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55章 升腾的杀念
    对于钟泽王四大强者的实力,剑罡虚傀本能的感到威胁,清楚在此时,不能有任何留手,一定要全力以赴,迅速解决其中一人。

    否则,这四大青年强者联手的威势,如同是怒海一样磅礴,那种压迫感太可怕。

    “这是剑罡虚傀!竟有这样的宝物,我收下了。”笼罩黑雾中的神秘强者惊喜喊道,一道道黑线从黑雾中射出,从四面八方卷向剑罡虚傀。

    四周的空间一下子凝滞,如同泥潭一样,令得剑罡虚傀的速度迟缓下来,下一刻,已是被一道道黑线捆住,无法动弹,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茧。

    砰!

    无数剑光迸射,从黑色的茧中透出,想将之斩断,这是剑罡虚傀的全力爆发,这一瞬间的威力堪比皇主境的剑气。

    可是,那些黑线非常奇怪,不仅无比坚韧,还能不断侵蚀剑光,将剑罡虚傀牢牢压制。

    “这剑罡虚傀时至宝啊!在我的神物之中,竟还有余力反抗,这次捡到宝了。”笼罩黑雾中的神秘强者惊喜不已,已是将剑罡虚傀视为囊中之物。

    旁边,钟泽王等其他三大强者也是动容,对于剑罡虚傀都很动心,他们的来历都是非凡,自是清楚一具剑罡虚傀的价值。

    并且,钟泽王、巨猿更是眼中闪烁,对于这种剑罡虚傀,他们知晓更多的秘辛,也都是很垂涎,却终是没有出手抢夺,对于笼罩黑雾中的强者相当忌惮。

    “丫的……,这帮混蛋家伙!?”

    银澄低吼,非常愤怒,却是无可奈何,凭它自身的战力,也只能与四大青年强者之一抗衡。

    己方这边,高矮子也只能牵制那头巨猿,剑罡虚傀一个照面就被困住,剩下的胡三爷,石铃固然有着种种神奇手段,但是,若说正面交锋,却都是有所不如的。

    “你这老家伙快想办法,咱们开溜。”银澄这般传音,催促胡三爷。

    “小老儿倒是一个人能走。可是,剑兵怎么办?妖狐阁下,高矮子不好走脱啊!”

    胡三爷也是无奈,凭他一个人的逃生手段,其实在第一时间就能走脱。

    可是,银澄等就麻烦了,狐狸最擅长的阵道无法起作用,想要护持一行同伴离开,相当有难度。

    归根到底,还是这四大青年强者的实力太强,每一个都是接近半步皇主级的存在,手段惊人,怀有可怕神器。

    “大爷的,真以为本大爷怕了你们吗?”

    吼!

    此时,高矮子仰天长啸,全身浮现龙鳞,呈现半龙化的状态,这是开启【荒龙怒】的征兆。

    然而,对面的钟泽王等却是冷笑起来,笑容都透着莫名的诡异,似是早就预料这一情况。

    突然,四周幽蓝怪树剧烈摇动,一根根枝条伸长卷出,化为一条条长鞭,将高矮子捆绑起来,严严实实。

    “怎么回事?这些怪树怎么对本大爷下手!?”高矮子大惊失色,发觉无论它如何提升力量,这些幽蓝树枝只会越发收紧。

    “愚蠢的野老鼠!?真怀疑你的脑子长在哪里?”那头巨猿得意大笑,指着高矮子的脑袋,“你的脑袋是不是长在裤裆里?亏还是拥有上位龙族的血统,不知道在这里催动龙力,会遭到剧烈的压制吗?”

    “哼!龙族早就没落了,又怎会知道这里的秘密。”钟泽王冷笑,鄙夷道:“拥有上位龙族的血统,还敢闯入这里,不知道这片空间是昔日巨人族的皮囊炼制成的吗?而击杀这具巨人族强者的,正是远古龙族的强者。”

    什么?!

