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57章 战主之环
    轰隆!

    秦墨身后,出现一道光环,那是战意之环。

    缕缕战纹闪烁,这轮战意之环与以往不同,如同一件无比锋锐的战轮,其上有古老的战纹闪烁,隐隐可见无数古老而玄奥的图案。

    仔细望去,似是有绝世秘典印刻在战意之环上,仅是看上一眼,心神似是都被吸摄进去,难以自拔。

    “战主之环!?”那头巨猿一声低吼,无比震撼。它这一族对于战主杀法,有着无比深刻的记忆,在中古时代,曾与青莲山的战主有过大战,败得很凄惨。

    因此,巨猿立时认出,秦墨身后凝成的战意之环,已是接近,甚至达到战主的层次,已经不仅是战意凝为实质的征兆,单是那一轮战主之环,就是无比可怕的武器。

    并且,战主之环上的图案,有着惑敌之效,一旦爆发战斗,很容易令对手陷入杀伐幻境。

    轰轰轰……

    战意之环转动,光辉闪耀,无数璀璨光华涌现,使得秦墨沐浴其中,如同一尊战神临世。

    事实上,这并非是真正的战主之环,在战主杀法上的造诣,秦墨虽是已经超越了第三境,却始终未曾真正达到完美,而是开辟出另一条类似【分身术】的无上道路。

    若想凝成属于自己的战主之环,需要领悟【分身术】的奥义,才能真正成形。当然,那样的战主之环也会无比强大,绝对超过其他九大战主的战主之环。

    现在的这道战主之环,乃是借助斗战圣体,以及无比狂暴的血气之力,从而凝成的战环,虽非真正的战主之环,却也比九大战主的战环逊色不了多少。

    此时,又是一阵轰鸣,在战意之环后方,又出现了一轮血气之环,狂暴气血涌动,竟是呈现神金之色,如同是神金铸就,流转着如火山一般的可怕气息。

    见此情景,钟泽王脸色变化,有些难看,他本来忌惮的是秦墨的剑技,在广场之战中,曾让他差点吃了大亏。

    刚才,秦墨展现的可怕血气之力,也让钟泽王无比忌惮,却是想不到,这少年强者还精通战主杀法。

    一瞬间,钟泽王心中产生动摇,若是与秦墨交锋,究竟谁死谁生,实是一个未知数。

    砰!

    猛然间,一声巨响,秦墨站立之处炸开,他化为一道光影,背后两道光轮疯旋,却是没有袭向钟泽王,而是朝着银面具男子而去。

    身在半空,陡有一道虚影窜出,化为虚无之刃,穿透了虚空,直斩向银面具男子,这是【虚波流光】的分身杀刃。

    此时,秦墨的战主杀法已是接近大成,这一道虚无之刃破空,根本捕捉不到踪影,只有无尽的战意蔓延。

    三大青年强者脸色大变,他们并未轻敌,都是严阵以待,却是想不到,秦墨发动攻击的目标,并非是钟泽王,而是银面具男子。

    另一边,银澄、高矮子等也是动了,分袭向钟泽王,巨猿,施展绝杀之技,扑击而去。

    咚……

    银面具男子怒哼,其面具绽放光辉,竟是迅速实质化,形成一件银色铠甲,披着在身上。抬手一握,一口银辉流转的神剑出现,当即一剑斩出,迎向无声无息袭来的虚无之刃。

    叮!

    激越的碰撞声传出,虚无之刃与银辉神剑毫无花巧的对撞一次,前者化为无形战意飘散,后者则是身躯狂震,连连后退,其身形不断模糊,似是随时会消失。

    下一刻,又是一道虚无之刃斩至,【虚波流光】本就是战意凝聚,无形战意刚一消散,就被秦墨以心念再次凝聚,展开暴风骤雨的攻势。

    叮叮叮……

    密集的碰撞迭起,那撞击声令人头皮发麻,银面具男子挥剑,竭尽全力应战,却已是落入绝对的劣势,根本无力进攻,只能防守。

    他身上的银色铠甲已是碎裂,无法承受虚无之刃的锋芒,这让银面具男子很是惊骇,能感到虚无之刃的可怕,不仅蕴含战主杀法的威力,还融入了可怕的血气之力。

    同时,他握剑的手臂战栗,不断颤抖,在疯狂密集的碰撞中,已是快要握不住银辉神剑。

    旁边,钟泽王爆发力量,灰光绕体,形成球形灰色场域,迸发比广场上更强的力量,与银澄碰撞在一起。

    “给本狐大人趴下!”

