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45章 大陆最深处
    轰!

    整个山林震动,这棵魔树低吼,似是发狂了一样,漫天枝条席卷而至,形成一杆巨大的木枪,直刺过来,四周的虚空都是为之裂开了。

    狂暴的气机席卷,隔着一段距离,秦墨都感到窒息,他心中震撼莫名,这棵魔树的力量太强大了,超出了他的想象。

    后方,银澄等同伴惊呼,想要救援已是不及,魔树的恐怖力量形成了一个场域,将他们隔绝在外,只有秦墨被卷了进去。

    “糟了!怎么突然又发狂了!”

    银澄一行同伴惊叫,刚才这棵魔树明明收敛了气息,怎么突然又发难?让他们既是费解也是焦急。

    砰!

    秦墨没有选择,面对这样可怕的攻势,他又是避无可避,当即运转青金神焰之力,凝聚在左手,朝着前方迎去。

    一刹那,蕴着青金色的真焰横空,与恐怖的巨型木枪碰撞在一起。

    在巨大的木枪面前,那团青金色焰体根本不够看,说是萤火之光都是抬举的,就如同一点微光与巨岳的差距。

    可是,与青金焰体碰触,巨大木枪立时点燃,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样,整杆木枪迅速燃起,顷刻间化为灰烬。

    一声厉吼,那棵魔树倒退,再不敢靠近,与青金神焰发生哪怕一点的接触。

    此时,秦墨才是明白,青金神焰对于魔树的杀伤力有多么巨大,比之魔树克制鬼族还要强大的多。

    仅是一团真罡之焰中,注入一丝青金神焰,对于魔树得威胁也是致命的。

    就在这时,只见那团青金焰体飘起,朝着魔树直追而去,似是被魔树的气息吸引了,不愿放过。

    “快收回去,我放你们过去……”魔树很恐慌,传递来这样的心念。

    秦墨皱眉,却是不为所动,既是知晓青金神焰是魔树的克星,又岂会这样轻易放过。他的心可没有那么仁慈,有这样绝杀的机会,自是要将魔树斩杀。

    此刻,秦墨操控这团真焰,不断变换形态,化为一张焰网,如天罗地网一样,朝着魔树直追而去。

    他已是看出来,对于青金神焰来说,魔树身上的气息就如黑夜中的萤火虫,是那般的耀眼,根本不会追丢。

    一时间,猎人和猎物颠倒过来,封锁这里的魔树力场消失,银澄等瞪大眼睛,看到那棵魔树狂奔逃窜,被一小团真焰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墨小子的真焰,难道会对魔树有巨大克制?”

    一行同伴交换眼神,而后就发现了关键,并非是秦墨的真罡之焰克制魔树,而是真罡焰体中注入的青金神焰。

    对于青金神焰的神奇之处,银澄等都是有所了解,不过,这种天眷之焰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却是并不清楚,即使是秦墨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根本没有掌握青金神焰的力量。

    在这样的追逐过程中,秦墨则是发现,青金神焰的力量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竟是分成的两股,一为青焰,一为金焰。

    这样的情况,却是凝成青金神焰以来的第一次,在此之前从未有过。

    关于青金神焰的形成,秦墨一直以为是自身的真焰,与银澄的【青焰琉璃火】交融,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才形成的一种变异的神焰。

    可是,现在青金神焰化为两股,秦墨才是发现,那青焰并非是【青焰琉璃火】,根本没有一丝妖火的气息,而是一种无比玄妙,古老的气息,专门针对神魂,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波动。

    强大如这种魔树,也对青金神焰中的青焰无比畏惧,视若瘟疫一样,避之唯恐不及。

    那金焰则悬浮于真罡之焰中,摇曳不定,只是锁定魔树的位置,并未真正发动杀伤力。

    “住手!我愿以天眷之焰的秘密交换,放我一条生路!”魔树的心念传来,这帮恳求道。

    秦墨一愣,当即停手,不得不承认这魔树的智慧极高,竟是提出这样的请求,让秦墨无法拒绝。

    “我一向信守承诺,但是,你若说谎,我就将这片山林全部焚毁,让你的这些分枝全无活路。”秦墨冰冷回应,这般警告道。

    他已是看了出来,这片山林实则都是魔树的分枝,就如同这棵魔树也曾是一根分枝,来自远古时代的那棵禁忌魔树。

    “瓮龍羅哩……”

    一串古老的声音传来,秦墨从未听过这样的古语,但是,却是能够明白,这是魔树在立誓,坚决不会违背承诺。

    远处,银澄等都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样强大的魔树,就是如此屈服了,似乎还立下了誓言。

    “就怎么解决了?”

