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34章 祖阵烙骨
    轰隆……

    天界战船冲天而起,留下一片废墟,破开虚空离去。

    刚才的一番激战,天界战船、古老阵纹得破坏力太强,将三方敌人抹杀的干干净净,连虚空都打裂得千疮百孔,什么宝物都被轰烂了,便是最珍贵的太级战船也被轰没了。

    “太狠了!这样的战斗打不得,以后还是阴招,幻阵制敌最好,什么宝贝都被轰没了,损人不利己啊!”胡三爷站在甲板上,一阵扼腕,痛心疾首。

    银澄也是很心痛,它看中了太天殿白发老者的一件宝物,却在天界战船发动时,一切的宝物都化为乌有。

    “必须有【天界玄元石】,否则,这艘战船发动不了几次了。”金童也是叹息,觉得这一场战斗实是损人不利己。

    砰!

    战船牢房中,长脸青年惨叫,被高矮子一拳轰飞,贴在墙壁上滑落下来,却是仅仅口喷鲜血,并未有太重的伤势。

    倒不是高矮子拳下留情,而是长脸青年体内,有着神秘的阵纹护持,皇主级以下的力量竟是难以使之受到致命伤。

    “哼!你这家伙还挺抗揍,正好本大爷也想揍人。”高矮子双目赤红,依然怒意难平。

    这是【荒龙怒】的副作用,启动之后,会有一段时间怒意难平,需要发泄出来。

    刚才的战斗太激烈,高矮子与族中仇敌相见,种种怒火爆发出来,达到了一个顶点,再加上触动【荒龙钺】,将自身力量达到一个极致,使得心中的怒火久久不能平复。

    长脸青年有此护身手段,正好成了一个最合适的沙包,让高矮子来发泄怒火。

    旁边,秦墨、胡三爷,石铃默默看着,仔细观看长脸青年身上的护体阵纹。

    “以祖阵的阵纹烙骨,真是奢侈!”秦墨喃喃自语,暗中很吃惊。

    阵纹烙骨,这是无比惊人的手段,且耗费的力量极为巨大,若是人为的,即使是阵道大宗师也难以做到。

    需要武主境修为以上的阵道大宗师,才能进行阵纹烙骨,即便如此,也是极损耗力量,耗费寿元的事情。

    运转【绝眸破幽】,秦墨清晰看到,长脸青年体内的骨骼,全部烙满了祖阵的纹路,不仅能够护体,并且,在参悟阵道,布置大阵方面,也等于拥有一件顶级的阵器。

    秦墨体内也有阵纹烙体,不过,却是在境外之域时,在阵殿中,由阵道源纹烙体,也使得他的地脉阵道师体质又有了提升。

    他很清楚阵纹烙骨的好处,简直是多到无法想象,也是无数阵道师梦寐以求的。

    “阵纹烙骨,神魂中都有祖阵阵纹的烙印禁制,这小子是来自一个祖阵师世家吗?”石铃这般传音道。

    祖阵师世家,这样的势力在远古时代也很罕见,仅出现过几个这样的世家,又很快在大战中灭亡了。

    毕竟,能够参悟祖阵之技得阵道天才,实在是太稀少了,一个时代都未必有一个,即使是祖阵世家,也难以每一代涌现领悟祖阵之技的绝世阵道奇才。

    这样的世家一旦衰落,又逢大战爆发,则是首当其冲,遭到其他强大势力的窥视,难逃败亡的命运。

    “就算不是祖阵师世家,也是差不多的存在,并且,还掌握了培养出祖阵师的方法。”胡三爷目光闪烁,也是看穿长脸青年的虚实。

    以阵道资质而论,长脸青年也算是出类拔萃,但是,比之秦墨,银澄着差远了,只能算是一方地域

    的阵道天才,在古幽大陆范围内,算不得惊才绝艳。

    可是,长脸青年却参悟了贪狼祖阵之技,并凭借那块阵盘,催发出比银澄更强的阵道造诣。

    由此推断,长脸青年背后的势力,实在是有些可怕,并且,从太天殿、荒龙族强者们尊重的态度,也能推断出来,这样的阵道世家堪比巨无霸势力。

    “不要再挣扎,说出知晓的一切,我会留你一条活路。”秦墨皱眉,不耐说道。

    倒不是奈何不了长脸青年,而是以外力破除其体内阵纹,其神魂也会随之爆裂,这不是秦墨愿意见到的。

    “呵呵……,说出知晓的一切?我说出来,真能活命吗?”长脸青年冷笑,忍受着皮肉之苦,面容扭曲的说道:“秦墨,你和那妖狐的事情,已经引起我族的注意,随时会性命不保。我们做一笔交易,将我放回去,将来你被我族捕获,我会保你们周全,让你们性命无忧。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闻言,未等秦墨回答,高矮子又是一拳轰出,将长脸青年打飞,撞在牢房的墙壁上,轰隆作响。

