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95章 同辈天才的压力
    秦墨一怔,旋即摇头苦笑,自是明白这位长老所指为何,在外界大陆中,同辈之中最杰出的天才,当属秦墨、萧雪晨,还有银澄、高矮子等稍年长的数位。

    不过,事实的情况则是,秦墨固然给同辈年轻天才带来巨大压力,但是,由于其战绩太过辉煌,自从黑焱之灾后,就已将之归于老一辈强者的行列,年轻一辈已是难兴起追赶之心。

    江鹏京的压力来源,乃是西域的同辈天才,还有曾经【跃龙台】上争雄的对手们。

    黑焱之灾后,西域的年轻天才皆是发奋,要攀登武道巅峰,拥有对抗大陆巨变的强大实力。

    墨林龙刀的单氏兄弟,还有也算是西域的简月玑,在这数年间,修为都是突飞猛进,纷纷冲击武圣境界成功,跻身西域绝顶强者的行列。

    江鹏京虽是进步神速,但是,与这些天才相比,却有些相形见绌,这数年来,无论他如何努力,再加上刀谷的雄厚资源,也徘徊在武王巅峰,难以破入圣者境界。

    “鹏京太执着了,反而会停滞在武王境界,很长时间无法突破。”秦墨皱眉,知晓这位好友的症结所在。

    以修为而论,江鹏京已是刷新了刀谷的纪录,如此年轻的武道王者,恐怕源刀尊在这个岁数也未达至这个境界。

    可是,与单氏兄弟,简月玑相比,江鹏京就被远远甩开了。如此造成的压力,确是可以想象的巨大。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容易产生心魔,武道王者境界,武者的武志固然重要,但是,一旦心境受到限制,很可能终生也无法突破。

    “唉……,这小子会有这样的压力,还有另一方面。”刀谷这位长老又是叹息。

    因为源刀尊与冰焱峰的亲近关系,刀谷受到秦墨的好处,实则也是最多的,再加上源刀尊的刀道造诣,几乎是西域最顶级的存在。

    有这样的良师,又有这样的机缘,却始终无法突破,这也是江鹏京压力越来越大的原因。

    秦墨无奈摇头,他已是明白,江鹏京是钻牛角尖了,实际的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

    以天资而论,江鹏京比之单氏兄弟是逊色一筹的,更是比不上刀骨圆满的简月玑。

    前两者单氏兄弟的天赋,乃是天生拥有类似不完全刀魄的体质,秦墨在剑道有成之后,细思与这两兄弟的过往,才发觉这一点。

    至于简月玑就不用说了,补全的刀骨乃是练刀的绝世天资,仅次于拥有刀魄的绝世奇才。

    这三人在刀道上的修炼,很可能到一个阶段时,因为某个契机会突然爆发,突飞猛进,比之前修炼更速。

    而黑焱之灾的降临,则正是这样的契机,使得这三人修为突飞猛进。

    倒不是说江鹏京比不上这三人,古往今来,一些武至巅峰的盖世强者,并非是天生这么超凡的资质,而是循序渐进,终是攀上了武道巅峰。

    “这是鹏京需要度过的壁障,若能破之,才能冲击武圣境界。”秦墨这般说道。

    刀谷这位长老颔首,也只能叹息,这样的告诫说给江鹏京是没用的,只能靠后者自己破除心中壁障。

    在刀谷深处,秦墨等见到了源刀尊,还有刀谷的谷主,以及太上大长老。

    “你小子……”源刀尊瞪目,而后苦笑摇头:“真是了不得!竟然……”

    从秦墨身上,源刀尊竟是察觉不到一丝气息,却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显然,这少年的修为之高,已是到了令他难以测度的程度。

    上一次,阵宗成立仪式上,源刀尊曾与秦墨相见,那时就已知晓,这少年的修为已是到了武尊中后期,但是,却依然能够察觉出修为的深浅。

    这一段时间,源刀尊的刀道又了大突破,自信武主之境可期,本来与秦墨相见,他还有些欣慰,终是有点长辈的样子,能够压这少年一头。

    却不曾想,这一见面,反而已是看不透秦墨的深浅。

    “墨先生确是当世奇才,才如此年纪,就达到了这一步,唉……”

    开口说话的白发老者,乃是刀谷的太上大长老,一直闭关不出,因为秦墨的悄然来访,才来相见,想看看在外面搅动风云的少年奇才到底是什么模样。

    在场之中,也只有刀谷太上大长老是武主境界,能够看出秦墨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刀谷谷主动容,太上大长老这般盛誉,显然已是透露出,这少年的修为就算没有达到武主境界,也是非常接近了。

    这少年才多大,年龄不过二十而已,就已是武至主境,岂非是刷新了古幽大陆数个纪元来的纪录?

    想及此,刀谷谷主也是有了一样的心思,认为秦墨之所以避而不出,是不想被人看出修为深浅。年不过二十的武主境强者,若是传出去,恐怕阵宗的敌对势力再也坐不住了,会采用玉石俱焚的手段,与阵宗决一死战。

    “源前辈,你别笑话我了。没有你当初的栽培,我也没有今日的成就。”秦墨微笑道,丝毫没有自傲之意。

    他能有如今的成就,除去自身的拼命修炼外,与这些可敬长者的提携也是分不开的。

    这时候,银澄化身“羽先生”上前,呈上带给源刀尊的礼物。一直以来,这狐狸多次受到源刀尊的提点,对于这位长者很尊敬。

    “好。你们这几个小家伙,倒是有心。”源刀尊看着礼盒,本来想婉拒,彼此之间关系匪浅,没必要这么见外。

    刀谷谷主,刀谷太上大长老也是一样的意思,今时不同往日,秦墨等执晚辈礼仪前来,他们可不能依仗着长辈的态度,而是要以平辈待之,这礼物不收为好。

    可是,看到礼盒中的一盒子铸刀神料时,在场数位刀谷大高手脸色都变了,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一盒铸器神料,乃是出自龙坑,是外界难以寻到的稀世之宝。以价值而论,虽算不上是圣级,但是,因为外界根本没有,则是有价无市,比圣级神料还要珍贵。

    顿时,刀谷谷主、刀谷太上大长老都忸怩起来,他们哪里还想拒绝,恨不得从源刀尊手中抢过盒子,据为己有。

    源刀尊也是动容,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这份重礼。

    “你们这次过来,应该不是单单拜访我这么简单,有什么事说吧。”源刀尊开口,他智慧通达,自是很清楚,秦墨等当面送这样的重礼,绝不是单单对他个人,而是对整个刀谷有所求。

    秦墨没有说什么,只是取出那张地图,交于源刀尊等观看。

    “这是……”

    刀谷谷主等脸色再变,看清这张地图所指的位置,他们就明白了秦墨的来意,这是要对鬼族的重地下手。

    源刀尊目光泛冷,一向平静的眸光流露仇恨,他与鬼族之间的仇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事实上,在西域霸主级势力中,与鬼族仇怨最深的,正是西域刀谷,从数个纪元前,这一势力的崛起之路,就是与鬼族血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