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782章 千里逃遁
    这些强者不仅战力可怕,对于这片枪形古树林还很熟悉,并且,都持有可怕的杀器,齐齐围攻而至,让秦墨一行感到无比威胁。

    “你们这些老鼠,潜入我宗的禁地,快停下来受死!交出神虫甲壳,还有希望留一条全尸。”后面有冰冷的喝声响起,一支队伍追踪而至,奔袭过来,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感到无比炽烈的杀意。

    “丫的,本狐大人受不了了!与这帮家伙决一雌雄吧,”银澄咬牙切齿。

    这狐狸很憋屈,进入破霄门的地界以来,一直是被坑算,被追杀,让实力大成的它如何能忍。

    再者,凭己方这边的战力,与这些追兵全力一搏,也未必没有胜算。

    “你想决一雌雄就去,我还要去寻找这座主峰的宝物呢!”秦墨揶揄说道。

    事实上,他心中也是一肚子火,自从修为有成以来,被这样追击的抱头鼠窜,尚是第一次。

    可是,秦墨的预感告诉他,不能在这里与这些追兵缠斗,一旦陷入重围,很可能就难以脱身。

    因为,追击而来的这些强者固然可怕,却并非是真正的威胁,若是破霄门大长老出现,亲自追击而来,秦墨自问是远不及这样的盖代强者。

    一方巨无霸势力的巅峰强者,单以修为而论,就完全碾压了秦墨。

    何况,在武学造诣,修炼武技,持有的杀器等各方面,也绝对在秦墨之上,这是真正的巅峰强者的可怕之处,绝非绝艳的天赋能够弥补。

    因为,在黑铠强者的手札中就提到,解元羽在年轻时,也是破霄门的一代天骄,所以,才会得到黑铠强者的赏识,悉心培养。

    相较不久前的严成影,解元羽在年轻时也是毫不逊色,而前者是秦墨所遇的青年强者中,最为可怕的一人。

    “哼!你小子真怂,本狐大人最痛恨你这样的怂包。”银澄咧嘴鄙夷道。

    就在这时,古树林另一个位置传来震动,一片枪芒闪耀,如一条巨龙腾空,朝着这边汹涌而至。

    “你们这些鼠辈,闯入我宗门重地,还盗走重宝。都去死吧!”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而后传来狂暴的枪啸之音。

    当即,这狐狸什么也不说,第一时间窜在前面,飞速遁走。

    这是一个皇主境的绝代高手,并且,其枪魄也是大成,散发的锋芒太锐利了,即便在皇主境界,也是傲视同阶得盖世强者。

    单是这样一个强者来袭,都会给秦墨一行造成巨大的麻烦,需要施尽手段来应付。

    何况是陷入重围的局面,若是停下来,一旦被缠住,必然是九死一生。

    这局面,已是三波强者齐齐杀至,秦墨一行只能迅速退走,朝着一个方向疯狂遁走。

    此时,一行同伴也是确定,神虫甲壳的价值之高,绝对是超出了想象。否则,也不会引来破霄门这么多强者的围剿,其杀意之疯狂,简直如同不死不休的仇人一样。

    “哼哼……,这帮家伙一定很慌乱,若是这些神虫甲壳落入蔺前辈那一方的手中,他们那一脉估计都危险了。”银澄无比敏锐,猜到破霄门如今的局面。

    “这帮鼠辈在那里,跟我来!”一个声音响起,正是柴存绍在呼喊同伴。

    远处,一片枪形古树林中,柴存绍浑身罡气弥漫,锋锐枪意吞吐勃发,其气息比不久前有了明显提升。

    显然,这是受到巅峰强者的传功,使得其实力在短短时间内,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个混蛋!?”

    银澄、高矮子都是两眼冒火,它们最痛恨的就是这个虚伪的家伙,恨不得当即掉头,将柴存绍诛杀当场,将之挫骨扬灰。

    一行同伴落到这般田地,都是柴存绍这家伙所赐!

    “不要冲动,着了那家伙的算计。”秦墨劝阻着,他也很想当场诛杀此獠,可惜,此时此地绝对不合适。

    同时,秦墨也意识到,为何会被一直追捕,不仅是敌人的追踪术高明,也因为他们身上,被柴存绍用了特殊手段,才能笔直追踪而来。

    轰!

