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48章 震慑群雄
    噗!

    鲜血横溅半空,高矮子主动出击,一拳轰向那老者,将之一支手臂轰碎,鲜血如注般从伤口中喷出。

    众多强者眼睛发直,那老者是无光窟此行的领头强者之一,乃是自斩的老怪物,竟在几个照面间,就被压制到这种程度。

    “想为门下一个奴仆复仇?你们无光窟倒是蛮仁义的,本大爷就成全你们,统统去死!”高矮子狂笑,杀机越发炽烈。

    不得不承认,这矬子现在的模样,着实有七分恶霸的嚣张,与无光窟所说的穷凶极恶之徒,有着相当的吻合。

    不过,现在的情况,谁又敢说些什么,高矮子实在太强势,谁也不敢上前触霉头。

    “快!救下长老!”

    无光窟一名强者咆哮,随即齐齐冲上前,前去营救那老者。

    突然,前方的空间波动,一只巨手抓来,周围的天地陡得漆黑一片,这只巨手如同笼罩了天地。

    许多强者惊呼不已,都是看了出来,这巨手是无数阵纹交织而成,乃是阵道杀招,其威势令人窒息。

    轰!

    那只巨手覆盖下来,猛地握紧,随之传来一阵骨骼碎声,听得众多强者龇牙肉紧,就仿佛听到一群鸡被捏碎。

    一阵惨叫传出,无光窟的许多强者浑身筋骨尽断,被这样的阵纹巨手捏中,能够不死已是幸运。

    事实上,若非无光窟的这群强者携有保命的宝具,早就被这只阵纹大手捏成粉碎,哪里有生还的可能

    这只阵纹大手的威力,相当于一座大型的圣级大阵,在完全爆发的情况下,武主级强者都难以全身而退。

    见到这情景,四周观战的强者,还有无光窟的一行强者都是头皮发麻,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阵道大宗师,为何会突然出手。

    “哼!击杀那个杂碎奴仆,也有我的一份,若非那杂碎挡我们的道,那片远古龙鳞就到手了。没找你们无光窟算账,还敢来找我们麻烦。”

    一个青年走了出来,身形颀长,剑眉扬起,一双眸子充斥着无比的妖异,那种俊美足以让女子沦陷进去。

    这青年正是银澄,它盯视着无光窟的众强者,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娘·的,洛云王那随从到底惹到谁了?

    在场无光窟的一众强者心中骂·娘,他们只是想找出击杀少主的凶手,顺便寻找获得【无光寂一剑】的那群家伙。却是想不到,竟是接连跳出狠人,比烈烁荣等还要棘手。

    锵锵锵……

    一根根阵旗射至,覆盖这片区域,瞬间形成一座可怕杀阵,如游龙般的阵纹交织,形成一个个可怕漩涡,彻底封锁了这里。

    “与这帮家伙啰嗦干什么,既是要找我们报仇,就全部杀了便是。”秦墨也走了出来,一边走着,一边掷出阵旗,迅速完善这座圣级杀阵。

    见到两个同伴都出战了,秦墨自然也不闲着,既要出手,自是要斩草除根,将龙坑中的无光窟门人全部一锅端就是。

    两名阵道大宗师!?

    无光窟一群强者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皆是背脊发凉,暗中狂骂洛云王的随从,怎么会惹到这样棘手的队伍。

    两名阵道大宗师,再加上一位战力可怕的强者,这样的组合任谁也不愿意招惹。

    要知道,武者最怕的就是与阵道师结仇,造诣高深的阵道师有莫测的手段,能够将任何一处地势化为杀阵。而阵道大宗师则是武者最不愿结怨的。

    现在,却是两名阵道大宗师在此,还有一个强大武者保驾护航,这样的组合足以让无数强者望而却步。

    “三位,一定是有误会,我们被情报误导了。”

