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46章 骨塔由来
    “我们这一类魔树虽然拥有诡异力量,能够腐蚀吞噬神魂,但是,不会主动为恶,因为继承的记忆中告知,大陆对于我们有威胁的生灵很多……”

    “远古时代,上一棵魔树出世,也只是在荒野间栖息,但是,却被探查出踪迹,并被当时的强者推算出,其是来自大陆的最深处,由此招来无数强者的捕杀,想从其身上探查到大陆最深处的秘密……”

    “你们此来这里,想必是为了【阴诡骨塔】的钥匙,其实,那一座骨塔也是出自大陆的最深处……”

    魔树透露的秘密,令得秦墨一行震撼不已,竟是无意中得知了【阴诡骨塔】的来历。

    远古时代的那一场大战,之前的那棵魔树完全是被动的,在遭到众多强者的围杀后,终是激起了魔树的凶性,在大陆四处肆虐,终是酿成了滔天的灾祸。

    此时,这棵魔树散发杀气,对于那场大战的始终,都是充满了仇恨,因为至始至终,上一棵魔树都是受害者。

    哪怕是之后的巨大灾难,也是因为真正的盖世强者不愿出手,想逼其重回古幽大陆的最深处,才使得灾难不断扩大。

    最终的结果,那些强者们也没能如愿,因为,之前的魔树本体也不知回去的路。

    最后,魔树本体被轰碎,只剩下一小截残枝,被【聚宝斋】第一代斋主带回来栽种,负责看守那些钥匙的门户。

    至于【阴诡骨塔】也是那时出现的,按照继承的记忆推断,应是那个时候,大陆最深处出现了一条裂缝,有一些东西跑了出来。

    “【阴诡骨塔】其实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一直在阴诡绝域浮现,所以才会有了这个名字。人族的少年,你拥有天眷神焰,一定要登上那座塔,说不定能有莫大的收获。”魔树这般告知。

    关于那座塔的情况,魔树并不是太清楚,只是继承的记忆告知,那是大陆最深处的一件无双至宝,越是天赋超凡,在同境界达到极致的天才,越是收获巨大。

    可以确定的一点,能够登上【阴诡骨塔】,所能获得的机缘是难以想象的,那里能寻找到突破皇主境桎梏的机缘。

    此时,一行人已是来到山林边缘,魔树停了下来,传递一缕心念,询问秦墨是否满意这些秘密。

    “我一向信守承诺。”秦墨点头,而后看了看魔树,“你对【聚宝斋】似乎也没有好感,为何要一直逗留在这里,不如随我一起离开。”

    “我对【聚宝斋】自是没有一点好感,若是可能,甚至想将之连根拔起。”

    魔树低沉回应,浑身散发着诡异的雾气,之前的本体会遭到那样的下场,第一代聚宝斋主绝对是幕后的推手之一。

    并且,当初那本体被斩下一截残枝,魔树也是记忆深刻,那是一种神魂被斩开的痛楚。若有可能,魔树绝对不会放过【聚宝斋】中人。

    可是,在被栽种的过程中,第一代聚宝斋主动用了种种手段,使之无法背叛,也无法离开这里,只能当一个强大的看门魔树。

    “若是可能,将聚宝斋主的那块印信带过来,交由我毁去,才能恢复自由。人族的少年,你若能做到,我愿意成为你的麾下,能在天眷神焰的生灵麾下,对于我们这一类魔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这般说着,魔树转身离开,消失在这片山林中。

    “可惜,若是这棵魔树能够跟着我们,乃是一大臂助,此行会更有把握。”银澄惋惜说道。

    从刚才的接触中,一行同伴已是感应到,这棵魔树的真正实力无比强大,在某些方面,恐怕堪比皇主后期的盖世强者。

    并且,这棵魔树乃是一根残枝栽种而成,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若是跟在秦墨身边,等于是一尊盖世级的打手。

    “此行要再小心一点,第一代聚宝斋主乃是一代枭雄,恐怕还留有强大的禁制。”胡三爷则是这般担忧。

    “走吧。”

    秦墨没有停留,朝着前方而去。

    ……

    这片空间深处,乃是一条古道,巨石铺就,流转着古意,其上痕迹斑驳,也不知存在多少岁月。

    道路两旁,则是有着一具具雕像,却都是残缺的,或是肢体不全,或是只有一半,皆是被重手法轰击坏的。

    “这些雕像都是圣级战傀,竟有怎么多,还都被毁坏了!”

