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598章 昔日旧怨
    鬼鹤王?!

    随着银澄一提醒,秦墨立时反应过来,记起了这头鬼鹤的来历,难怪他一时想不起来,因为与这头鬼鹤的本体是第一次相见。

    当初在西城,秦墨还很弱小的时候,这头鬼鹤王的分身降临,破坏西城试炼,大闹羿帅的寿宴,后来被击溃,也算是结下了仇怨。

    不过,随后秦墨修为突飞猛进,很快就跻身王者境,鬼鹤王也威胁不了他。且在之后,他经历种种风波,修为也是不断精进,又如何会想起找一个鬼王的麻烦。

    狐狸则不同,它一向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对于敌人记得异常清晰,一眼就认出了鬼鹤王。

    “奇怪?!本王今日为何会心神不宁?”

    半空中,鬼鹤王一阵心悸,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是武道王者对于祸事的预感,非常敏锐。

    不过,他旋即就自嘲,否决了这样的预感,嘲笑自己这几年实是太谨小慎微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数年前,秦墨加入天宗青莲山的消息传来,就将鬼鹤王吓得屁滚尿流。

    在那之前,鬼鹤王还时常思量,该何时杀入西城,将千元宗那少年一巴掌捏死。因为,当初大闹西城的时候,鬼鹤王就察觉到秦墨的威胁,这样的少年一旦成长起来,会比羿武狂可怕的多,一旦跻身圣者境界来寻仇,他的下场会很惨。

    只是,思量归思量,鬼鹤王却并不急着动手,当初那少年才多大,不过弱冠而已,想要跻身武道王者,没有个三五十年也无法达成。

    事实上,鬼鹤王早就盘算过袭杀的计划,就是在秦墨跻身天境,或是王者境壁障时,伺机一举击杀,让这年轻奇才陨落。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样的计划尚未酝酿成熟,就传来这少年接连突破,在大陆上开创种种传奇战绩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让鬼鹤王坐不住了,决定尽快下手。

    也因此,在秦墨加入青莲山之前,由于羿武狂突破王者境的风波中,其中数位武道王者围攻西城,其中有一半就是鬼鹤王唆使的。

    并且,当时鬼鹤王也到场了,却来得不是本体,而是其千辛万苦炼制的一具鬼灵战傀,足以以假乱真。

    那一场风波后,鬼鹤王彻底的怂了,知晓若是其行踪被发现,必定难逃秦墨的追杀。

    此后,那少年在黑焱之灾中大放异彩,跻身当世绝顶强者行列,战力堪比武尊。

    这样的消息,差点将鬼鹤王吓破了胆,想出了保命之法,就是投身鬼族大统领,担任这里的一名园丁,虽是难以离开此地,却是能够保住性命。

    不久前,阵宗成立的消息传来,更是让鬼鹤王头皮发麻,当年的那少年竟成长到这个地步,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拼尽一切将这少年扼杀在摇篮中。

    鬼鹤王心中咬牙切齿,若是一切可以重来,他发誓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要将一切威胁全部灭杀。

    “没事。好死不如赖活着,那小子如今树敌太多,说不定哪天就毙命了,本王就能离开,重获自由。”鬼鹤王心中盘算着。

    正在这时,四周场景变幻,鬼鹤王陷入一个奇异的场域中。

    “怎么回事?这是幻阵,谁暗中偷袭本王,想对鬼首岭不利吗?若是被鬼族大统领知晓,你们难逃一死。”

