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47章 灰袍强敌
    不是可能!

    这就是准大陆级得盖世绝学,且修炼到极精深的层次!

    一刹那,秦墨等就判断出来,灰袍强者修炼的功法品阶,且已是融会贯通。

    也唯有准大陆级以上绝学,修行到精通的层次,才能单凭功法之力,就压制得九大武主只有招架之力。

    这样的感觉,秦墨就体会过,仅是凭借祭体祷文的血气之力,压制准皇主境的大高手。

    “【聚宝斋】算什么东西?拥有骨塔之钥千万年,何曾有过收获,又何曾出过天骄?”

    “一个商行还妄图想雄踞古幽大陆么?真是可笑,大陆未来的主宰是我,器炼世家的钟泽王!”

    灰袍强者大喝,道出自身的来历,却是从未听闻这样的势力。

    轰!

    此时,灰袍强者钟泽王第一次主动进攻,其拳头轰出,灰色拳劲化为一道光,朝着前方轰了过去。

    刹那间,如同是震天的钟声响起,狂暴的拳劲竟是化为巨钟形冲击,将九大武主强者覆盖进去,当即传来一阵惨叫声。

    噗噗噗……

    四具尸首坠地,胸口的伤口一模一样,都是锐利的伤口,在心脏部位,他们的心脏都是被腐蚀成灰色尘埃。

    其他五大武主也不好过,皆是身受重伤,落地之后,踉跄后退。

    “开启禁制,将这混蛋镇杀在这里!?”

    “不可!若是开启禁制,那活祭之血就不够了,会无法打开门户的。”

    “滚蛋!我们若死了,门户也看守不住,打不开门户又如何,好歹我们能活着。”

    幸存的五大武主嘶吼着交谈,当即就有了决断,其中一人取出一块令牌,捏碎之后,一股气息弥漫开来,渗入地底。

    顿时,广场上的鲜红纹路亮了起来,竟是弥漫着淡淡血雾,一股可怕的压迫感降临。

    “这是哥哥的鲜血!他的生命力在流逝!”冷师灵惊呼,她皓腕上的碧血玉环发生变化,竟是一丝丝碧血的颜色在减少。

    秦墨不禁一惊,旋即明白过来,冷师灵是用这枚碧血玉环,来探查冷先生的安危。

    广场上的最强禁制,竟是要以冷先生的血来献祭发动?

    随即,就见其他四大武主也各自将手探向怀中,似是都有一块令牌,能够启动这里的禁制。

    “哼!”

    秦墨怒哼,当即身躯抖动,一股可怕气息爆发出来,他已是冲出,狂暴的血气之力喷涌,如同火山喷发一样,诚信疯狂之势,抬手就是一拳轰出。

    轰隆!

    一道拳劲横空,与钟泽王的灰色拳印截然不同,秦墨的拳势狂暴而沉重,化为一头凶兽之影,挥舞利爪,朝着前方扑击过去。

    “嗯?滚开!别捣乱,我要验证一下这里的禁制有多强!”钟泽王低沉开口,猛地撑开灰色场域,阻拦秦墨的拳势。

    一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灰色场域被轰开一条通道,狂暴拳势丝毫没有减弱,直袭那五大武主。

    伴随着一阵惨叫,五大武主倒飞出去,全身筋骨尽断,跌落在地,已是出气多入气少。

    此时,秦墨身形如电,已是冲至近前,从其中四大武主怀中,飞快取出四块令牌,丢入自身【百宝囊】中,妥善保管,不容受损坏。

    “冷先生在哪里?说,否则,就是死,从你们神魂中搜寻答案。”

    注视着五大武主,秦墨冷冷开口,可怕气势弥漫,如同巨岳一样从天而降,镇压在五大武主的头顶上空,随时可能落下来。

    “是你!?”

    “你是……,西翎战城阵宗·秦墨!?”

    看清秦墨的样貌,五大武主脸色苍白至极,他们没想到今日如此倒霉,恐怖强者一个接一个到来。

    灰袍强者钟泽王的来历,五大武主并不清楚,但是,阵宗秦墨的威名,在大陆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传闻,这少年的修为已是达到武主境界,其战力更是堪称武主境无敌,除非是武主巅峰的大高手,才能与之一战。

    却是想不到,秦墨展现的实力,比之传闻中还要可怕,仅是一拳轰至,就将他们五人击溃,身受重伤。

    同时,五大武主还想到,冷先生与秦墨乃是旧识,传闻两人关系很是不错,看来一点没错,秦墨来此的目的,十有八九就是为了冷先生。

    正在这时——

    轰得一声,一道霸道的灰色拳印横空袭来,直撞向秦墨。

    “嗯?”

