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650章 修罗狂兽
    巨墙中出现的身影,赫然是一头巨兽,身躯如神铁浇铸而成,其毛皮闪烁光焰,生有一对牛角,散发着是无比狂暴的杀气。

    “修罗界的武主级狂兽!?”

    有强者尖锐叫着,道出这头巨兽的来历,狂兽是修罗界的一类凶兽,生性残暴,且战力无比惊人,高阶狂兽都拥有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的可怕实力。

    也即是说,一头武主境狂兽的战力,至少相当于半步皇主的层次,这样一头凶兽冲出来,在场众强者都无幸理。

    一时间,在场众强者纷纷疾退,不敢与这头凶兽照面。

    然而,这头凶兽身影并未冲出,撞在巨墙上,如同是撞在坚不可摧的牢笼上,而后一声低吼,身形迅速消失不见。

    “彻底实质化的修罗界凶兽,这是多么可怕的修罗杀念!”

    一众强者反应过来,这并非是实体,而是一股修罗杀念所化,被那年轻武者的力量激发,才是显现出来。

    此人是谁?!

    引发彻底实质化的修罗界凶兽,这种事情前所未有。

    一双双目光投注过来,直刺秦墨,想要将这年轻人看透,认清此人的来历。

    不远处,烈烁荣目瞪口呆,颇受打击,本以为分开一段时间,自身实力精进如斯,与这少年的差距应是拉近了不少。

    却是想不到,秦墨一行的实力提升速度,远远将烈烁荣抛到后面。

    “这个家伙将来,说不定会改变绝域的格局。”烈烁荣心中暗道。

    秦墨则是很平静,缓步退了回来,对于周遭的目光视若无睹,他刚才也一直在关注众强者,却是没有发现可疑的身影,洛云王并未就此露出一丝马脚。

    不过,秦墨则是相信,以洛云王以往的行事风格,必定会进入修罗之墙,攫取那里的机缘。

    正在这时——

    【碧阙神轿】中,白仙子开口,邀请秦墨到轿中一叙,趁着修罗之墙尚未开启,一起探讨一下武道。

    顿时,周遭众强者的目光凌厉起来,紧盯着秦墨的脊背,那些目光如刀子一样锋利,让后者后背一阵发凉。

    一些青年强者眼中跳动杀意,在绝域年轻一辈中,白仙子乃是所有青年强者的理想伴侣,无论是天资,容貌,还是家世,背景等等各方面,都是无与伦比,其他女子根本没有可比性。

    可以说,除非是对女人没兴趣的雄性,才会对白仙子不抱有幻想。

    现在,这样一个年轻强者却受邀,得以进入【碧阙神轿】,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若是这年轻武者并不出色,或许不会引起这么多敌视,偏偏刚才修罗之墙的动静这么大,白仙子现在相邀,分明是有垂青之意。

    “哼!天赋绝世,潜力无穷又如何?越是天才,不懂得收敛,越容易夭折。”有人冷笑,言语透着寒意。

    “一块未雕琢完成的美玉,就这样现世,很容易在彻底绽放光辉前,就被折断的。”有强者低语,很隐晦,却是有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不远处,金轮女子盯视着【碧阙神轿】,美眸连闪,泛着莫名的意味。

    ……

    【碧阙神轿】中,秦墨则是摇头,注视着面前的倾城佳人,神情颇是无奈,他知晓这是白仙子有意为之。

    “你这般举动,我会很麻烦啊!”秦墨皱眉,却是并不怎么在意。

    “墨兄若是怕麻烦,其实可以拒绝。”白仙子则是轻笑,眸中有着惊异。

    事实上,她提出这样的邀请,也只是一是兴致所至,想要捉弄一下这少年。按照白仙子的想法,这少年十有八九会拒绝,因为在龙坑中种种,表明这少年很谨慎,虽不怕麻烦,却也不愿招惹麻烦。

    却是想不到,秦墨竟是应允,就这样上轿了,反而让白仙子有些措不及防。

    秦墨笑了笑,六识探查窗外,淡淡道:“就算拒绝了,也会有不少麻烦。既然都有麻烦,多一些少一些都无所谓。我也正想趁此看看,洛云王由此会泄露一丝气息,想不到这家伙还是隐忍,看来当初去白泽宗提亲,并非是垂涎白仙子的绝世美颜。”

    “你……”

    白仙子瞪着美眸,她倒不是吃惊秦墨的算计,而是惊讶于这少年的行事,与龙坑中相比,秦墨行事明显有所不同。

    嗡!

