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58章 剑罡虚傀
    平原上空,可怕剑光不断斩出,虚空不断崩裂,如同沸腾的怒海,裂痕不断延伸,追逐着前方的一顶【碧阙神轿】。

    轿内,秦墨盘膝而坐,正在抓紧一切可用时间疗伤,炼化体内的【无光寂一剑】的剑气。

    若是换成其他强者,被无光寂一剑气斩中,则是会被剑气绞碎经脉、脏腑,早已成为一具尸体。

    幸好,秦墨修炼过【无光寂一剑】的简化版,正在引导入体的剑气,逐渐纳为己用。

    不过,这种炼化的过程无比痛苦,秦墨身躯颤抖,如刮骨般的疼痛蔓延全身,他虽是默不出声,却也疼得额头布满冷汗。

    终于,秦墨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眸中泛着寒意,他能够察觉到,追杀而来的这名剑主对他有着刺骨的杀意,反倒是没有击杀白仙子的意思。

    也正是因此,斩击而来的剑意固然可怕,但是,却没有真正摧毁【碧阙神轿】的意图。

    “看起来,这家伙是想击杀我,活捉白仙子。这待遇真不公平。”秦墨伤势痊愈,恢复了平静,淡淡调侃道。

    白仙子瞪了一眼,这少年实是可恶,总能三言两语,勾起她的一丝嗔怒。

    “快点想办法,摆脱这家伙,【碧阙神轿】抵挡不了多久。”白仙子急声催促。

    她很清楚这少年的手段,剑道只是其一部分实力,在她看来,秦墨在逃跑上的造诣,似乎才是最强的。

    秦墨已是展开六识,扫向后方,探查这个敌人的虚实,刚才的突袭太突然,他一瞬间就受伤了,根本没有时间看清来者。

    “嗯?”

    双目微微收缩,即便后方充斥着【无光寂一剑】的可怕剑意,他的六识还是看清了来犯的敌人。

    那并非是一个实体,而是发光的虚影,仿佛是盖世强者凝聚的一具投影。

    “这是无光窟的盖世强者凝聚的投影么?竟能进入龙坑中。”秦墨很吃惊。

    随即,青年神魂开口,否定了秦墨的猜测,这并非是一具投影,而是更加特殊的一种存在。

    这是一具剑罡虚傀!?

    “剑罡虚傀!?”

    听到秦墨念及这个名字,白仙子则是惊呼出声,显是知晓这是什么可怕的存在。

    这是皇主层次以上的盖世强者,在逝去之前,将毕生的修为灌注在机关战傀中,由此凝成的一种可怕杀器。

    不过,这具光影并不是真正的剑罡虚傀,只是这种虚傀分出的一个投影而已,却是实打实的武主级战力。

    毫无疑问,有人掌握了剑罡虚傀,并分出投影来追杀秦墨、白仙子。

    “是洛云王。龙池引图是他抛出的饵,他得到了剑罡虚傀。”白仙子忽然开口,她想通了此间的阴谋。

    那张龙池引图是洛云王抛出的诱饵,在引图中做了手脚,谁若能抵达真正的化龙池所在,就会遭到这具剑主光影的追杀。

    “当初,洛云王到白泽宗挑战我,那时我就发觉,这个人很可怕,他当时的实力并不强,却有让我心悸的感觉……”

    说起数年前,洛云王到白泽宗,挑战白仙子,要与之结为伴侣的往事。白仙子并未隐瞒,她会全力出手,就是感受到洛云王的威胁,但是,一掌败敌后,她又觉得很奇怪,胜得太轻松了,而心悸的感觉却为散去。

    现在想来,让白仙子感到心悸的,正是那具剑罡虚傀,当时已被洛云王得到,才让她感到忌惮。

    “洛云王能够领悟【无光寂一剑】,且在短短数年内,就有极深的造诣,也是这具剑罡虚傀的缘故。他本人的天资,我探查过,并不及林兄弟你们几个。”白仙子颔首说道。

    轰!