    银澄、高矮子等皆是大吃一惊,原来整片空间是构筑在一具巨人族的皮囊之内,难怪这里如此诡异,充斥着无比古怪的空间力量波动。

    “不要和这些野老鼠浪费时间,快点拿下他们吧。”银面目男子开口,挥掌拍出,一圈圈诡异的波动掌劲扩散,朝着银澄一行同伴卷去。

    此刻,胡三爷一咬牙,手中捏着一物,传音道:“妖狐阁下,小老儿先走一步,你多保重,小老儿会找到墨哥儿,让他来救你们的。”

    “你这老家伙,关键时候就这么不靠谱!”银澄大骂出声。

    这个时候,一股狂暴的气血之力疯狂涌动,在远处出现,形成一股狂野的风,朝着这边席卷而来。

    砰砰砰……

    远处,沉重的声音传来,并非是强大的音波攻势,但是,落在一群强者耳边,却是有着心悸的感觉。

    每一道声音响起,四周的幽蓝树木就随之颤动,待到后来,这一片的树木瑟瑟发抖,如同遇到了什么恐惧的事物。

    “这是什么声音?!”那头巨猿脸色一变,它感到自身的血液急剧流淌,这是它这一族的古兽遇到危险的征兆。

    哗啦!

    捆绑高矮子的幽蓝枝条自动松开,飞速后退,让这矬子一阵发懵。

    “这是心脏搏动的声音!?”笼罩黑雾中的神秘强者忽然开口,“小心,是之前那只大老鼠!”

    银面具男子,那头巨猿闻言一怔,有些不解其意,不明白黑雾中的神秘强者说的是谁。

    旁边,钟泽王则是脸色阴冷,转头注视远方,他明白是谁来了。之前,与秦墨之间的一战,他一时不慎,处于了劣势,这是一种耻辱,要用那少年强者的生命来洗刷。

    轰隆!

    一道身影出现在远处,乍看之下,是在遥远的天边,似是在这片幽蓝鬼森的边缘,但是,下一刻,那身影已是消失,出现在一群强者面前。

    一股狂暴的血气之力喷涌,如同正在喷发的火山,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秦墨赶来了。

    此时的他,与之前分别时没什么两样,但是,他的眼眸很冷,若是与他亲近的朋友则会明白,这少年发怒了,越是平静,代表这少年的怒意越浓烈。

    即使是狐狸,与秦墨相处最久,也从未见过,这少年这般杀机炽烈,他的性子一向是沉静的,哪怕是在自身处于绝境时,也罕有太浓烈的波动。

    “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对我的朋友出手,你们若是罢手,现在退走。我不会追究。”

    秦墨平静说着,他扫了一眼,就是明白一行同伴的处境有多危险,若是晚来一步,这群同伴很可能会有死伤。

    想到那样的结果,秦墨心中就越发冰冷,胸中的怒火就无法抑制的窜动起来。

    或许,之前冷师灵的那段过往,已经点燃了他心中的杀意,现在,则是如一盆油锅浇在怒火上,越发升腾起来。

    “罢手?不会追究?”笼罩黑雾中的神秘强者嗤笑,“小子,你自己送上门来,还敢大言不惭。就算你实力不错,能够抵挡我们四大强者联手吗?至于你的这些同伴野老鼠,只是一群累赘。识相一点,自信解除这具剑罡虚傀身上的灵魂烙印,我会考虑留你一条活路。”

    这般说着,神秘强者运转力量,使得那个黑色的茧越发收紧,对于这具剑罡虚傀,他是志在必得。这样的至宝,对于神秘强者修炼的功法来说,乃是有着莫大的助力。

    至于秦墨这个主人,神秘强者早就视之为一个死人,就算他不出手围攻,这少年强者也难以抵挡任何两大强者的联手。

    何况,之前秦墨与钟泽王的交锋,虽是占据了上风,但是,钟泽王根本没有动用真正的杀手锏,若是生死之战,说不定单是一个钟泽王,就能解决秦墨。

    此时,秦墨抬头,看了看那团黑雾,他的眼眸幽深起来,形成两轮漩涡,倒映出黑雾中的景象,竟似看透了黑雾中的虚实。

    一刹那,黑雾中的神秘强者全身僵直,如同被一头狂暴古兽盯上了,背脊一阵发寒。

    刷!

    在场一群强者眼睛一花,似是看到秦墨动弹了一下,但是再一凝神,却发觉这少年强者伫立在那里,根本没有动弹分毫。

    然而,束缚剑罡虚傀的黑茧却是裂开,其切面无比平整。

    一道身影闪烁,剑罡虚傀已是闪身而出,落在秦墨身后,恭声道:“主人!多谢相救!是属下无能,不能护持妖狐阁下他们……”

    虽是一具剑兵,但是,也拥有生灵的情感,对主人有着神圣的使命感,以执行主人的命令为己任。

    可是,现在却被秦墨出手相救,让剑罡虚傀很羞愧,对它来说,这是一种耻辱。

    秦墨摆手,却是看向那团黑雾,终是看清了那神秘强者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