    娇躯微动,如水纹般的涟漪荡漾开来,围绕在秦墨身周,后者不禁一愣,也没有在意,任由白仙子施展功法来探查自身的虚实。

    “墨兄,你完成了真罡淬体,真正踏足武主境界。”

    玄功探查的结果,令得白仙子娇躯微颤,这少年体内真罡弥漫,如同深不可测的汪洋,分明是真正踏足武主境的征兆。

    这实是出乎白仙子预料,一起经历龙坑的历险,她很清楚秦墨的积累有多雄厚,也正因此,想要完成真罡淬体,真正踏足武主境,则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最短也要十年的光阴才对。

    现在,秦墨不仅踏足武主境,并且,白仙子还察觉到,这少年体内有数种可怕的力量,令她感到致命的威胁。

    即便拥有【碧阙神轿】,白仙子则有预感,若是真正交手,她毫无胜算可言。

    “白儿,你已掌握神轿六成的威力,此次绝域坟场之行,年轻一辈应是无人可敌。尽可放手施为……”

    这是离开宗门前,师尊对她说的话,白仙子本来也这么认为。

    绝代武主?!

    甚至,凌驾于绝代武主之上的超凡战力么……

    想到秦墨这一行,白仙子随即明白,这少年行事为何变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修为达到这一层次,自是应有这番气魄。

    “墨兄,若是我遇到困境,你可要相助哦。”白仙子轻笑,这般说道。

    秦墨一愣,点头应允,彼此是并肩作战的关系,若是有困难,怎会旁观。

    随即,白仙子说起修罗之墙中的情形,与冥墙中截然不同,在修罗之墙中想要获得机缘,并非是纯靠战力。

    “关于七界之墙中的种种,宗门中是没有记载的,据说其中的种种,涉及到【六道轮回】之门,若是记载下来会遭来厄难。宗门师长只是暗示过一些秘密……”

    白仙子说及七界之墙的秘密,传说这七座巨墙的铸造,与六道轮回的门户一样,建成之后有着神秘的力量。

    世间关于六道轮回的门户,一直都没有记载,只是口口相述,因为若是记载会惹来不详,七界之墙也是一样。

    关于修罗之墙,白泽宗的师长提及,这里面蕴藏的秘宝,远远超过冥墙之中,但是,如何能够带走,却是无法施诸武力。

    在白泽宗,曾有一位先辈进入修罗之墙,其天赋、实力在那支队伍中都是中等,却带回了最珍贵的宝物。

    “不能凭战力争夺?难道是要通过什么关隘?”秦墨想到这个可能。

    白仙子摇头,对此也不知情,她的想法与秦墨相似,但是,宗门师长却是否定了这个猜测。

    “不用猜想这些。等到进入修罗之墙后,自然就会分晓。”秦墨没有纠结这些。

    与此同时。

    四周的众多青年强者则是怒火冲天,他们一直在计算时间,那年轻强者进入【碧阙神轿】,已是超过千息的时间,竟还没有出来,难道真的得到白仙子的青睐?

    猛然,修罗之墙震动,墙壁外的浓烈杀气开始消散,巨墙上泛起一圈圈涟漪,进入修罗之墙的时间到了。

    此时,巨墙之上,一道道光辉亮起,投射向墙外的众强者,与其身上的印记相互呼应。

    “咦?这样进入修罗之墙么?倒是方便。”银澄嘀咕一声,只觉身上一道印记亮起,随即便消失不见,被吸入修罗之墙中。

    嗖嗖嗖……

    在场的强者们一个个消失,都是之前获得认可的武者,至于那些未被认可的武者们,则是伫立原地,流露懊恼遗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