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52章 破霄门
    一番探查之下,秦墨皱眉,他的六识已是拓展至极致,竟是依然没有那个聚宝斋长老的气息。

    “怎么溜了?难道能够自如进出这里?”

    秦墨有些无奈,他想拿下那个聚宝斋长老,从中问出骨塔之钥的下落,这片空间古阵太诡异,很容易迷失,他不想在寻路上浪费时间。

    “看看从战斗的那两个家伙是谁,是否能找到关于这里的线索了。”

    身形一动,秦墨窜进其中一条通道,正是从那里,有激烈的战斗声不断传来。

    对于这空间的一切,他是一无所知,终究是首次进入这里,其本来的目的是为了救冷先生。

    但是,潜入这里的其他强者则不然,之前的钟泽王,还是隐匿在那片黑雾中的强者,都是有着强大的背景,对于这里必定有所了解。

    此时——

    通道中,两道身影正陷入僵持之战,交战的双方都是青年,其中一个手持双矛,另一个则是身法如鬼魅。

    仔细辨认,则是看出来,那身法鬼魅的强者,竟与刚才秦墨在树海中遭遇的鬼魅强者,其身法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则是眼前的这个身法鬼魅的强者,修为更胜一筹,已是到了武主境巅峰。

    至于另一个双矛青年,实力则更是恐怖,达到了武主境的极致,真罡之力如万丈波涛,隐隐有突破桎梏的趋势,竟是距离半步皇主也不远了。

    这样的修为,在秦墨所遇得年轻一辈中,乃是最强的一人。

    “身法同出一源!?难道说,这古怪空间能够模拟闯入的强者,制造一个相同的幻象?”秦墨见此情景,不禁是一惊,这样的古老幻阵着实是有些可怕了。

    随即,秦墨收敛气息,隐匿在远处,他并不想搀和进这场战斗中。这两个青年实力都极其强劲,分明来自非常强大的宗门,若非必要,秦墨不想与陌生的强大宗门发生冲突。

    毕竟,他已经与数个绝域巨无霸势力水火不容,不想在树敌,这很不智。

    轰!

    双矛破空,矛身一片赤红,如同两杆火矛,映照得那片空间一片火红,可怕温度骤然上升,其炽热超过之前的太阳般眼球。

    至刚至阳的矛之魄!

    秦墨一惊,使双矛的青年竟是拥有矛之魄,且修为如此之高,这是一个绝世奇才,在外界竟是从未听闻。

    一刹那,双矛已是袭至,充斥着可怕的锋锐之力,速度如电,刺向那鬼魅身法的青年。

    然而,双矛横空而过,穿过那鬼魅青年的身躯,后者一阵模糊,消失不见,竟是一个虚影。

    同时,鬼魅青年出现在远处,笑道:“阴诡绝域-破霄门·严成影的矛技,果然独步天下。严兄,你们破霄蒙不是有数枚骨塔之钥,何苦再来抢夺【聚宝斋】的。”

    “闭嘴!你也配与我称兄道弟?”双矛青年严成影喝斥,冷笑道:“【聚宝斋】无力保有骨塔之钥,这些珍贵钥匙自该由我等绝域巨无霸势力来接管。至于你,一个陈家的小喽啰,有何资格来与我争锋?哼,战血世家这样的残缺血脉势力,还是龟缩在大陆一角,好好待着吧。”

    闻言,鬼魅青年神情一凝,目光跳动冷意,低沉道:“严成影,我敬你是破霄门年轻一辈第一弟子,一直不曾动用真正实力。你既辱及我陈家,那就在此决一死战吧。”

    嗖!

    话音未落,鬼魅青年懂的身体已是消失,再出现时,竟是在双矛青年的背后,双臂一展,便是手掌如刀,斩了出去。

    一股可怕冰冷的切割之力,划破了虚空,竟是无声无息,斩至双矛青年背部。

    咚咚……

    不知何时,一对双矛出现在严成影的背后,与可怕的切割之力碰撞在一起,爆出阵阵刺耳的声响。

    “防住了?”鬼魅青年震惊,本以为这样刁钻的迅疾杀招,至少能使对手受创。

    “你们陈家号称战血世家的禁忌家族之一,其实除了会像老鼠一样上窜下跳,还会干什么?”双矛青年严成影冷斥,双矛疯旋,无边真罡火焰疯狂涌动,形成两股炽烈龙卷,朝着后方刺去。

