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05章 阵钟
    传闻,【山河战车】内存放种种杀器,最令人战栗的一种就是这种诅毒箭。

    这种箭矢上的毒,到底属于哪一种,一直是一个谜。其可怕之处,则是中者会癫狂,肆意攻击周围的生灵,并进行传染。

    这种毒如同一种诅咒,一旦扩散开来,很快就会让一个宗门覆灭。

    圣级以上的强者,固然能够抵抗这种毒,但是,也只能压制,无法消除,且会迅速失去力量。

    最可怕的地方,这种诅毒看似压制下去,也会传染给下一代,令人胆寒。

    “冰焱峰,奕铭风,既然要一战,那你就和两个宝贝徒弟一起死吧。包括整个西城,也全部陪葬。”

    一辆战车中,传出一个苍老而冰冷的声音,充满着怨毒。

    玄涅宗的覆灭,是安家不能承受之痛,也让他们千方百计,要铲除冰焱峰,乃至整个西城。

    ……

    此时,冰焱峰后山,秦墨等已是聚集在大殿中,通过光幕观察镇天国境外的情况。

    从【山河战车】队伍刚出现,后山众强者已是聚集在大殿,注视这支队伍的动向。

    “山河战车,果然与我猜想的一样,安家已经狗急跳墙,第一时间动用了这种底牌。”

    奕铭风冷笑,他对于安家相当了解,毕竟,他曾是战天城的风云人物,对于其中的各个势力都很了解。

    之后,他一直都有心思去了却恩怨,对于安家的各个方面情报,都收集的很完备。

    安家一向奸猾谨慎,若是被逼到绝境,必定会决一死战,启动杀手锏【山河战车】。

    “诅毒箭么?”

    秦墨皱眉,光幕中的箭矢化为一条箭龙袭来,他能感受到那种阴毒的气息。

    这种毒很可怕,若是播散开来,整个西城会遭殃。

    奕铭风则是摆手,他早有准备,西城的防御大阵足以抵挡诅毒箭的箭龙。

    “单是防御,那不行。”

    秦墨身形一动,在一群同伴惊愕的注视下,已是掠出大殿,窜至半空。

    吼!

    半空中,秦墨低吼,全身翻腾恐怖战意,疯狂蹿升,凝聚成一股战意龙卷,直窜云霄,仿佛将天地连接起来。

    这股战意龙卷中,有着阵纹交织,还有悦耳音律回荡,绽放的光辉照耀四方,令人望之震撼。

    这是秦墨刚闭关后,对于战意攻伐术的领悟,这股战意飓风中融合了阵道源纹,【至音玉璧】的音律玄奥,他也无法揣测其威力。

    砰!

    这股战意龙卷冲出,与那条箭龙碰撞在一起,顿时,可怕能量波动如浪涛掀起,朝着四周疯狂蔓延。

    四周,无数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是为之窒息,他们看到诅毒箭龙崩溃,却是没有落下,而是悉数倒飞回去,朝着原路返回。

    镇天国境外,一辆辆【山河战车】中,弥散着森然杀气,车厢中隐匿的安家强者都很兴奋,等待着箭龙覆灭西城的情景。

    然而,下一刻,山河战车中有人惊呼,他们看到了什么,诅毒箭竟是悉数倒飞而至。

    砰砰砰……

    无数箭矢落下,刺在山河战车上,虽是无法刺穿战车,但是,诅毒却是弥漫开来,这片区域成为了诅毒禁区。

    “快点推进!”

    其中一辆山河战车中,一个苍老声音低吼,很是焦急。

    山河战车虽是能隔绝诅毒,但是,也会沾染上,车厢中的强者们已是不能下车,否则,很容易中毒。

    这片荒原上,可以看到一辆辆【山河战车】疯狂推进,逼近镇天国境内。

    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认为是镇天国有强敌来犯,知情者则是啼笑皆非,安家是骑虎难下,并不能退却,只能前进。

    冰焱峰后山大殿,奕铭风很高兴,他的弟子能有如此实力,身为师长自是惊喜。

    “需要动用天界战傀吗?”青年神魂问道。

    对于山河战车,青年神魂了解的比秦墨等都多,那是远古时代,一个强大机关术宗门的杀器,相当难对付。

    奕铭风摇头,他早有准备,专门布置了针对【山河战车】的大阵。

    当!

