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671章 七重剑域
    无边草原上,风势如罡,宛如飓风一样席卷这片地域。

    在这样的风势之下,即使是武主境的强者,六识也达不到平时的四成。

    这样的环境,乃是最适合进行暗杀行动。

    何况,从兽界之墙通道中离开的刹那,武者的六识更是最弱的时候,剑罡虚傀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当即出手。

    狂风之中,一道无形身影疾射,如无形魍魉袭向目标。

    这一刻的剑罡虚傀,整个身躯都化为无形之剑,将凌厉剑意收敛到几近虚无,务求一击必杀。

    对于剑罡虚傀来说,这一次的袭杀,配合这样的环境,已是近乎完美。

    若是在修罗之墙中,袭杀秦墨的成功率,或许只有不到六成,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剑罡虚傀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能将这可怕少年斩杀。

    嗡!

    一刹那,无形剑意已是袭至,这片区域的狂风为之停滞,四周的空间都是凝固了,形成一个可怕的剑域。

    同时,远处的洛云王也动了,身形一动,如一个吞噬光芒的黑洞袭来,紧随而来的是一道幽暗的剑光,正是无光窟的绝世剑技无光剑势。

    仅是眨眼间,一个必死的暗杀之局已是形成,面对这样的杀局,如今的古幽大陆上,武主境强者可以说是无人能撑到一个呼吸之后。

    “嗯?”

    秦墨抬头,似是才发现这样的绝杀之势,身形不动,似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砰!

    两道绝杀剑势侵袭而至,在秦墨身前半尺处,却是难以寸进。

    在后者身周,有一层光晕流转,如混混沌沌的光华,没有一丝气机溢出,挡住了这绝杀之局。

    这一层光晕,仿佛一层薄薄的甲胄,却是坚不可摧,连秒杀武主的剑势也能轻易抵挡。

    而对于秦墨来说,却是肉身的一种本能反应,甚至没有运转力量,就自然形成了这一层甲胄光晕。

    这是肉身飞跃之后,其体内庞大气血之力,借助斗战圣体形成的一种防御,远远超过武主的真罡护体。

    “你……,就是洛云王?”

    秦墨目光一动,看向那幽暗身影,一眼洞穿了其真面目,看到一个面容俊逸,却眼眸狠厉如狼的青年。

    一瞬间,秦墨就是明白,这是银澄、高矮子一直以来的死敌,无光窟的洛云王。

    另一边,以绝杀剑势偷袭的剑形身影,则是剑罡虚傀。

    在此之前,秦墨一直在想,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找到洛云王的行踪。

    却是没有想到,对方一直在等他,施展绝杀一击。

    这样的绝杀之局,若是在进入兽界之墙前,还真有几分危险,秦墨没有把握毫发无伤的避开。

    不过现在,修炼象鬃族的祭体祷文大成后,对方联手之势,也难以破开秦墨的肉身本能防御。

    “怎么可能?”

    “这小子如何挡住的?”

    洛云王、剑罡虚傀皆是难以置信,双方联手的杀局,就算是绝代武主也会被瞬杀。

    要知道,剑罡虚傀全力发挥的威力,就算是一代剑主也要逊色几分。何况是占尽天时地利,以暗杀手段袭击,皇主之下的强者根本无法抵挡。

    再加上洛云王全力袭杀,这样的杀局,当今古幽大陆的年轻一辈,根本无人能够逃脱。

    然而,面前的少年却是挡住了,甚至身形都没有动过。

    刹那间,剑罡虚傀就做出判断:“主人!?快退,此子不可敌!”

    洛云王已是撤剑,他也感到强烈的不详,当即选择飞遁离开。

    “想走?”

