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43章 最后一任族长
    秦墨惋惜的是,远古龙族的术之传承,与现世的武学截然不同,是无法进行修炼的。

    从接连与龙力的碰撞中,秦墨才是了解到,远古龙族的术之传承,乃是基于其龙族的身躯,开创出来的镇族之术,与后世的人族武学截然不同。

    这是远古龙族,对于自身的身躯、天赋的潜力挖掘,达到一种极致的术,与其他种族的武学大相径庭。

    确切的说,想要施展这种惊世之术,需要具有远古龙族的强大肉身,对于今世的生灵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秦墨,斗战圣体开启到第七层,也无法承受龙族的天赋龙息,何况是修炼最高之技-远古龙族的术。

    此时,秦墨才明白过来,从中古时代开始,流传于世的龙族武学,实则都是各族天才观摩龙族的武学,由此推演出来的,并非是远古龙族本身开创的。

    细思一下,这也是正常的,远古龙族开创的武学,为何要为其他族的生灵考量,自是最适合本族修炼最好,也能防止族中武学的外泄。

    不过,秦墨也并非毫无所得,从龙力中蕴含的术之传承,他看到了一条清晰的道路,使他明白演绎【分身术】的道路该如何走下去。

    正在这时,周围场景再变,无尽光华流转,化为一条河流湮没了秦墨,使得他产生错觉,仿佛真的置身时光长河之中,忽然在河流的那一端,一双眼睛亮起,晶莹璀璨,如同一轮烈日从东方升起。

    “这是……”

    秦墨无法动弹,他遭到这双眼眸的锁定,且浑身冰冷,仿佛身体中所有秘密都被看穿。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叹息,仿佛从古幽大陆开辟的源头传来,幽幽回荡在秦墨耳边。

    “人族?想不到唤醒我的一丝意念的,竟是一个人族。”那个声音叹息,透着无尽的落寂,“远古龙族还是灭亡了么?”

    此时,秦墨怔怔无言,他处于极度震惊中,若说这个声音的前一句,尚不知其身份,那后一句话,则其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远古龙族的最后一任族长,其意念竟是残留在石化龙骨中,于今日复苏。

    秦墨有些无措,这是远古时代的一位盖代强者,确切的说,应该远古时代那一段漫长的历史中,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之一。

    谈及远古龙族的族长强大,就算是以青年神魂的自傲,也是叹服不已,自愧不如。

    “前辈……”秦墨开口,欲言又止,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知这缕意念有何其他目的。

    “人族的生灵,不用担心,我只是一缕残魂,没有力量做什么。如今是什么年代?”那个声音响起,询问外界的事情。

    秦墨没有隐瞒,悉数告知,如今距离远古时代,已是过去了漫长的时间,久远到令人窒息。

    那个声音沉默,而后慨叹,他临死前耗尽最后的生命,推演远古时代之后的种种厄难,想要给族人警示,以此避祸,想不到一切都是徒劳。

    “前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墨连忙询问,对于远古时代的阴谋源头,他想知道底细,因为他有预感,这场阴谋并未停止,还在继续。

    那个声音沉默,陷入了回忆,而后道出也是不清楚,他只是一缕残留的意念,并不完全,不清楚事情的源头出自那里。

    只是知晓,当时身为远古龙族的最后一任族长,他无比强大,雄心勃勃,想带着远古龙族再攀上一个巅峰。

    当时的远古龙族,实则已是无比强盛,不仅是古幽大陆最强大的一族,在六道地界也是前三的种族,拥有征战任何一界的可怕战力。

    这种的强大种族,若是再进一步,就是统御整个古幽大陆,成为一方大陆的真正主宰。

    在当时的最后一任族长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远古龙族受到万族的敬仰,由此建立一个无比强大的皇朝,世代传承下去,对于远古龙族,对于整个大陆来说,都是一件幸事。

    可是,这样的计划尚未实施,他就发狂了,再清醒时,已是油尽灯枯,预感到有一个黑手在谋划着一切。

    “皇朝……,灭亡……”秦墨受到触动,一下子联想到许多秘辛。

    从中古时代开始,每一个皇朝建立之后,无论多么强盛,最后都归于诡异的覆灭,从没有一个皇朝例外,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那个声音沉默,无法回答这样的猜测,只能一声叹息,他毕竟只是一缕意念,不是全盛时的自己,否则,说不定能借此推演出真相。

    “可惜啊……,我临死前一直盼望,后世解开龙骨预兆的,是我远古龙族的子孙……”

    那个声音叹息,这是莫大的遗憾,而后话语一变,则是严肃起来,他会留下这缕意念,并非是要告知远古时代发生的种种。往事已矣,再如何追溯也没有意义,而是要给后来者指点一条明路,让其能够攀上武道至境。

    远古时代之后,天地就变了……

    这是预兆出六道之战时,就得出的结论,强大的种族、惊世的战体,无上的血脉一一消逝,这片天地在禁锢至强者的诞生,避免危及这片大陆。

    “这是祖脉意志对于这片天地的保护,其余六道之地也一样,但是,不排除有黑手在推动,有目的消除一切强大对手,来达成自身的野心……”

    那个声音叹息,道出这个极为可怕的推测,这是最后一任族长临死前,突然想到的一个可能,却让他下了决心,留下一缕意念,给后来者以引导。

    秦墨悚然,这样的推测并非无的放矢,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让我来看看你的身体如何……”

    那双眼睛再次亮起,扫过秦墨的身躯,而后传来一声赞叹,即使以远古龙族的族长眼界,也不得不称赞这个少年的绝艳天资。

    不过,那个声音则是又道:“开启第七层的斗战圣体,在祖脉意志如此严苛的今日,着实是难得。可惜,你走错了方向,或者说,不是你走错了方向,而是先辈们走错了方向……”

    这个声音叹息,道出一个事实,远古时代寂灭后,想要恢复远古强大战力的生灵大有人在,并且进行了种种尝试。

    开启斗战圣体的方法,应该就是前人的一种无比天才的尝试,且是最接近成功的一种。但是,这个声音还是指出,方向走错了,这条路行不通。

    秦墨无比震动,他虽然明白,斗战圣体第八、第九层不能开启,但是,听闻这样的论断,还是感到失落。不完全的斗战圣体,终究无法重现昔日的惊世光辉。

    “这条路本身就是错的,就算恢复完全的斗战圣体又如何?祖脉意志能容下你吗?难道要与祖脉意志对抗,将之消灭,毁灭整个大陆吗?”

    这个声音的话语,如同一道雷霆,击中了秦墨的内心,使之说不出话来。

    关于六道之战,这个声音评价的很中肯,那其中固然有着黑手在推动,但是,在远古时代与祖脉意志对抗的强者,并非是不存在的。

    远古龙族的每一任族长,都拥有对抗祖脉意志的力量,甚至能够将之毁灭,但是,却没有谁会去这样做,这等于是覆灭整个大陆。

    秦墨的斗战圣体若是完全,立刻会遭到祖脉意志的抹杀,他就算能够对抗,难道真要将祖脉意志毁灭吗?那秦墨的亲人,朋友,爱人怎么办?

    这样的局面,也绝非秦墨愿意见到的,他想拥有强大的力量,其目的在于保护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