    武尊级的阵道大宗师,在整个古幽大陆都极其罕见,更不要说,这位狐族天才在拜师之前,传闻就是妖族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许多访客议论纷纷,皆是能感到冰焱峰的兴盛,有奕铭风这样的盖世强者坐镇,再有这样两个弟子,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媲美天宗的底蕴。

    众多强者猜测,这是银澄在示威,警告敌对势力莫要靠近,否则要大开杀戒。

    然而,事实的情况,与外人想象的截然不同。

    石林中,秦墨赶至,看到银澄雪白毛发竖直,妖气中充满了暴戾,狐眼中一片赤红,处于一种癫狂状态。

    这狐狸身躯悬空,妖焰沸腾如炉,似要腾空而去,追击某个目标。

    嗡……

    秦墨拔剑,屈指轻弹,一缕剑吟回荡,其中蕴含着刚领悟的【至音玉璧】的音律,如漫天冰雨,笼罩向这狐狸全身。

    “丫的……,你小子真烦人……”银澄清醒过来,狠狠瞪着秦墨。

    “银澄阁下,怎么回事?有敌人来犯么?”秦墨询问,则是注意到,这狐狸爪子里攥着一封信函。

    银澄冷哼,将信函丢了过来,秦墨打开一看,眉头连连跳动。

    这封信函没有署名,内容也很隐晦,只是提及是银澄昔日旧友,现在风窟绝域修行,邀请银澄、高矮子前往,一叙旧情。并提及,将秦墨也一起带上。

    “这是谁?不像是银澄阁下你的朋友吧?”

    秦墨皱眉,从信函的字里行间,他感觉不像是朋友,反而像是敌人,充斥着一种冰冷的杀气。

    并且,风窟绝域,乃是大陆极其凶险的凶地之一,会在那里修行,难道是属于绝域的势力?

    银澄则是冷笑,没有回答,只是瞪着秦墨,问及此间事了,是否陪它,高矮子走一遭。

    秦墨一愣,隐约猜到,或许与这狐狸年少时的一次试炼有关,并没有犹豫,点头答应。

    “哼!你这小子不错,答应的干脆。”银澄脸色缓和,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没有再说下去,转身离去。

    此时,青年神魂传音,告知秦墨,是一头风鹤带着信函到此,速度如电,根本不受大阵的屏障阻隔。

    “风鹤,乃是风窟绝域中独有的凶兽,能够驯服的,只有那里面的生灵。”青年神魂这般说道。

    秦墨点头,却是将这件事先放下,阵宗成立在即,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还要忙着联系【聚宝斋】,将截获的许多宝物销赃。

    圣剑天楼、玄涅宗的宝库太丰厚,里面的宝物难以计数,却是缺乏稀世的阵道材料。

    而成立阵宗,将十峰山脉纳入阵宗地域,需要扩大防御阵法,一个天宗的护宗大阵,所需的阵道材料是海量的,许多都是稀世之宝。

    于是,秦墨便决定,将一批宝物交由【聚宝斋】来拍卖,举行一次无比盛大的拍卖会。

    当然,这样明目张胆的销赃行为,自是引起敌对势力的强烈抵触,声称要制止,否则将联合起来,对阵宗制裁。

    对此,秦墨根本不理会,现在若有敌对势力敢打上门,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奕铭风参悟阵道源纹之后,阵道造诣日渐精深,已是达到了难以测度的层次,配合西城的重重大阵,就算是天宗势力倾巢而至,也会全军覆没。

    因此,秦墨等倒希望有人送上门,这样自投罗网的行为是求之不得的。

    不过,很显然,各大敌对势力也调查的很清楚,现在的西城无比可怕,一旦由奕铭风操控大阵,足以瞬间秒杀武主级强者,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也没有人轻举妄动。

    然而,在阵宗成立日期的前一天……

    轰轰轰……

    镇天国外,一辆辆战车奔腾,地面颤动,一片黑压压的战车队伍飞袭而来。

    一股股森然杀气直冲云霄,在战车奔腾声中,大地不断龟裂,似是无法承受一辆辆战车的重量。

    远处,许多强者看到这一幕,皆是惊呼出声,认出一辆辆战车的来历。

    战天城安家,终于出动,将安家的【山河战车】全部启出,这是要决一死战,玉石俱焚的架势。

    每一个天宗的势力分支,能够名动于世,都有着鲜明的标志,也有着令其他强者忌惮的本钱。

    安家隐藏的杀手锏,就是【山河战车】。

    在战天城开疆拓土的阶段,安家先辈就是凭借【山河战车】,与无数强敌血战,战出了赫赫威名。

    当然,这是外界的传说,知情者则是清楚,安家很会保存实力,从战天城建立以来,【山河战车】总共启动的次数,都不超过十次。

    并且,每一次都是危及安家的根基,才会启动。

    不过,不可否认,【山河战车】无比强大,其来历莫测,传闻是从远古秘境中发掘出来,被安家持有,也成为这一家族兴盛的契机。

    也正因为拥有这种依仗,战天城各大势力才不愿剔除安家,若是因此投入敌对势力,反而成为莫大的隐患。

    镇天国外,聚集了许多势力的人马,长期在此逗留,搜集关于这个新兴王朝的情报。

    现在,这些人马迅速撤退,与【山河战车】的队伍保持距离,不愿与杀气炽盛的安家碰面。

    “安家连【山河战车】都出动了,这是真要与冰焱峰拼个鱼死网破吗?”

    有人低语,觉得不符合安家的作风。

    可是,仔细推敲,也是正常的,冰焱峰的连番雷霆出击,已是将安家逼上了绝路。

    若是任由阵宗成立,这个势力日益强大起来,安家对付起来,则是难如登天。

    因为,冰焱峰的潜力太庞大了,奕铭风的两大弟子都太惊艳,尤其是秦墨,再一次出世,已是超越了年轻一辈,真正可以与老一辈对话。

    这样的少年若是再给他十年,谁也不敢保证,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

    镇天国境外,【山河战车】队伍停下来,一辆辆战车是密封的,看起来与正常尺寸一样大小,却有山岳般沉重的气势。

    传闻,每一辆【山河战车】都有叠层空间,里面存放着可怕杀器,一辆战车就能抵得上一支军团。

    砰砰砰……

    一辆辆战车从中裂开,一瞬间,无数箭矢激射而出,遮蔽了天空,而后汇聚成一条庞大箭龙,朝着镇天国一处而去。

    那个方向,正是冰焱峰的位置。

    远处,观看到这一幕的众强者头皮发麻,他们都注意到,这种箭矢很特殊,印刻着独特的阵纹,且泛着阴毒的气息。

    “那是【山河战车】的诅毒箭,想不到今日得见,据说曾经顷刻间覆灭一个霸主级势力。”

    一些强者低语,声音有些颤抖,他们清楚这种诡毒箭矢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