    银澄长啸,九条狐尾飞舞,九团双色妖火交织,无数孔雀翎羽如箭激射,轰击的灰色球形场域出现裂痕,而后发生大爆炸,双方都是倒飞出去。

    “九尾妖狐!?狐族竟出现了这样的家伙。”钟泽王很震撼,不敢再有轻视,因为中古时代的大妖中,九尾妖狐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在那个古老时代,即使是钟泽王所属的家族,对中古的大妖也是非常忌惮,不愿轻易开战。

    另一边,高矮子与巨猿也在激战,这矬子终是放弃了执念,不再纯以肉身与巨猿碰撞。

    【荒龙钺】轰鸣,这件龙族重器展现锋芒,释放滔天龙气,握持在高矮子手中,与巨猿战得难分难解。

    不远处,胡三爷手持石铃,在一旁掠阵,随时准备出手相助同伴。

    “爆!?”

    银面具男子一声咆哮,那张银面具颤动,爆发无比诡异的可怕力量,无数银芒如飞蝗,朝着前方倾泄而去。

    同时,那口银辉神剑也是爆开,抵挡住虚无之刃的狂轰滥炸。

    此时,在场一众强者却是一惊,在那张银面具下,竟是一张腐肉斑驳的面孔,一块块腐肉似是要掉下来,显现出一颗森白的头骨。

    这是一具尸骸?

    难道是古老的残魂,借助这具尸骸行动?

    一刹那,在场各大强者都闪过这样的猜测,古老而强大的残魂是可以借助尸骸,发挥出惊人的实力的。

    钟泽王、巨猿也是吃惊,心绪有些波动,他们与银面具男子并不熟悉,只是为了夺取骨塔之钥,有共同的利益才暂时结盟。

    现在想来,与银面具男子的相遇,处处都透着可疑,似是刻意引他们进入幽蓝鬼森。

    “果然没有看错,你这家伙身上有古怪,是那张银面具么?”秦墨看向那张银面具,已是确定古怪就在那上面。

    这具尸骸之中,并没有残魂之火跳动,乃是一具空的躯壳。

    可是,那张银面具中,却是散发着无比诡异的气息,从一开始,秦墨对这银面具男子就很警惕,认为其威胁程度,乃是在四大青年强者中最可怕的。

    “呵呵……,真想不到,竟能察觉到本座的存在。后世竟出现你这样的天才,着实让本座惊讶,不过,也仅此而已……”

    银面具悬浮于空,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其面具模糊起来,似是随时会消失。

    这时,秦墨忽然抬手,一指点出,剑芒一闪,无比锋锐的剑势刚起,就已掠过虚空,洞穿了那张银色面具的眉心位置。

    一阵凄厉的惨叫传出,那张银面具中响起嘶吼,其眉心中竟是渗出蓝色血液,令人不寒而栗。

    见此情景,四周众强者都是一变,不论是敌我双方,都是明白过来,这张银面具必是属于幽蓝鬼森的邪物。

    难怪在刚才,银澄布置的大阵会被破去,因为银面具能够调动这片诡异森林的力量。

    此时,秦墨一掌拍出,掌势笼天盖地,朝着银面具覆盖过去,将之束缚其中,不让其有逃遁的可能。

    轰!

    银面具惨叫着,爆出无尽的银光,一下子破裂开来,化为银雾消散,渗入一棵棵幽蓝怪树中。

    “你以为这样就能跑的了?”

    秦墨漠然开口,身躯震动,战意之轮陡得疯旋,无数道虚无之刃斩出,涌向四面八方,斩向这片幽蓝鬼森。

    每一道虚无之刃上,都蕴含着狂暴的血气之力,还有【开天剑魂】的剑气,三种可怕力量合一,秦墨要在顷刻间,毁灭这片诡异森林。

    下一刻,一棵棵幽蓝怪树被斩断,每一棵树木中都传出惨叫,竟然都是通灵的植物。

    幽蓝雾气飘起,一棵棵怪树在消失,似是畏惧秦墨的力量,整片森林都进行了迁移。

    片刻,这片地域变成了平原,幽蓝雾气越来越浓密,阻挠了秦墨一行继续追击。

    四周,钟泽王、巨猿也消失,在刚才蓝雾升起之时,这两个强者就突兀的消失了,似是随着幽蓝鬼森一起挪移走了。

    “丫的,就这样让他们给溜了!?”

    “大爷的,再战上三百回合,本大爷一定能干死那只大猴子。”

    银澄、高矮子愤愤不平,本来形势逆转,钟泽王、巨猿已是陷入重围,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却是想不到,这幽蓝雾气非常诡异,阻隔了一行同伴的六识,也将那两个青年强者挪移走了。

    “大家没事就好。”秦墨微笑说道。

    看着银澄等一行同伴,却是又想起了冷氏兄妹,心中莫名一叹。

    这个时候,幽蓝雾气渐渐消失,一条起伏的道路出现,一直延伸向远方。

    在道路尽头,有一座巨大的洞穴坐落在那里,传来强烈而奇异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