    无光窟很干脆,立刻服软,声称得到了错误的情报,他们并不愿和秦墨等冲突,也并不想为洛云王的随从复仇,只是本着宗门的道义,才会那么一说。

    之前受伤的那老者更是表示,他们与洛云王并非是同一派系的势力,与秦墨等并不是仇敌。

    秦墨、银澄、高矮子发呆,没想到无光窟的这帮家伙这么怂,意识到形势不对,就立刻求和了。并且,态度还无比诚恳,且愿意付出一件圣器的代价,将这场冲突揭过去。

    对此,秦墨等感到不可思议,再怎么说,洛云王也是无光窟的一份子,在外人面前也该一致对外才对。

    此时,烈烁荣、白仙子也站出来,担当调解,化解刚才的冲突。

    “这并不奇怪,无光窟就是这样,不是同一脉的成员,就如同路人一样陌生。”白仙子传音解释。

    事实上,在绝域各大巨无霸势力中,无光窟是最不团结的,各大派系之间鲜少合作,除非是宗主、长老团一致决定,各大派系才会合作。

    之所以会通缉秦墨等,就是想要【无光寂一剑】的简化版,既是踢到铁板,自然会认怂,否则就是白死了,返回宗门都会被笑话。

    于是,这样一场冲突,以无光窟一群强者赔礼道歉结束。

    当然,这场风波却是没有结束,无光窟另一拨强者则是放话,等洛云王从龙坑深处回归,一定会与秦墨等清算。这一波强者,正是洛云王那一支的派系,得到消息后,却是不敢出面,怕被秦墨等追杀。

    “洛王云,他算什么东西?他敢过来,我一指头摁死他。”

    银澄听闻,直接就放话,让这群家伙露面,它一个单挑他们一群,态度嚣张到了极点。

    这般说着,银澄已是开始布置,一座圣级大阵在乐土一处形成,就等着无光窟另一伙强者前来。

    面对这样的阵仗,无光窟的另一波强者哪里敢来,只能在那边放狠话,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见此情景,乐土众多强者都在躁动,对于银澄、秦墨等的来历无比好奇,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强者,之前鲜少听闻。

    经过一番调查,许多生灵则是知晓,秦墨等,烈烁荣的队伍,以及白仙子三拨一起,深入秘境深处,并在短时间内回归。

    这样的消息传出,顿时令得乐土一片沸腾,能与烈烁荣的队伍,白仙子同行,自是得到这两位绝世天才的认可,从秦墨等展现出来的实力,无人怀疑其可怕的战力。

    更重要的一点,秦墨等一行从秘境深处回归,岂非是得到了远古龙族的术之传承,未来的成就简直不可限量。

    种种传闻纷飞,使得许多强者按下心中的敌意,不敢对秦墨一行出手。

    与此同时。

    烈烁荣则在应付同门的骚扰,不断有同门赶来,与其亲热交谈,套问秘境之行的结果。

    对此,烈烁荣回应的很客气,却是没有透露一丝口风,让人摸不清深浅。

    “哼!这群家伙,起先对秘境之行种种阻挠,还排挤我师尊那一脉,现在却想过来分一杯羹,世间哪有这么多便宜事。”烈烁荣冷笑,道出真魔岭的许多内幕。

    原来,关于此次秘境之行,真魔岭内部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来是此行的耗费太大,不仅要动用烈烁荣那一脉的资源,还要动用宗门的大量资源。

    二来,则是烈烁荣这一脉相当的强盛,历代都是天才辈出,若是在秘境中再有大造化,很可能跻身真魔岭的最强势力。这样的局面,自是其他派系不愿看到的,所以,从中使绊子,扯后腿的事情都没有少干。

    现在,烈烁荣成功归来,且看起来大有收获的样子,自是引起了同门的窥视。

    “宗门之争多是如此,烈兄平常心。”秦墨这般劝慰。

    正在这时,又一个惊人消息传来,有生灵从一处险地带出了引图,极可能是指向龙池的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