    秦墨身形一动,正欲追出,却是漫天剑势在面前乍现,剑光如潮,形成一重重剑域将他湮没。

    顷刻间,七重剑域迭现,形成飓风般可怕的剑势,将这片空间都是撕裂。

    这样的七重剑域,正是剑罡虚傀的杀手锏,也是远超一代剑主的恐怖杀招。

    这样的招式,若是换成其他剑客,单是凝成两重剑域,都难以掌控双重剑域之间的平衡,极容易被反噬身陨。

    自古以来,能够同时施展三重剑域的剑客,几乎是从未听闻,更不要说七重剑域同现。

    唯有剑罡虚傀,并非是血肉之躯,能够将重重剑域之间的力量达到一个平衡,爆发出恐怖的威力。

    “嗯?七重剑域,竟有这样的招式?”

    目睹剑罡化为飓风,秦墨动容,震惊于这样的剑技,却是神情平静,手掌抬起,劈了出去。

    叮叮叮……

    激烈的碰撞声迭起,秦墨手掌代剑,挥斩而出,与剑罡飓风碰撞在一起,竟是将一重重剑域撕裂。

    这情景,令得剑罡虚傀骇然失色,这少年竟以肉掌与七重剑域碰撞,且将重重剑域破解,这肉身也太变态了。

    “主人,快点离去!?”剑罡虚傀急呼,催促洛云王逃离。

    远处,洛云王早已飞掠而去,当秦墨以手掌硬撼七重剑域,这情景就让他头皮发麻,心中凉了一大截。

    毫无疑问,秦墨在兽界之墙的通道中,又有了惊人的突破,实力远超想象,根本不是武主境能够抗衡了。

    逃!?

    这个时候,洛云王做出了决断,再不管剑罡虚傀,朝着这片草原的尽头狂奔而去。

    轰!

    天空中,响起一声咆哮,如同雷霆炸裂,震动了整个草原的空间。

    一道霸道无匹的光柱冲出,瞬间冲垮了七重剑域,且余劲不消,朝着洛云王的方向疾追而去。

    “敢在本熊大人的地盘肆意妄为,找死!”

    战熊兽灵愤怒咆哮,从虚空中显出身形,恐怖气势席卷这片天地。

    四周,无论远近,所有生灵感受到这股气势,皆是不由自主的匍匐在地,被恐怖气息压迫的动弹不得。

    “这力量超越了皇主层次?是兽界之墙的巅峰存在吗?”

    洛云王心中惊骇,当机立断,取出一件件防御宝具,抵挡在身周,来替他承受这样恐怖威压。

    咔嚓、咔嚓……

    一瞬间,这些宝具已是出现裂痕,被恐怖力量碾压成齑粉。

    而趁着这个空隙,洛云王低吼,不断喷血,其身躯则是涌现幽深光辉,如同一个幽深无光的漩涡,生生挤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眨眼间,洛云王已是没了踪影,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哼!”

    远处,战熊兽灵显形,依然是中年人的模样,怒哼道:“【幽霜吞日诀】的遁技,耗费十年寿命遁走,倒是果决的很。”

    转头望去,秦墨已是制住剑罡虚傀,金童也是从虚空中闪出,朝着这边飞掠而来。

    刚才,秦墨从通道中出来时,战熊兽灵、金童则是落在后面。

    后两者都是古老存在,有一些秘密要交流,所以未能同时出现,却是想不到,就发生了这样的暗杀之局。

    “人族小先生,本熊大人疏忽了,让你在这里遭到暗杀。失礼了!”战熊兽灵歉然道。

    对于这场暗杀,战熊兽灵非常愤怒,诚然无论是剑罡虚傀,还是洛云王,两者联手也无法对秦墨构成威胁。

    但是,在兽界之墙的地域,进行这场暗杀,这是对战熊兽灵的侮辱。

    “前辈毋须如此,逃遁的那家伙不足为虑,我到时会亲自解决。”秦墨拱手说道。

    关于洛云王的恩怨,他不希望借战熊兽灵之手,事实上,这场恩怨由狐狸、高矮子亲手解决最合适。

    战熊兽灵点头,它也不准备出手,以它的身份,实力,根本不屑于对一个人族小辈再出手第二次。

    正在这时,战熊兽灵皱眉,看向近乎瘫痪的剑罡虚傀,露出惊异之色。

    “这剑罡虚傀,是曾经的一名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