    秦墨皱眉,却是身形不动,体内血气之力沸腾,形成一道血气如罡的场域,护持在身周,也将五大武主包裹进去。

    一声轰然巨响,灰色拳印轰至,却是未曾破开血气场域,仅是陷入半尺,就随之湮灭。

    “这里的障碍已经清除,你可以长驱直入,离开吧。”秦墨淡淡开口道。

    若是换在其他场合,秦墨自是会选择与灰袍强者一战,与精擅准大陆级绝学的高手对决,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若是稍有耽搁,冷先生为此丧命,秦墨无法原谅自己。

    “呵呵,秦墨?似乎听说过,据说是如今外界大陆年轻一辈的冠首?”

    “我要验证这里的禁制强度,你却刻意阻拦,想死么?被外界大陆的那些井底之蛙追捧,就真以为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么?告诉你,你还差得远!”

    “将启动令牌交出来,发动禁制,我会考虑不追究你的冒犯之举。”

    钟泽王周围笼罩灰球场域,踏空而来,居高临下,灰袍下目光闪烁,眼神锐利如灰剑,俯视着下方的少年。

    秦墨眉头微挑,却是不欲与此人纠缠,平静道:“广场上的禁制,是以我朋友的鲜血来发动,我此来的目的是救他。阁下,你此行的目的是骨塔之钥,离开吧。”

    “谁管你朋友的死活,一再冒犯我,给我去死!”

    刹那间,钟泽王突然出手,手臂挥动,如一口长刀斩向天空,立时刀啸破空,灰色光芒冲起,一道无比可怕的灰色刀芒斩落,恐怖杀伐之气弥漫,其刀势足以斩裂星辰。

    这样的刀势,远远超过刚才的拳势,由此可见,一直到刚才,钟泽王都未动用真正的实力,直至逼近秦墨身前,才骤然暴露杀机。

    “这家伙好阴险!?”银澄在远处惊呼,咬牙切齿。

    从头到尾,钟泽王展现的举止都是霸道蛮横,似是无比狂傲,实则无比谨慎,他表面对秦墨很轻视,却以近乎偷袭的方式下杀手,这样的心机让人惊惧。

    “滚!?”

    此时,秦墨双眉竖起,他真的怒了,一是因为钟泽王近乎暗算的出手,二也是因为担忧冷先生的安全,却被一再阻挠,再没有平素的冷静。

    手指一弹,【狂月地阙剑】应声出鞘,剑吟震天,一股恐怖剑芒绽放,化为一朵狂暴的剑莲,直袭而去,引动整个空间为之暴动。

    这样的剑势中,并未注入【开天剑魂】之力,而是灌注了狂暴的血气之力,还有【虚波流光】的战主杀法,将剑速,剑劲瞬间催动到极致,要以最狂暴直接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

    轰隆!

    狂暴剑莲,巨大刀芒碰撞在一起,狂乱的气劲立时撞击爆发出来,一圈圈的罡劲如云层扩散,朝着四周蔓延,使得这里稳固的空间呈现层层龟裂的迹象。

    “呵……”

    秦墨一声清喝,双眸闪烁,迸射剑辉,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盛,周身无数剑芒萦绕,竟是形成一层剑罡铠甲。

    下一刻,他手腕振动,佩剑鸣叫起来,一瞬间,剑吟再次爆发,那朵剑莲竟是在溃散之际,又一次凝聚起来,而后第二次的绽放。

    狂暴剑芒铺洒四方,那是无数柄璀璨之剑,仿佛是倾天剑雨席卷天地。

    每一柄璀璨之剑,都散发着可怕锋锐,蕴含着血气之罡,实质战意的双重杀伐。

    这一幕,使得钟泽王终是震惊,他没想到这少年的剑技之高,竟是到了技进于道的层次。

    一连串暴鸣,灰光巨型刀芒已是破碎,钟泽王的身躯被震飞出去,那灰色球形场域也是惊呼龟裂。

    叮叮……

    秦墨左手探出,屈指连弹,一道道剑气激射而出,从一个个无比刁钻的角度,袭向钟泽王的身体要害。

    同时,一道战环在身后浮现,不断旋转,形成一个战意炽烈如炉的场域,封锁了对手的任何一条退路。

    一刹那,便是形成绝杀之局,这即是如今秦墨的实力!

    不仅是自身力量的强盛,对于战局的掌控上,他也达到了超乎想像的程度。

    灰袍下,钟泽王终是露出骇然之色,仅是一瞬间,他就落入恐怖的杀局中,这样的处境变幻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突然,一股森寒彻骨的气息涌现,一道黑线卷来,如黑蛇在半空中游动,将一道道剑气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