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94章 震慑各方
    关于绝域龙坑中发生的种种,外界大陆并不知情,大陆五域的暗流中心,一直镇天国阵宗。

    这样的形势,实是让人难以想象,短短数年时间,一个小小的镇天国,竟能引动整个大陆的风云,实是始料未及的。

    不过,对于镇天国的人们来说,这段期间的日子并不好过,十大战城的各个势力都有如履薄冰之感,担心会遭到大陆各大势力的联手来袭,而落得国破家亡的下场。

    “奕师真的重伤在闭关吗?”

    “秦墨先生也在与安家那一战中受了重伤吗?”

    外界的种种流言,令得镇天国的众多强者也是战战兢兢,疑神疑鬼,许多强者甚至想起与安家一战中,秦墨仅是现身一战,就再未出现了。

    由此推测,说不定这位绝世天才在与圣剑天楼的交锋中,就已受了重伤,而成立阵宗的举动,只是疑兵之计,防止遭到更多势力的来袭。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在这种时候,镇天国的强者们也感到惊惶,面对这样的形势谁也无法保持镇定。

    轰!

    整个镇天国震动,地气涌动化为巨大阵纹,疯狂袭向深入镇天国的一些强者,将之纷纷击成重伤。

    “别在镇天国鬼鬼祟祟,若想求证什么,直接来冰焱峰。”奕铭风的声音响起,如同闷雷一样,在整个镇天国强者耳边回荡。

    一时间,镇天国内外诸多强者震撼,他们都感受到莫大的压迫,这一段期间不见,这位绝代阵道大师在阵道上似是又有精进。

    “哼,奕铭风,你只敢龟缩在冰焱峰,不敢出来见人吗?”

    有鬼族强者发声,出言讥讽,想要将奕铭风激出来,离开镇天国的地域。

    其余势力的强者们也是一样的心思,不管奕铭风重伤与否,谁也不愿在镇天国地域内,与这位绝世阵道师开战,战天城安家就是前车之鉴。

    “你等若是有什么不满,一起来冰焱峰就是,再敢擅入镇天国,全部都别想出去。”奕铭风淡淡回应,他的言辞一向很平和,却是展露森然杀机。

    鬼族各大势力皆是沉默,谁也不愿第一个站出来接话茬,奕铭风的阵道实是有鬼神莫测之威,若是执意与对手同归于尽,深入冰焱峰就是踏足一片死地。

    于是,在镇天国周围的探子们偃旗息鼓,都是纷纷撤出镇天国边境,不敢再踏足一步。

    不过,许多强者还是怀疑,奕铭风确是重伤,所以才避而不出,否则,不至于连面都不露一下。

    只是,谁也不愿做出头鸟,率先与镇天国开战,外界的形势一下子僵持了。

    “哼哼……,这帮家伙如果真的犯蠢,敢前去冰焱峰,那就可以一锅端了。”

    此时,秦墨等已是悄然离开冰焱峰,在镇天国边境观察,看着一队队探子队伍撤退,都是感到惋惜。

    凭奕师现今的阵道造诣,又持有天地阵盘,若是这些势力真敢大举来犯,深入西城,绝对是有去无回。

    可惜的是,有了圣剑天楼,安家的血的教训,其他势力再不敢冒险来犯。

    “呀呀呀……”

    小家伙挂在秦墨袖子上,手舞足蹈,似是也很想动手,将那些探子们教训一顿,让秦墨等哑然失笑。

    随即,秦墨等没有停留,他们要前往西域,与几个霸主级势力密议一下,是否愿意加入他们,一起讨伐鬼族。

    大陆五域之中,西域与鬼族的纷争由来已久,几乎每个大势力与鬼族都是死敌。

    追根溯源,镇天国与鬼族、骨族的争斗,也是因为处于两大地域的接壤之处,受到了波及所致。

    ……

    西域,刀谷。

    数年之后,秦墨重游这片区域,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这里奇花盛放,灵树成荫,散发着一片祥和气息,冲淡了原先的锋锐刀势。

    这样的景象,使得秦墨感到惊奇,上一次来此时,这里刀气冲天,仅是靠近刀谷,就能感受到一种刺痛的刀意。

    那种锋锐气势,乃是刀谷历代的强者精气神所聚,漫长时间积累下来,形成的独特气象。

    可是如今,这里祥和一片,若非仔细探查,难以感受到那种刀气的绝世锋芒。

    “源师伯上一次回来后,闭关百日,有所顿悟,就吩咐这般改造刀谷。以天地灵草树木,来冲淡本门的刀气,修炼时能够减少刀气的反噬。”

    因为是秘密前来,接待秦墨等的,乃是刀谷的一位长老,态度极其恭敬,讲述着这数年来,刀谷为何会有这般的变化。

    “源前辈的刀道又精进了,看来已是洞彻了突破武主的道路。”秦墨赞叹道,他如今的剑道也是无比精深,自是知晓源刀尊能够这样做,乃是又有突破了。

    观看整个刀谷的布置,秦墨颔首不已,这里的布置借鉴了冰焱峰的一些阵势,由源刀尊进行修改,形成了一个浑然天成的阵势,能够精萃刀气,聚集地气,实是绝妙的阵势。

    不过,在阵法方面,秦墨还是要胜过源刀尊许多,提出了一些修改的建议,皆是一针见血,能使得这片天然阵势效果倍增。

    “多谢墨先生提点。”刀谷这位长老连连鞠躬道谢,他暗叹不已,上一次秦墨前来刀谷,他还在暗中观察这年轻天才,赞叹年轻一代又出了一位奇才。

    想不到,短短数年过去,这少年已是一飞冲天,现在大陆五域各大势力,谈论当世年轻一辈,就无法绕开这个年轻人。

    现在,秦墨站在眼前,看起来就是一个清秀少年,没有一丝气机溢出,却让刀谷这位长老心惊肉跳,如同是面对刀谷的太上大长老。

    刀谷这位长老心中乱跳,已是明白秦墨如今的修为,怕是到了不可测度的层次,上一次与战天城安家交锋,外界就推测这年轻人的修为,怕是到了武尊境中后期。

    现在看来,怕是比外界传言更甚,这少年很可能已是踏足武尊之上的那个领域。

    “一直避而不出,是为了锋芒外露,被外界发现这一事实么?”刀谷长老暗颤,猜测这年轻人的来意,会来拜访源刀尊,怕是有大事要做。

    此时,秦墨问及好友江鹏京的近况,自从黑焱之灾临世,彼此匆匆见过之后,就未有重聚的机会。

    想及当初,与西域几位好友,在【跃龙台】上战斗之事,秦墨不禁有些唏嘘,算一算时间也不过数年而已,他却觉得已是过了很长时间,也是因为这数年来,经历的事情太多,才有这种错觉。

    “鹏京师侄正在进行本谷最严苛的试炼,不知何时能出来。”刀谷这位长老叹息,说起江鹏京的近况,这位老者也是有些唏嘘。

    自从黑焱之灾后,江鹏京就似变了一个人,原本修炼虽是勤奋,但是,那场大陆巨变后,却如着魔一样,疯狂修炼刀道。

    “同辈之中,出了太多的惊艳天才,让鹏京这小子感到太大的压力。”刀谷这位长老说着,瞅了瞅秦墨,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