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00章 先祖遗产
    画中的【至音玉璧】,其中一面金鼓稍稍有些不同,按照画中所示,似是刚制成不久,而【至音玉璧】其他部位的乐器,则是相当老旧。

    经由五彩小猫咪一提醒,秦墨、银澄也是注意到这点,一人一狐交换眼神,充满了惊奇。

    对于【至音玉璧】,一人一狐都研究过许久的奥义,这件至宝的每一部分都非常清楚,秦墨还陪着奕师,修复了许多残缺之处,可谓是对这件至宝的每一个乐器都了如指掌。

    “【至音玉璧】上的这面金鼓,与其他部位是一样的,是同一年代制成的,不会相差太远的年岁。”秦墨肯定说道。

    “若是同一年代制成,这画中的金鼓却是不同,十有八九是提示后来者……”

    银澄目光闪烁,话未说完,则是身形一动,已是窜了出去,朝着宗门深处,放置【至音玉璧】的所在而去。

    这个贪婪的狐狸!?

    秦墨咒骂一声,也是飞掠而起,直追银澄而去。

    一人一狐都是绝顶聪明之辈,一瞬间就猜出,【至音玉璧】那个部位的金鼓,极可能留有玄奥,很可能是惊世的典籍或是宝物。

    相比秦墨,银澄则是反应得更快,因为它很清楚,能够留下血脉遗训的强者,至少都是武尊级的修为,很可能是武主境的盖世强者。

    并且,既是存留在【至音玉璧】中的秘密,则很可能牵涉到一件大陆级神器的下落,让这狐狸如何不动心。

    砰砰砰……

    虚空中一道道孔雀光翎纷飞,狐狸一边飞掠,一边施展【大梦孔雀翎】,阻止秦墨的追赶。

    “小子。你就别追了,本狐大人先瞧一瞧是什么宝物,若是没用的,自会还给你。”银澄怪叫着传音。

    后方,秦墨磨了磨牙,他倒不是追不上这狐狸,而是因为在宗门内部,若是全力追赶,难免会破坏这里的禁制,为宗门带来大麻烦。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如电疾掠,片刻之后,已是来到宗门最深处,放置【至音玉璧】的那处石府中。

    叮叮叮……

    咚咚咚……

    石府深处,不时有悦耳之音传出,【至音玉璧】在自鸣,似是在欢迎秦墨、狐狸的到来。

    “就是那面金鼓吗?”

    银澄率先来到,盯着【至音玉璧】的一面金鼓,已是窜起,要抢夺到手中。

    凭这狐狸如今的修为,【至音玉璧】的防御根本不起作用,这件宝物终究不完整,就算经过修复,品阶却是连圣器都算不上。

    然而,就在这时,【至音玉璧】上光霞闪烁,缕缕朦胧雾霭涌现,包裹着那面金鼓,如同流转着一层幽幽光晕。

    下一刻,狐狸却是扑了一个空,爪子透过那面金鼓,竟是探入虚空之中。

    “啊……,疼死本狐大人了!?”

    银澄随即惨叫,飞速后撤,它的爪子呈一片焦黑,似是被某种炽烈火焰灼烧过一样。

    此时,秦墨已是赶至,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是吃了一惊,拥有双色妖火的九尾狐,竟是被莫名火焰灼伤,这事情有些骇人听闻。

    前方,【至音玉璧】上那面金鼓若隐若现,其表面包裹的光霞很神秘,透着一股子森寂的意味。

    “疼死本狐大人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禁制!?”银澄一直呼疼,它的爪子在缓慢愈合,灼伤之处正在渐渐消失,并未受到太大的损伤。

    饶是如此,这狐狸还是吃惊不小,灼伤处的焰力很古怪,凭它的力量也无法一瞬间清除。

    就在这时,那面金鼓之上,缕缕光霞开始汇聚,其中有一抹森白身影浮现,那是一缕残影,却是身形婀娜,森白火焰凝为衣裙,散发着绝代风华。

    咝……

    银澄倒吸一口凉气,身形连退,已是退至洞府入口处,准备随时逃脱。

    至于跟过来的五彩小猫咪,小龙崽也是一阵惊呼,躲到了秦墨身后,不敢正面凝视这抹森白身影。

    那森白火焰中散发的气息,即便是纯血的神兽幼崽,也是感到畏惧,不敢靠近。

    “这是……,雪行师姐留下的印记!”秦墨目光一凝,震惊之后,旋即则是了然。

    黎枫雪行的真身乃是骨族骨后,一方大族的巅峰存在,在千元宗潜伏那么多年,只为研究【至音玉璧】,凭骨后的眼力,又怎会发现不了这面金鼓的异常之处。

    “墨师弟,想不到短短的时间,你就发现了【至音玉璧】的这个秘密。”森白倩影中,传出一道冰冷悦耳的声音,正是骨后。

    秦墨等惊异不定,这道森白光影气息莫测,也分不清是骨后留下的印记,还是她的一具投影。若是后者,则要万分小心,骨族的这位掌控者实力莫测,却是当世公认的最强者之一。

    随即,森白光影自身给出了答案,她是一道印记,并非是骨后的力量投影。

    听着森白光影的讲述,秦墨等才明白过来,在千元宗潜伏期间,骨后很早就发现了这面金鼓的异常之处,却是没有强行打开。

    因为,她分辨出来,这是血脉遗训的封印,凭她的力量自是可以强行破除,却难免会破坏其中的东西。

    尤其,后来秦墨加入千元宗,骨后则是发现,这道封印与秦墨有关,就将这个答案交由秦墨来开启。

    “这道印记存在的时间只有十年,若是十年之内,墨师弟你还无法开启血脉遗训。我自会返回千元宗,将这面金鼓破开。现在看来,这个答案还是由你来开启,我也想看一看,里面封存了什么秘密……”

    说话间,这道森白光影消散,那面金鼓恢复了正常。

    “丫的,明明是本狐大人先来的,你师姐还真照顾你。”银澄不乐意的嘀咕,却是慑于骨后的威势,不敢上前抢夺。

    秦墨沉默,盯着这面金鼓,仔细端详,与其他金鼓、玉锣等乐器不同,这面金鼓确实有着一丝异常,其表面的纹路很神秘,透着一种奇异的气息。

    体内深处,有一丝莫名的气机震动,与这面金鼓相互呼应,秦墨很清楚,这是血脉遗训的共鸣之力。

    呼!

    秦墨手掌探出,触碰到金鼓时,鼓面竟如涟漪般荡开,他的手掌径直探入,碰触到水纹般的液体。

    “这是……”

    手掌一动,秦墨产生异样的触感,这并非是液体,而是一团思绪,被封存在金鼓中,因为血脉之间的联系,他才能触碰到。

    “墨师弟,是你先辈留下的思绪么?看来果是没错了,仔细找寻一下,若是有关于骨族的秘密。将来便到我的领地,告知我详情吧,算是我为你保有祖先遗产的酬劳。”骨后的声音响起,而后渐渐消失。

    这时,那团思绪炸开,化为一股股庞大的记忆,沿着秦墨的手掌,冲入他体内,在其脑海中回荡。

    一瞬间,一幅幅画面在眼前浮现,如同是走马观花,将千年之前,一段段景象重现。

    “这……,是我秦家的先祖!?”

    秦墨心中震动,看到那段记忆中,一个青年男子的模样,与他竟有几分相似。

    不过,这段记忆的起始,却不是在西翎战城,也不是在镇天国,而是在西域边境的一处秘境,那里正在爆发一场激战,这个青年男子碰巧经过,适逢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