    看向远处,这条古道仿是没有尽头,道路两侧的雕像更是成千上万,却是没有一具完整的。

    由此推断,长久时间以来,这里发生过许多激烈的战斗,这片区域曾有强者潜入,想要争夺骨塔之钥。

    不过,其结果看来都没成功,不然这里也不会继续保存下来。

    “这片空间好奇怪,不会是全部由巨人族的皮制成的吧?”秦墨皱眉,产生这样的猜测。

    这并非不可能,因为这片空间浑然一体,与外界彻底隔绝,也唯有那人皮墙壁的材料,才能有如此效果。

    “那两个鬼族也没踪影了,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银澄探查四周,它也在那两个鬼族身上做了手脚,现在却是断了线索。

    陡然间,轰隆一声,在古道尽头,传来狂暴的冲击声,整个空间都在抖动起来。

    “那里有动静!?是那两个鬼族么?”

    “嗯?不是,是其他强者在战斗。”

    秦墨等皆是一惊,展开六识,探查远处的动静,却是并未感应到鬼气,而是有一种可怕森寒的气机传来。

    一行同伴彼此交换眼神,当即没有犹豫,朝着那个方向疾掠而去。

    古道的尽头,乃是一处广场,其上的图案很诡异,如同祭坛一样,那些纹路闪烁着猩红,如同是鲜血一样。

    广场上,正在爆发激战,横七竖八躺满了尸首,其中有【聚宝斋】的强者,还有披着灰袍的一群神秘强者。

    半空中,依然有混战持续,准确的说,是以寡敌众,一个灰袍身影伫立当中,以一敌九,迎战【聚宝斋】的九大强者。

    轰隆!

    以灰袍身影为中心,四周弥漫一个恐怖的场域,将周身的空间都封固成一个灰色球体,如同是一颗灰色星辰。

    “这家伙是谁?这是什么武学?”

    秦墨一行同伴赶至,隐匿在一旁,看到这样的情景,皆是很震动,这灰袍身影实是无比强大,面对九大武主强者的围攻,竟是稳稳伫立不败之地。

    砰砰砰……

    九大武主级强者联手轰击,他们是【聚宝斋】的客卿,每一位都是大陆上久负盛名的强者,无论是修为,还是实战,都是登峰造极,乃是武主境的佼佼者。

    这样的围攻之势,乃是绝杀之局,一道道磅礴气劲横空,在广场上空荡起耀眼的光辉,这片空间似是随时会炸裂。

    可是,这样的霸道攻势却是无用,根本无法侵入那灰色球体,甚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聚宝斋】请来的客卿,就是你们这样的酒囊饭袋吗?若是如此,就将【阴诡骨塔】的钥匙交出来吧,你们【聚宝斋】根本不配拥有。”那灰袍强者冷笑,低沉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

    “来者何人?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也敢妄自诋毁我们【聚宝斋】?”

    “如此鬼祟的潜来这里,还大言不惭,阁下若是知趣退去,我们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这里还有更可怕的禁制,若是阁下一再逼迫,只能启动这里的最强禁制,将你镇杀在此!”

    ……

    【聚宝斋】的九大武主又惊又怒,却是心有怯意,在言语上威吓,希望能让这灰袍强者退走。

    这一批灰袍强者来得太突然,竟是无声无息潜入这里,猛然发动袭杀,虽是没有攻破这里,且九成九的灰袍强者都被击杀。

    但是,最后一名灰袍强者实是战力可怕,修炼的功法无比诡异,竟是在九大武主的围攻之下,不动如山,且还有余力的样子。

    身为【聚宝斋】的客卿,这九大武主对【聚宝斋】虽也算忠诚,但是,若是因此丢掉性命,却是谁也不愿的。

    “呵呵,这里的最强禁制?我倒想见识一下,能否破得开我的护体真罡!”灰袍强者冰冷说道。

    话音落——

    那灰色球体场域竟是滚动起来,其范围越来越大,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砰砰砰……

    一连串碰撞声响起,九大武主齐齐出手,却是依然无法撼动这灰色场域,只能连连后退。

    相比之下,广场上其他【聚宝斋】强者就没那么幸运,都被球形场域卷了进去,皆是化为灰色尘埃散落。

    这情景,当真是诡异可怕到极点,也让人震惊于灰袍强者的强大。

    “这样可怕的护体神功,很可能是准大陆级的盖世绝学!”石铃这般传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