    鬼鹤王惊怒,立时喝道,却是声色俱厉。

    他也是活了很长时间的鬼族,自是知晓陷入极其可怕的幻阵中,周围的鬼禽对他的失踪视而不见,显是也被幻阵迷惑了。

    这样的幻阵很可怕,超出鬼鹤王的想象,他清楚绝非下手者的对手。

    随即,鬼鹤王神情凝滞,无比惊恐,他面前站着一群强者,为首的正是秦墨,那个令他寝食难安的可怕人族天才。

    “鬼鹤王,许久不见,想不到你躲在这里。”秦墨平静开口,仿佛与一个久别重逢的旧识交谈。

    “你……”鬼鹤王惊怒交加,当即身躯一震,周围化为一团鬼雾,朝着外面冲去。

    这团鬼雾不断扩大,迅速蔓延至整个场域,寻找任何一处缝隙,试图钻出去。

    这是鬼鹤王保命的绝技之一,也是他修炼多年,却一直未曾展现的最强保命手段。只要一缕鬼雾逃遁出去,他就能够借此重新化出本体,若是不知晓这门绝技的秘密,等于是拥有不死之身。

    可是,下一刻,鬼鹤王却是惨叫,化出的鬼雾燃烧起来,竟是银澄施展【妖族圣火】,形成的一层场域。

    “鬼鹤王,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银澄龇牙,冷冷注视着鬼鹤王。

    秦墨则是弹指,一道剑气激射而出,化为一张剑网,瞬间将整团鬼雾收入其中,任凭鬼鹤王如何挣扎,也是无法从剑网中逃出。

    “墨先生,饶命!”鬼鹤王立时怂了,连声求饶,“小的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鬼王,如何能与您相提并论,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小的吧。”

    鬼鹤王一边求饶,心中则是吓得魂飞魄散,从刹那的接触中,他已是察觉到,秦墨此时的修为之深,比传闻还要厉害许多。

    难道短短的时间,这少年又突破了,迈过了那层壁障!?

    想及此,鬼鹤王浑身泛冷,这少年实是一头怪物,这样的成长速度太惊人了。也同时,他想到这段时间的传闻,这少年哪里是重伤闭关,根本是在为了冲击更高的境界而闭关。

    面对鬼鹤王的苦苦求饶,源刀尊、刀谷太上大长老根本没有好脸色,刀谷与鬼族仇恨似海,对任何鬼族都是死敌,何况是作恶多端的鬼鹤王。

    “鬼首岭最深处如何进去,你说出门径,我会考虑留你一条性命。”秦墨这般开口。

    突然,银澄施展妖族圣火,困住鬼鹤王,冷笑道:“想趁机传音,以为本狐大人的阵法是摆设吗?”

    狐狸一直关注四周,立时就注意到鬼鹤王的小动作,当即用圣火彻底困住这头鬼鹤。

    “不,不……”鬼鹤王尖叫,嘶声求饶,却是被妖族圣火焚烧殆尽,其记忆亦被这狐狸所摄取。

    鬼鹤王惨叫声依旧不绝,他终究只是一个鬼王,与秦墨等如此相差的层次太远。本以为平素神不知不鬼不觉的的特殊传音之技,却是瞒不过在场任何一个强者的六识。

    “这头鬼鹤,确实死性不改。”

    秦墨目露冷意,屈指弹动,剑意运转,将这头鬼鹤的残余鬼气全部磨灭,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旁边,银澄看过鬼鹤王神魂中的记忆,而后冷笑起来,鬼族生性阴诡,鬼族大统领也是如此,鬼首岭深处的通道,竟是在园圃中一棵鬼树的树腹中。

    寻找到入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有银澄、秦墨开路,又有胡三爷的幻术,鬼族根本难以发觉他们的踪迹。

    不过,在打开鬼树的入口之前,秦墨等在这片园圃中埋下了一半的【破魇雷】,布置了重重的后手。

    “也不知鬼族那些家伙会很倒霉,若是从这里进出,下场会很凄惨。”银澄眯着眼,笑了起来。

    随即,秦墨一行便打开鬼树入口,悄无声息的进入其中。

    入口处,有淡淡的香气传来,令人闻之有心旷神怡之感,同时,也有流水声响起,如鼓瑟琴箫齐鸣,说不出的悦耳。

    在鬼首岭中,会闻到这样的香气,听到这样的流水声,着实是奇怪的事情。

    “不好!?”青年神魂的声音响起,罕有的有着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