    “这小子神魂中的那种神焰,还真是可怕!”

    “据说是远古时代之前,六大界最强天才方能拥有的神焰,这小子身体里的秘密太多了。”

    一行同伴窃窃私语,对于秦墨的惊人之举,虽是司空见惯,却还是感到震撼。

    ……

    一时间,这片山林恢复了平静,树海如涛,哗哗作响,四周静悄悄的,无比沉寂。

    一行同伴在林间走着,却是很沉默,一双双眼睛看向后方的魔树,都是充满了戒备。

    此时,那棵魔树化为正常人的大小,跟随在秦墨身边,亦步亦趋的走着,态度相当恭敬。

    不过,魔树身上的诡异,冰冷的气息,还是让一行同伴感到不适,不敢与之靠得太近。

    “我并非是远古时代的那棵魔树,是其残枝栽种而成,没有之前的那么强大,只是继承了那棵魔树的一部分力量,以及记忆……”

    魔树的树干震动,从中传出回响,道出它的来历。

    闻言,秦墨一行同伴都是震动,只是远古时代的那棵魔树的残枝,就是如此强大,若是原本的魔树,那该强大到什么层次?

    “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先说说天眷之焰的事情,知道多少就说多少。”秦墨径直问道。

    魔树略一踌躇,说起它知道的一些秘密,关于天眷之焰,它知晓的并不多,即使是远古时代的那棵魔树,对于这种神焰也是知之甚少。

    事实上,对于天眷之焰的记忆,是烙印在魔树的身体中,从一出生开始,继承的记忆就告诉它,这种天眷之焰是魔树最大的克星,比之任何一种力量都可怕。

    魔树传承的记忆中,在远古时代之前,【六道轮回】的运转正常的时候,天眷之焰就是六界之中,最为强大的力量。

    传说,凡是凝聚天眷神焰的生灵,必定能踏破巅峰,掌控天命,踏足一界主宰的行列,并且,这不是这一类生灵的终点,甚至能够冲击界使之境,挑战一界巨头的地位。

    “传说,六大界的巨头,其中有一半都是天眷神焰的生灵……”魔树说出这个惊世的秘密,“我们这一类魔树在某一地界,曾遭到天眷神焰的生灵的捕杀,对于你们这一类的强者有着本能的恐惧。”

    刚才,魔树在平静之后,又突然发难,就是察觉秦墨的青金神焰很微弱,并不如记忆中的那般强大,所以,出自本能的仇恨,才会进行偷袭。

    却是不料,青金神焰如此强大,仅是一丝一缕,就差点要了魔树的老命。

    “只知道这些么?”秦墨皱眉,有些失望。

    关于天眷神焰的一些传闻,他也是知晓一点,但是,这并非是他真正想要的。

    如何提升,如何运用青金神焰,才是秦墨最想知道的秘密。

    对此,这棵魔树一无所知,它觉得很委屈,继承的记忆告诉它,就算是在遥远的年代之前,这也是天大的秘密,难以被外界知晓。

    “一点头绪都没有么?”秦墨还是不死心,追问道。

    这棵魔树苦苦思索,搜寻继承的记忆,终是得出一个模糊的线索,在一界的最深处,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远古时代的那棵魔树,就是在大陆的最深处苏醒,并成长起来,后来来到了外界。”

    有关这些记忆非常模糊,就算是原来的那棵魔树也记不清楚,只是依稀记得,在大陆的最深处破土而出,之后不知怎的,就来到了外界。

    “一界的最深处么……”秦墨喃喃自语。

    “是的。据说,那里存在着一方地界的最大秘密,也是最可能找到答案的地方!”

    对此,魔树相当笃定,因为这涉及到远古时代的那场大战,当初,原本那棵魔树出世,遭到大陆无数强者的围攻,其真相可不是为了平息祸乱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一方地界最深处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