    猛然间,一道枪芒横空,竟是贯穿了这片古树林的虚空,如一道疾电狂射而至。

    这是第三波队伍的首领赶来,并没有出言威吓,而是悄无声息的发动袭击,想要一举轰杀秦墨一行,将神虫甲壳夺取到手。

    轰隆……

    前方,秦墨一行站立之处,霍然升腾熊熊真罡之焰,而后有一道拳痕直贯而出,迎击这道璀璨枪芒。

    这一拳很简单,有着返璞归真的拳意,并非是高矮子所发,而是秦墨提聚全身血气之力,凝成的一道拳痕。

    其拳劲横空之际,便是响起怒龙般的咆哮,而后一声巨雷炸裂的声音传出,那片古树林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有着肆虐的气劲蔓延。

    然而,秦墨一行却是不见了踪影。

    不远处,柴存绍等众强者赶至,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是纷纷色变,破霄主峰得空间无比稳固,却是被破坏成这样,也不知秦墨一行是否存活,主要是神虫甲壳是否有损伤。

    “嗯?竟然给这群鼠辈逃走了,那少年人是谁,有如此霸道的拳力。竟能抵挡本座的一枪,还无恙!?”

    一个中年男子出现,提着一杆乌金巨枪,眼睛开阖之间,有枪电般光辉射出,正是第三波强者的首领。

    此时,中年男子却是露出惊容,他找不到秦墨一行的踪迹,但是能肯定一点,秦墨等已是离去。

    “师叔,您说那群老鼠安然遁走了?可是,我感应不到他们的行踪了。”柴存绍也是震惊。

    身为大长老解元羽的弟子,他看起来身形雄伟,为人粗狂,但是,行事却是无比谨慎,之前与秦墨一行遇见时,柴存绍就以一种秘技,在这群外来者身上留下印记,能够随时追踪。

    也正因此,才能一直追着秦墨等的踪迹来此,这种秘技无比诡异,想要将这种印记消除非常困难,除非柴存绍本人出手,或是借由修为更强者来破除。

    “借着本座的枪劲,来消除印记么?这群鼠辈倒不是一般的老鼠。”中年男子目光冷厉,明白秦墨为何要硬接他一枪,乃是借助枪罡中的强大力量,来破除身上的印记。

    这样的决断,使得中年男子有些吃惊,且杀意更盛。一个小辈敢这样做,可见对自身的实力多么自信,并且,秦墨还做到了,安然离去,让中年男子很是忌惮。

    与此同时。

    枪形古树林深处,秦墨一行同伴出现,却是衣物破烂,相当狼狈。

    硬接中年男子那一枪,虽是并未受到太大损伤,却也让一行同伴很不好受。

    “丫的,本狐大人不会放过这帮杂碎的!”银澄怒吼,抚着它身上的一块毛皮,那里的狐毛缺损了一块,让这狐狸无比心痛。

    妖狐一族对于自身的毛皮无比重视,一旦被削掉一块,就会惹来妖狐的暴怒。所以,从古至今,都有很多传说,关于妖狐的狐毛受损,引来连番的大战。

    银澄身上的那块狐毛,就是柴存绍施展秘技,中下印记的地方。现在,印记虽是破除,但是,狐毛着是缺损了一大块,那里光秃秃的,让狐狸既是痛心,也是愤怒,发誓要将柴存绍碎尸万段。

    “这帮家伙想要神虫甲壳,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秦墨也是目光冷冽,充斥着杀意,身上的印记消除后,一行同伴再不用担心被追踪。

    可是,秦墨却不准备这样逃遁,被动挨打,他随即布置了重重剑域,又以麒麟阵纹布成幻阵,而后刻意留下痕迹,才是离去。

    “哼!本狐大人也来布置大阵,倒是要看看,破霄门有没有阵道大宗师,能够破除本狐大人的杀阵。”银澄也是低吼。

    一行同伴飞速遁走,在逃遁的路线上,则是不断布置重重幻阵,杀阵,要狠狠坑算后方的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