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75章 主峰裂口
    哗!

    那灰袍人双手结于胸前,呈一个无比玄奥的手印,一股苍劲如海的气息喷薄而出,直袭向秦墨一行。

    这样的手印从未见过,并且,威力之大,也是超乎想像,让秦墨等心中一凛,且一个个心中滋生怒火。

    这灰袍人一出手,竟然就是杀招,要致他们于死地。这样不问缘由的痛下杀手,即使冷静如秦墨,也是心中腾起一团怒火。

    此时,柴存绍则是有了动作,一只手掌刺出,有着璀璨枪芒闪耀,一道真罡之枪凝成,与那手印碰撞在一起。

    顿时,狂潮般的气劲余波扩散,地动山摇,一圈圈气浪扩散,震得四周地面呈现龟裂之势。

    在场众强者皆是纹丝不动,一个个撑开护罩,抵御四散肆虐的力量余波,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无论是秦墨这边,还是那群灰袍强者,都是武主境中的大高手,不会被这样的波动所撼动。

    “几位贵客不要误会,这一群客人是来拜访我破霄门蔺师叔祖的,并非是大长老请来的。”柴存绍笑着解释。

    “嗯?蔺前辈……”

    为首的灰袍人一惊,其余灰袍强者也是一愣,旋即收敛气息,态度有了变化。

    “既是蔺前辈的客人,那就是误会。带路吧。”为首的灰袍人负手而立,不再针对,但是言语之间依然倔傲,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

    见状,银澄则是冷笑,被莫名其妙的这般威胁,它可受不了这样的气,眯着眼睛,眸中妖焰一闪,就要发作,却被秦墨阻止。

    “我等也是来破霄门做客,柴兄如此热情,不要让他难做。”秦墨淡淡说道。

    “墨兄弟能够体谅,再好不过了。”柴存绍连点头,笑着说道。

    为首的灰袍人冷哼一声,却是听出了秦墨的言下之意,若非是在破霄门的地盘,这少年的意思是不会放过他们。

    “哼哼……”那灰袍人冷笑两声,却似是顾忌蔺前辈的威名,没有再说什么。

    秦墨一行则是暗中泛着冷意,他们这一行同伴的经历,可谓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什么样的强敌没有见过,就算是一群皇主境强者在面前,也敢碰上一碰,何况是这样一群家伙。

    若不是柴存绍在一旁,且态度很诚恳,秦墨早已是出手。

    如今这一行同伴,其心境与以前已是截然不同,一个个战力超卓,再不会畏惧强敌,真得惹上门来,又怎会选择避让。

    “算了。在破霄门领地,不要给人家宗门惹麻烦,这帮家伙不再惹事,就不用管他们。”秦墨传音告知一行同伴。

    他的性子终是最沉静的一个,怒火过后,便觉得没必要与这帮家伙过多纠缠。

    无论是为首的灰袍人,还是其他的灰袍强者,在如今的秦墨看来,根本算不上是对手,也不具备太多的威胁。对方不再咄咄相逼,看在严成影,蔺前辈的面子上,他也不想生事端,免得引起破霄门与奕师的矛盾。