    又是一道剑光轰至,将【碧阙神轿】震飞出去,也使得秦墨、白仙子中断交谈,连忙护持己身,不致于受伤。

    一股冰冷森然的杀意袭至,如影随形,只针对秦墨,那具光影的杀意已是达到顶点,传递出一股意念,让秦墨出来受死,免得遭受更大的痛苦。

    “这是要杀了你,取代你小子在这里的资格。”青年神魂说道,他已是洞悉,一旦秦墨死去,洛云王便能依靠光影来到这里,替代他获得进入化龙池的造化。

    秦墨冷笑:“据说洛云王进入龙坑中某处,在哪里获得了极大的机缘,还在想着化龙池的造化。想一举两得?呵呵……”

    之前是银澄、高矮子两个同伴的关系,秦墨已是视洛云王为敌人,现在,则更是胸中涌动杀意。

    既是如此,秦墨也不打算留手,他要试一试,在龙坑连番际遇之后,又有圣剑粗胚在手,到底战力提升到何等程度。

    站起身,躯体舒展,体内的真焰,战焰,剑意疯狂涌动,身周三重护罩撑开,三种力量不断演化,同时又互相呼应,成倍的叠加增幅。

    同时,秦墨的双眸中,青金神焰的光辉流转,又有【绝眸破幽】的深邃眸光,如同缓缓凝聚的虚空般深不可测。

    轰!

    秦墨身后的战环疯旋,一道虚影飞射而出,正是一具虚身在瞬息间凝成,钻入虚空,消失不见。

    而后,秦墨才是挥剑斩击,开天剑魂之力灌注剑身,一条龙形剑气在圣剑粗胚的表面环绕,继而轰然射出,横亘虚空,斩向那道光影。

    同一时间,在这道剑气激射的同时,虚身竟是从虚空中穿出,张开双臂,怀抱着这道剑气,使之威力进一步提升。

    一声轰鸣,整个平原似乎震动起来,一股宏大锋锐的剑气横空,驱走了空寂的剑气,横荡那种诡异的力量波动。

    下一刻,在两股可怕剑气的碰撞中,刺目的光辉肆意扩散,这里的天地之力也被横扫一空。

    那具光影挥剑连封,抵挡秦墨这一剑的威势,同时嘶吼不已,运转【无光寂一剑】的精髓奥义,要进行反击。

    咚!

    秦墨怒喝,一步踏出,无尽瑞彩翻腾,朝着前方盖压过去。

    【麒麟踏瑞】!

    时隔许久,自秦墨修为有成以来,对敌时他鲜少再用这门祖阵之技,因为不需要全力以赴就能战胜对手。

    =

    现在,再次施展【麒麟踏瑞】,整个天空都似乎纳入这一脚之下,其威势之强,堪比当初奕铭风从古墓中出世时的威力。

    神轿中,白仙子动容,她早知这少年很强大,预测过其战力,绝对在绝域巨无霸势力的核心弟子之上。

    却是想不到,这少年爆发真正战力,竟是如此可怕,若是没有【碧阙神轿】在手,她也没有任何胜算。

    一阵巨响中,那道光影在碰撞中不断暗淡,终是承受不住,被【麒麟踏瑞】生生踏得粉碎。

    “洛云王,多谢你的龙池引图,助我得到化龙池的造化。”在剑主光影粉碎前,秦墨传递出一股意念。

    随着剑主光影消散,这片平原再次恢复平静,秦墨伫剑而立,剧烈喘息,汗水已是渗透了全身。

    刚才的交锋很短暂,却是耗尽了他的全力,与剑主级的存在交锋,以秦墨如今的实力只能速战速决,若是无法奏效,就只有退走一途。

    “林兄的战力之强,当世年轻一辈恐是罕有人及。”白仙子轻叹道。

    秦墨则是摇头,他虽是击溃了剑主光影,却并非是战胜一位剑主级存在,这其中的差距根本不能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