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89章 问道水傀
    “这三个家伙……”秦墨脸色发黑,这三个同伴实是太损了,卖队友卖得这么顺溜。

    “师尊。”白仙子雪腻的颈脖泛红,她也是羞恼难当,她与这少年之间,根本不是那种关系,何曾被看光过身子,这师尊也太口没遮拦了。

    其实,白仙子也知道师尊的心思,能够经受化龙池磨砺的少年,其资质之强,比她只高不低,这样的绝世奇才自是能收入白泽宗最好不过。

    可是,白仙子却很理智,不愿如此,她对这少年是有好感,却远远没到那一步。

    “小子,我的宝贝徒弟乃是绝域第一美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是想死,还是想要这份美事。”炼护法浅笑,却是凤目含煞,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秦墨皱眉,对于这美妇的霸道不喜,若是他与白仙子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是会推诿的性子,自是会应承。但是,两人之间,根本算不得那回事,这美妇未免强人所难。

    “师姐,不要为难这小家伙。”

    那道水罡虚傀突然出现,四周罡力弥漫,瞬间将秦墨笼罩,与在场众强隔绝开来,“本座与这小家伙有些话说,不要来打扰。”

    船舱中,秦墨、水罡虚傀被一层水幕笼罩,看不见身影,便是气机也彻底消失了。

    不过,银澄等却是知道,秦墨还是在那里,只是被强大的禁制隔绝了。

    “哼!师妹也真是,本座这么做也是为了白泽宗好。”炼护法抿着红唇,转头看向白仙子,露出慈爱的笑容,开始哄起她的宝贝徒弟。

    银澄等同伴则是面面相觑,为秦墨有些担心,不清楚一位皇主级强者找上这少年,到底是福是祸。

    此时——

    秦墨却是进入一个奇妙的空间,那具水罡虚傀伫立在那里,身周有着一幕幕光影旋转,其中的景象无比神奇,有星辰坠落,有大地崩塌,也有万物复苏……,隐约间,还有悠扬的吟唱传来,如同是西域禅宗的祷文。

    这样的景象,使得秦墨心神俱震,他能从那些光影中感受到种种的气息,仿佛有生命在里面孕育。

    “这就是皇主境界,堪破了生死,能够随手开辟空间,唯有到了这一境界,才真正拥有破开界壁的战力。”青年神魂低语。

    秦墨很是震动,对于皇主境的力量,他并不算陌生,在万年古墓中,更是凭借那具斗战圣体的残魂,自身都拥有过更高境界的力量。

    但是,与一位真正的皇主境强者面对面,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那种气机太可怕了,有席卷天下之势。

    毫无疑问,这一层次的强者才是真正的巨擘,伫立在古幽大陆的最顶端,是绝巅的存在,哪怕是一具水罡虚傀,其风采也令人心折。

    “小家伙,你很不错。并不是绝域中的生灵,怎么进入龙坑的?”

    出乎意料,这具水罡虚傀态度很亲切,并未询问秦墨在龙坑中所得的造化,而是问起他的来历,如同是在话家常。

    这让秦墨更加不安,怎么都感觉像是在为白仙子物色伴侣,要打听清楚来龙去脉。

    不过,秦墨却是没有隐瞒什么,将来历一一道出,事实上,他也不觉得能隐瞒,以白泽宗的势力,只要在外界大陆打听一下,就能知晓他的来历。

    双方一问一答,气氛却是很融洽,秦墨莫名感觉,这位白泽宗的绝世高手若是本体在此,会是一位和蔼的长者。

    当然,从水罡虚傀的优雅举止中,可以想见其本体也是一位绝色佳人,比之炼护法丝毫不会逊色。

    “你姓秦,来自镇天国么?本座对那地方依稀有些印象,年轻时曾去过那里……”水罡虚傀呢喃,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随即,她话锋一转,问及秦墨是否婚配。

