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29章 神秘敌人
    两股恐怖力量凝聚,从两个不同的方向疯狂袭来,其溢出的力量波动,已是开始瓦解空间,无比惊人!

    “哼!看本大爷【荒龙钺】的威力!”高矮子双目泛红,迈步上前,准备彻底开启镇族神器的力量。

    秦墨也是神情冷漠,也迈前一步,身上气势又开始攀升,准备动用【开天剑魂】的全部力量,一举斩断太天殿的这艘战船。

    “别主动出击,示敌以弱,诱敌深入!”金童传音道。

    闻言,秦墨神情微动,立时散开剑意,运转【麒麟踏瑞】,身周地面阵纹密布,不断扩散蔓延,立时形成一座防御大阵,与石铃的护体光罩隐隐契合。

    银澄也是口吐妖焰,妖族圣火翻腾,与一道道五彩孔雀翎融合,也时形成一座防御大阵。

    刹那间,三重防御禁制立成,护持在一行同伴周围,迎向两边袭来的恐怖攻势。

    嗡嗡……

    咚咚……

    震耳欲聋的巨响暴起,太天殿战船,荒龙族众强者同时袭至,其震鸣不绝,轰击的石铃防御闪烁不定,似时随时可能被击溃。

    毕竟,石铃虽是一件罕世至宝,其防御禁制极是强大,但是,却是未曾真正认主,没有主人的力量催动,凭其自主发动,防御力终是逊色许多。

    不过,有秦墨,银澄布置的两座祖阵防御,却是能与石铃相辅相成,牢牢抵挡住两股可怕敌人的强大攻势。

    嗡嗡嗡……,太级战船前端的巨锥疯旋,飞溅出无数光辉,也是无法洞穿三重防御禁制。

    “你们这群小畜生……,刚才不是很嘴硬吗?现在却只敢龟缩在里面,怎么不敢出来与我们一战了?”

    “哼哼……,外界的人族,妖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一贯有做乌龟的天性,恐怕就是至亲被杀,爱侣被凌辱,也是不敢出来露头一下。”

    “确是如此,外界的人族,妖族太安逸了,早已没了血性。哪里像我们绝域的宗门,何曾做过这样龟缩不出的事情。”

    太天殿战船中,许多人出言讥讽,不断刺激秦墨一行,想将他们激出来。

    否则,如此消耗下去,无论走脱任何一个,都会成为太天殿的心腹大患。

    另一边,斐长老恢复人形,盯视着阵中的高矮子,阴恻恻说道:“你这个叛徒,以阴诡手段,强夺走我族镇族重器,还勾结人族,妖族,以卑鄙手段暗算我族强者,分割罗儿的尸骸。待我返回族中,禀告长老会,一定会联合苍龙族,将你镇杀,让你尸骨无存!”

    “阿呸!你这老狗,还要脸吗?”高矮子吐着唾沫,怒斥斐长老的无耻。

    从小到大,高矮子都是被暗算的对象,还被中年大汉虚情假意的蒙骗,由此被陷害,被封印血脉力量,差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现在,斐长老这老家伙竟然颠倒黑白,将自身说成是受害者,高矮子生性就耿直暴躁,当即就忍不住了,挥动【荒龙钺】就想杀出去。

    旁边,秦墨,银澄阻止了高矮子的冲动,冷冷瞪视外面的两拨人马。

    “你们太天殿不是绝域的巨无霸势力吗?太级战船更是当世顶级的大型圣器,怎么连咱们一群小辈布置的禁制都破不了?说出去不怕笑掉大牙吗?不过也对,绝域巨无霸势力中,你们太天殿一代不如一代,恐怕这一代之后,就可能跌下巨无霸势力的行列,破不了本狐大人的防御禁制,也不算太丢人。”银澄掏着耳朵,慢条斯理的说道。