    当即,秦墨一行走在柴存绍的另一侧,与众灰袍强者走在道路两边,朝着破霄山脉深处而去。

    这一路上,柴存绍则是尽力缓和两拨客人的矛盾,不停说起破霄门的一些往事,倒是让秦墨一行听得津津有味。

    也由此了解到,在阴诡绝域的巨无霸势力中,破霄门虽说不是最强的,但是,也绝对是最悠久的一个宗门,整个实力也非常强大,足以跻身前五之列。

    此时,道路渐渐狭窄起来,四周雾霭渐浓,笼罩了这片地域,隐约间可见,前方有一座巨大的丘陵,光霞弥漫,有无尽的威严扑面而来。

    道路的另一边,不足百里的地方,则是破霄主峰,如此近距离观看这座山峰,有着令人窒息的锋锐扑面而来,不仅是肉身,就是神魂也感到莫名的刺痛。

    “小心一点,与破霄主峰这样的距离,有时也会发生不详的事情,虽然这样的例子很稀少,但是,还是要谨慎。”柴存绍这般告诫,提醒两拨客人小心。

    也是为了刚才的事情赔礼,柴存绍让秦墨一行走在其另一侧,离破霄主峰远一点。

    至于一群灰袍强者,则是距离破霄主峰近了一些,这样的安排,让为首的那灰袍人很不满,但是,一是因为柴存绍态度强硬,也似是对蔺前辈很忌惮,一群灰袍强者终是没有说什么。

    只是,那为首的灰袍人看向秦墨等的目光,则是越发的冷厉,若非是距离破霄门越来越近,恐怕当场就要动手了。

    对此,秦墨一行同伴也是暗中冷笑,这些灰袍强者心怀杀意,若是真要动手,他们会以雷霆手段诛杀。

    距离破霄门的那座丘陵,越来越近,在即将抵达丘陵边缘时,为首的灰袍人忽然驻足,冷漠凝视秦墨一行同伴。

    “你们,可以在此留步了。”为首的灰袍人漠然开口。

    “这里是破霄门的地方,阁下想喧宾夺主,也要问问主人的意思。”秦墨淡淡开口,眉头也是不自禁皱起,这帮家伙如此作态,让他有些不能忍。

    “哼哼……”为首的灰袍人笑了起来,声音充斥着诡异。

    秦墨一行皆是皱眉,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而后又听到柴存绍的大笑响起,竟是与那灰袍人一样的诡异。

    不对劲!?

    突然,道路旁的雾霭中,荡起阵阵异常的波动,如同水纹一样泛起涟漪,并发出妖异的光辉。

    轰隆……

    距离秦墨一行的道路旁,浓密雾霭陡得裂开,如同一头巨兽张开狰狞大嘴,产生狂暴的吸力,一下子将秦墨一行吞噬进去。

    同时,柴存绍突然出手,真罡之力涌动,一片枪芒很扫而出,封锁了秦墨一行的四周退路,将之逼向那道浓雾裂痕中。

    砰!

    为首灰袍人也是出手,布置一重灰球场域,彻底封锁了秦墨一行四周的空间,将之逼向突然裂开的裂口中。

    这是与钟泽王同源的力量!?

    秦墨等一惊,立时明白过来,心中涌动炽烈杀意,这群灰袍强者竟是与钟泽王来自同一个家族。

    “一群蠢狗!?若非是为了不留痕迹,刚才就将你们抹杀了,现在被吞进破霄主峰慢慢等死吧。很快,就会轮到你们阵宗了。”那为首的灰袍人森然冷笑。

    旁边,柴存绍也是咧嘴,露出狰狞的笑容,冷讥道:“姓蔺的那女人,乃是大长老一直暗中欲除之而后快的家伙,又岂能让你们轻易见到那姓蔺的?一群天真的家伙,在主峰里慢慢享受地狱的滋味吧……”

    轰!

    雾霭中的裂口合拢,秦墨一行被吸入其中,身形瞬息消失。

    此时,为首的灰袍人掀开斗篷,露出其面容,竟是与钟泽王有着七分相似,其眼眸更是流转灰光,两者之间无疑来自同一势力。

    “哈哈……,钟兄果然睿智,且胸怀非比寻常,竟是一见面就明白我的意图。不愧是器炼世家钟家这一代的天骄。”柴存绍大笑,竖起大拇指赞叹。

    “在【聚宝斋】的古地,此子让我弟弟吃了大亏,我自是知晓此人。若非是为了贵门大长老的大计,我刚才就出手灭杀,他身上可是有着数枚骨钥的。”灰袍人低沉开口。

    闻言,柴存绍则是一惊,他并不知秦墨与严成影相识,刚才一路上,他自认为很谨慎。殊不知,秦墨一行中除了高矮子,也都是精明如狐的存在,自是一点口风没有露出来。

    “此人身上竟有数枚骨塔之钥,实是可惜了。”柴存绍有些扼腕,而后又道:“不过也无妨,若是此次大长老的计划成功,其价值之大,绝不比【阴诡骨塔】的机缘逊色多少。钟兄,请!大长老再等着你们呢……”

    一群灰袍强者颔首,跟随着柴存绍身后,朝着破霄门的所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