    “糟糕!该来的还是来了。”秦墨暗中叫苦,却是不假思索的点头,表示在外界已有数位红颜知己,感情甚笃。

    “哦?你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倒是风流的紧。”水罡虚傀轻笑,却是没有提及白仙子,也没有因为秦墨的风流而怪责什么。

    这情形,让秦墨感到奇怪,不明白这位强者找他密探的用意,难道只是话家常。

    气氛有些沉默,水罡虚傀则是紧接着开口:“将来若是有麻烦,可到白泽宗寻本座,会替你解决。”

    秦墨心头震动,这是皇主级强者的承诺,这份量未免太重了点,也让他更加迷惑,这个承诺是因为救下白仙子的回报么?

    可是,在内心深处,秦墨有种奇异的感觉,这位强者对他的态度,绝非是白仙子那么简单,仿佛这就是他的一位长者,让他不由自主的信任。

    这种感觉很奇特,秦墨只在几位至亲身上感受到过。

    随即,他抛开这些不必要的念头,想到机会难得,能够遇到一位皇主级强者,如何能放过请教的机会。

    “你这小家伙,倒是对武道很执着,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水罡虚傀失笑,却是没有拒绝,愿为秦墨解惑。

    秦墨迟疑了一下,也没有隐瞒,出于莫名的信任,将自身的种种疑惑一一询问。

    关于自身的种种底牌,秦墨有时会很疑惑,不知该选择哪一种,作为下一步的主要淬炼方向。青年神魂虽曾是天界大佬,但是,对于秦墨身上的情况,他也无法给出一个最合适的方向。

    “你这小家伙,还真是了不得,我师姐眼光一向很好,这一次也是一样,难怪那么迫切,想要将你拐进我白泽宗……”

    水罡虚傀很是吃惊,这少年不仅是斗战圣体,开启到第七层,且拥有极道剑魂,且是地脉阵道师,身上还有种种的底牌。

    须知,这些底牌的任何一种,放在任何一个武者身上,都是通往武道巅峰的钥匙,而这少年却尽数集于一身。

    “你身上的问题说复杂,是复杂至极,说简单,也是极其简单。”

    略一沉默,水罡虚傀就给出了答案,关于秦墨身上的种种底牌,都足以支撑其迈上武道巅峰,冲击皇主的境界。

    “你的目标,不是选择哪一种,而是淬炼己身,使之根基无比雄厚。这些底牌都太惊人,看起来想要融合几乎不可能,但是,一旦积累足够雄厚,未必没有融为一炉的可能……”

    水罡虚傀的见闻之深,可谓是难以测度,她告知秦墨,中古时代白泽宗就曾出现一位盖世奇才,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兼修宗门的五种盖世绝学,且都有所成,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纪录,也使得那位前辈陷入了迷惘,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最后,白泽宗那位前辈问鼎皇主境时,才恍然领悟,不该有彷徨,只要不断巩固武道根基,使之如滂泊大海一样辽阔,就有机会将五种盖世绝学融合在一起。

    这样的情况,真魔岭也曾出现过,就是【真魔玉指】的那位强者,虽是最后被暗算,但是,距离成功已经很接近了。

    “武主境界很特殊,一旦突破到这一境界,可以不断淬炼己身,使之根基不断雄厚。这样的积累可以没有上限,但是,也有着极大的弊端。”

    水罡虚傀谈及武主境界,对于世间绝大多数的生灵来说,这一境界是一个终点,想要突破几乎不可能。

    在武主境界,经历真罡之力淬炼后,武者肉身、神魂会发生蜕变,能够不断进行积累,使之实力不断壮大,这样的过程几乎没有尽头。

    但是,这样的积累,也使得突破更高境界的屏障越来越厚,若是积累的太厚,则会致使无法突破,难以冲击皇主境界。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与此前的境界截然不同,如何把握其中的平衡,是非常微妙的,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错失突破更高境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