    同时,一股可怕的炽热场域出现,不断扩张,将方圆万丈的区域都笼罩进去。

    这样的应变反击,使得秦墨心中暗凛,在他所遇到的年轻一辈强者中,双矛青年严成影足以跻身前三之列。

    并且,其修炼的武学也是无比强大,又领悟矛之魄,且到了极深的程度。

    可以说,严成影展现的战力,远在洛云王之上,乃是秦墨生平罕见的劲敌。

    这时,那鬼魅青年身形一晃,双臂连挥,不断劈出近乎无形的空间之刃,同时,施展鬼魅般的身法,朝着一个方向飞退。

    “想逃?你们陈家果然只会抱头鼠窜,在我布置的场域中,你又能逃到哪里去?”严成影抬头,冷笑注视着鬼魅青年,并不急于追赶,如猫捉老鼠一样,让鬼魅青年先后退一段距离。

    轰!

    恐怖火焰沸腾,四周场域实质化,形成一个火焰牢笼,炽烈真罡释放无比狂暴的焰浪,化为无数火焰之矛从四面八方袭至,如天罗地网一般,退无可退。

    “喝!?”

    那鬼魅青年大惊失色,身形疯狂晃动,化为无数的影子,朝着四周疾掠,却无法彻底避开无穷无尽的火焰之矛。

    一阵闷响,鬼魅青年在另一个方位出现,脸色苍白,神色有着畏惧,双臂的衣袖焚毁,其上有着焦黑的伤痕。

    一双目光扫来,严成影眸如烈日,身周的炽烈真罡越发浓烈,蒸腾肆虐,整个场域似是化为一座恐怖的火山。

    突然,鬼魅青年高喊道:“躲在一旁的兄弟,可否助我一臂之力?若能脱困,战血世家·陈家必有厚报!再说,你也陷入场域之中,我若不敌,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闻言,无论是严成影,还是暗处的秦墨皆是一愣,都没想到鬼魅青年会有此举动。

    “呵呵……,所谓的禁忌世家·陈家,除了传承逃跑的武学,就是会虚张声势。”严成影冷笑,不以为然道。

    暗处,秦墨微微皱眉,他也认为鬼魅青年是虚张声势,因为,他对自身的隐匿之技很自信,凭鬼魅青年的实力,应是无法发现他才对。

    随即,秦墨没有动弹,静观其变,他没有理由卷入这场战斗,更不想无缘无故,与严成影这样的强者敌对。

    “这位兄弟,还请援手。严成影暴戾成性,我若被杀,他一定不会放过你。我有古地地图,你我联手,可以一起启出骨塔之钥。”鬼魅青年很焦急,连忙喊道,许以报酬。

    “够了!你虚张声势到此为止,死吧!”严成影脸色一变,杀机涌动,身影闪烁,已是持着双矛杀至。

    一团赤红身影如烈日东升,所过之处,竟是一切事物都汽化。

    正在这时——

    一道无比锋锐的气劲冲出,斩开炽热如阳的场域的一个缺口,一团光辉爆裂开来,绚烂了这片区域,两道身影一闪,秦墨,鬼魅青年已是消失。

    “真的有人隐匿在一旁!?”

    双矛青年严成影冷着脸,六识迅速铺开,四处搜寻,却是一无所获,根本没有秦墨、鬼魅青年的踪迹。

    他伫立片刻,终是没有追赶,转身朝着这条通道深处而去,相比之下,获得骨塔之钥才是首要任务。

    另一边。

    之前的那个洞穴中,秦墨、鬼魅青年身形连闪,落在地上。

    “那人没有追赶过来,没事了。”秦墨六识展开,在他强大的感知范围内,并未有双矛青年的踪影,已是离去了,想必是去争夺骨塔之钥。

    “多谢这位兄弟出手相助。”鬼魅青年拱了拱手,淡淡点头道谢。

    随即伫立一旁,服下一枚丹药,调息疗伤,手臂的灼伤很快痊愈。从头到尾,却是对所说的报酬只字不提。

    见状,秦墨微微皱眉,暗中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