    “你这家伙脑门坏掉了吗?现在还有资格谈交易,就算你们族中阵道师全部来了,奕师只要出手,你们这群混蛋一个也跑不了。”高矮子瞪目低吼。

    在矬子心目中,当今之世的最强阵道师,只有两个,一个是逝去的古阵坛主,另一个就是奕铭风。

    轰!

    又是一拳轰出,狂暴拳劲横空,却是被一层雪白阵纹挡住,将霸道的拳力全部瓦解吸收。

    此时,长脸青年身体表面,流转着贪狼阵纹,熠熠生辉,将之护持在体内。他露出得意笑容,瞪视着高矮子,浮现轻蔑之色,而后大笑出声。

    从一开始,长脸青年就在暗中催动体内的烙骨阵纹,吸收高矮子的拳力,来彻底激活体内的防御大阵,现在,贪狼防御大阵再次启动,长脸青年无比得意,他又一次立于不败之地。

    叮!

    石铃震动,射出一道浩荡铃波,却是被贪狼防御大阵挡住,没有奏效。

    “这防御比刚才的不弱,没有那块阵盘还能做到这一点?”石铃很是吃惊,而后也了然。

    刚才的贪狼防御大阵,其范围需要护持住一群人,比现在的大上十数倍,而长脸青年此时的防御大阵,只需护持他一人就可以,在防御强度上才相差仿佛。

    “秦墨,很抱歉!你虽然凭借绝世阵器,一时将我擒住,但是,终究是留不住我。”长脸青年起身,注视着秦墨,又恢复了之前的云淡风轻,傲然道:“我刚才提出的交易依然有效,不过,需要你交出【麒麟踏瑞】,还有【大梦孔雀翎】的祖阵之技,将来你和那妖狐被擒住,我可以护持你们的周全。甚至,让阵宗依然存在,作为我族的附庸势力。”

    “你以为有贪狼祖阵的护持,就安全了吗?”高矮子双目竖起,杀意再次沸腾,双手浮现【荒龙钺】的轮廓,这对荒龙族重器渐渐实质化。

    顿时,狂暴龙力翻涌,高矮子的气势不断攀升,竟是胜过不久前的大战时,修为朝着武主巅峰迅速攀升。

    经由刚才的大战,高矮子对于【荒龙钺】的运用,已是越来越纯熟,一旦与【荒龙钺】合一,已是无限接近皇主的战力。

    “不用白费力气,若是再次战斗,会对这艘珍贵的战船造成损伤,况且,也无法破开我的贪狼护体大阵。除去我族中的阵道大宗师亲至,否则,就算是所谓的当世第一阵道师奕铭风,也难以破解贪狼护体大阵。终究,在我族看来,奕铭风之流,也不过是外界盛赞出来的二流阵道师而已。”

    长脸青年负手而立,看向秦墨,淡淡道:“若是你还能发动那样的古老阵纹,倒是另外一说,不过,应该与我一样,催动古老阵纹的阵器已经消耗掉了吧。”

    秦墨笑了笑,目光却是充满讥讽,长脸青年骨子力的那种优越感,实是令他厌烦。竟以为古老阵纹的凝成,是由一件阵器所致。

    不过,也正如长脸青年所说,秦墨无法再次凝聚古老阵纹,这种力量他完全没有掌控。

    “破解贪狼阵纹,何须我师出手,就算我这样的半桶水阵道师,也没什么问题。”秦墨平静说道。

    砰!

    话音落下,秦墨已是出手,却不是施展武技,而是凝聚阵纹,一道道轨迹横空,无比玄妙,凝成一道道奇异阵纹。

    同时,他脚下麒麟阵纹涌现,升腾起来,与凝聚的奇异阵纹交汇在一起,逐渐浮现一头巨兽的轮廓。

    轰……

    低沉咆哮声传出,一头巨兽的影像清晰起来,滔天气势涌现,震得整艘天界战船抖动起来,也惊动了甲板上的金童、银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