    顿时,战船中许多太天殿强者色变,大声喝斥,一股股炽烈杀机涌现。

    “小狐狸,等一会儿本座要亲自扒了你的皮,来当本座的脚垫。”那低沉声音冰冷开口。

    事实上,银澄这番话恰恰直中要害,戳中了太天殿众强者的痛处,这一纪元以来,太天殿确是一代不如一代,开始走下坡路。

    也因此,太天殿才不断派出队伍,四处搜刮宝物,四处掳走天才,想重振宗门的大势。

    “哼哼……,来啊!本狐大人等着你们,快来啊!”银澄叫嚣着,两只爪子比划着,不断挑衅。

    另一边,秦墨则是冷笑,注视着斐长老,漠然道:“老家伙,你就想栽赃嫁祸,恐怕难以如愿。你以为【荒龙钺】是如何获得的?你恐怕不知道,荒龙始祖的意志依然在世吧?只要进入那秘境空间一探,你们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

    什么?

    荒龙始祖的神魂尚在?!

    一时间,两大势力的强者们脸色骤变,这是一个震惊当世的消息,若是荒龙始祖出世,哪怕是其神魂重回荒龙族,也会很大可能改变古幽大陆的格局。

    要知道,在远古时代,那个天骄辈出,惊世战体齐聚的岁月,荒龙始祖可是足足称霸了一个时代,即使到其晚年的失踪,也并非是战败所致,而是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

    这样的无敌强者神魂尚在,就有很大可能复生,真若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绝域中巨无霸势力也未必能抗衡。

    毕竟,随着岁月更迭,绝域中巨无霸势力也是衰退了不少,如何也比不上远古时代那样强盛。

    斐长老脸色变幻,而后忽然仰天大笑,旋即收敛笑容,寒声道:“人族的小蠢货,本座倒是要多谢你,透露这样的秘密。若是不知此时,不久之后,本座这边说不定会有大麻烦。”

    “哦?你这老家伙倒是很镇定,有恃无恐。若是荒龙始祖前辈真的出世,并且成功复生,你们这些真正的荒龙族叛徒,真的觉得能够幸免吗?”秦墨目光深邃,神情很平静,冷笑着反驳。

    闻言,斐长老脸庞微动,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淡淡道:“只要今日,将你们这群小畜生诛杀在此,并彻底封锁秘境的入口,杜绝荒龙始祖出世的可能。又有谁知道真相?再加上,有太天殿的朋友们出面指证,当世只会知道荒龙族出了一个大叛徒,人族阵宗,妖狐族是帮凶,谁会来质疑本座这边?”

    说到此处,斐长老话语一顿,眯着眼睛,以说教的语气指点道:“世间之事就是如此,成王败寇,真相都是胜利者来书写。你们这些小辈太天真,仗着天赋出众,就胡作非为,陨落在此,这是你们咎由自取。”

    听到这些话,秦墨漠然笑了笑,没有说话。

    旁边,高矮子则是双目喷火,听到这样不加掩饰的话语,它恨不得现在冲过去,将这群同族轰杀当场。

    正在这时——

    重重迷雾中,传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所有强者耳边回荡。

    “祖阵之技布置的防御阵法而已,虽说祖阵之技无比强大,但是,两个小辈布置出来的阵法,实是太简陋,算不了什么。”

    呼……

    浓雾朝着两侧排开,一条通道出现,一行身影出现,却是笼罩雾气中,模糊朦胧,看不真切。

    “出现了么?第三批敌人。”

    秦墨等目光一动,表面露出惊愕之色,暗中却是一阵欣喜。

    从刚才到现在,他们都是处于守势,就是想引出第三批敌人,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金童皱眉,盯视着第三批敌人,这些人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武主中期,构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能够得到太天殿、荒龙族的认可,与之联手成为盟友,第三批敌人必有可怕之处。

    “为首的那家伙有些棘手!”银澄皱眉,盯着第三批敌人中,站在最前方的修长身形。

    刚才的那个声音,就是由这修长身影发出的,他身上的气息很晦涩,却是可以肯定,修为不过武尊境界,但是,步履之间,却是神秘阵纹自生,有类似场域的力场相随。

    见此情景,银澄心中一惊,这是阵道造诣达到化境,才会产生的异象。

    以狐狸如今的阵道造诣,距离这一层次,还要差上一些火候,按照奕铭风的说法,银澄终是年轻了些,再过两年,就能够达到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