    冰焱峰后山中,忽然响起阵阵钟声,无比嘹亮,远远传出,整个西城皆闻。

    突然,西城上空,无数阵纹汇聚,化为一座巨钟,庞大如巨岳,悬浮于空。

    一刹那,整个西城的人们都感到一股恐怖压力,那巨钟太沉重了,仿佛砸落下来,足以将整座西城压得四分五裂。

    “融合古阵坛主老兄的古阵,再融入阵道源纹,凝成的这座钟山,看看【山河战车】是否能承受。”

    后山大殿中,奕铭风操控着这座巨大钟山,运转其中阵纹,顿时,半空中的巨钟模糊起来,竟是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时,这座巨钟已是出现在镇天国境外,【山河战车】队伍前进的地域上空。

    轰隆……

    天空巨响,巨大钟山砸落,无数光焰在四周流转,如同一颗星辰坠落大地。

    这就是奕铭风的破解之法,以硬碰硬,看看【山河战车】到底有多么无坚不摧。

    “列阵!防御!”

    一辆山河战车中,那个苍老声音狂吼,他感受到莫大危险,立刻下达命令,启动【山河战车】的最强防御。

    一辆辆山河战车冲起光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华盖,将所有山河战车护持其中。

    随后,恐怖的碰撞爆发,远处观战的众强者们惊呼连连,他们看到一座钟山砸落,被一片光幕挡住,而后是飓风一样的力量波动爆发。

    咔嚓、咔嚓……

    阵钟在碰撞中出现龟裂,而许多山河战车也在龟裂,之后,一辆辆山河战车先是裂开,一个个安家强者冲出,却是承受不住阵钟的压力,当场被压成肉酱。

    一些安家强者修为高绝,战车裂开后,能够抵御阵钟的压力,却是被战车碎片上的诅毒残余沾染上,当即倒地打滚,痛苦不堪。

    轰……

    终于,阵钟彻底崩溃,消散开来,而地面的那片区域,【山河战车】队伍也崩裂了三分之一,地上是一团团肉酱,还有满地打滚中毒的安家强者们。

    这景象,当真是一场血战现场,但是,却是只有安家的伤亡,镇天国还没有废一兵一卒。

    “奕铭风!你这畜牲!”

    其中一辆战车中,那个苍老声音狂吼,充满了怨毒。

    另一边——

    后山大殿,奕铭风则是皱眉:“安家那几个老不死,还有安岩宗那个混蛋都不在……”

    刚才的碰撞中,他已经察觉到山河战车中的敌人,并没有安家核心强者存在,只有安家几个寿元将尽的老家伙。

    旁边,银澄则是瞪着狐眼,很是惊羡,奕师的阵道造诣太高深,这是它追寻的目标。

    “小心一点。安家若是得到【山河战车】,应该会有更厉害的底牌,不要大意。”青年神魂提醒道。

    对于远古时代的那个机关术宗门,青年神魂印象很深刻,【山河战车】并不是那个宗门的最强杀器。

    若是安家得到那个宗门的遗宝,应该还有更强的杀手锏,不过,就如同圣剑天楼的剑楼一样,未必能够启动,或者说,启动起来需要耗费的代价太大。

    奕铭风点头,再次凝聚一座阵钟,挪移至镇天国境外,朝着剩余的【山河战车】砸去,不给这些入侵者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一幕,让无数人窒息,本以为刚才那座钟山,乃是奕铭风全力施为,想不到这么快又凝聚了一座。

    然而,下一刻,令人惊呼的一幕出现,并非是一座阵钟,又一座阵钟凝聚成形,如同两颗并行坠落的星辰,在天空中划过两道华彩,双双砸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