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17章 破霄门变故
    那是一头巨猿的轮廓,却又像似是一个巨人,眸呈赤色,其尾无比之长,如一条蛟尾。

    仔细看去,许多强者悚然而惊,那生灵的尾巴上的纹路,竟与破霄神枪上的花纹很相似。

    “主人……”破霄枪灵惨呼,却是放弃了战斗,跪伏在地,再没有一丝战意。

    “师尊遗训,嘱我要看着你,不要有将他复生的心思。你却执意如此,我只能执行师命了。”

    晁破霄提着长枪,迈步上前,每一踏步,地面都在震动,他的声势也是越来越骇人,其力量波动滂湃,身周有着枪道之环盘旋,那气息让人惊悸。

    远处,在场众强者都是震骇莫名,这样的强大已是超乎想象,达到了难以测度的层次。

    大长老一脉的强者们早已跪倒在地,一方面是被可怕的气息压制得抬不起头来,另一方面,也是心神俱裂,大长老解元羽被击杀,也意味着他们要大祸临头了。

    咚!

    长枪直出,璀璨如星河,笔直贯入破霄枪灵体内,后者却是没有抵挡,如同是精气神被抽干了,任凭这一枪刺入。

    铿锵!

    伴随着惊雷般的脆响,破霄枪灵的身影消失,一杆神枪坠地,枪身剧烈颤抖,光辉炽烈,充斥着一股戾气。

    而后,整杆枪恢复平静,光辉敛去,其中的力量柔和起来,如平静的大海一样缓缓流转。

    轰隆……

    巨响之中,四周景象变幻,诡异阴冷的气息如潮水般褪去,一片片枪林也是变化,枪意逐渐消散,变成普通的枪形树林。

    周围的天地之力涌动,一股股光雾弥漫,使得这里如同是一片圣土,充斥着神异的气息。

    “终于,还是结束了。”

    晁破霄注视着那杆神枪,脸色很复杂,而后俯身,将这杆枪背起,朝着山峰深处而去。

    “墨兄弟,等我处理好师尊的遗训,再来一叙。”

    “破霄门这一代的门主,门内纷争,你可自行处置。我不会干预,解决好之后,在这里等候。”

    伴随着晁破霄的话语,在场大长老一脉的强者们,却是一个个拜伏在地,浑身颤抖,再也没有抵抗的斗志。

    他们很清楚,现在已是大势已去,即便大长老依然健在,也绝不是开山祖师的一招之敌。

    何况,大长老解元羽已被击杀,凭开山祖师这句话,破霄门主的地位已是坐实,再无人敢质疑。

    仅是片刻,这群强者便已被制服,破霄门主沉吟之后,终是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在每个人身上种下禁制,让其不能再反叛。

    “墨小兄弟,这群家伙虽曾追杀你,犯下重罪,但是,也是我门中的精英,若是尽诛,恐怕是……”破霄门主转头,询问秦墨的意见,非常客气。

    也不由他不客气,便是开山祖师晁破霄,也称呼秦墨为小兄弟。按照辈分来说,破霄门主应该称呼秦墨为前辈,但是,由于蔺前辈的关系,秦墨自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称呼。

    所以,折中一下,破霄门主就是这样称呼。

    “首恶,主犯已是尽诛,我没什么意见。门主尽可自行处置。”秦墨笑着说道。

    闻言,在场破霄门众强者都是松了一口气,若是大长老一脉尽数歼灭,诚然肃清了宗门内的隐患,但是,也会让破霄门元气大伤,这不是他们愿意见到的。

    这少年能如此通情理,让在场众强者心生感激。

    “哼!本狐大人之前可是被追得像丧家之犬,便宜了这群混蛋。”银澄冷哼一声,还待说些什么,却被秦墨等同伴拉到一边。

    “你这小狐狸,就是想要好处吧,直接和我说不就可以了。”蔺前辈笑骂道。

    “怎么会,我怎么敢向师娘您要好处呢!只是不忿之前的遭遇而已。”这狐狸立刻谄媚回应,脸上的表情却是写明了,不给好处,它不会善罢甘休。等到晁破霄出来,一定会在破霄门开山祖师面前搬弄是非。

    见状,破霄门主等都很无奈,只能许以种种好处,才让这狐狸松口。

    蔺前辈也是无奈摇头,感到啼笑皆非,她深知奕铭风的性子,乃是无比沉稳,本以为收得弟子,也该如其师一样,却是想不到,这两个弟子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不过,恐怕奕铭风对这两个弟子,乃是极为满意的,任谁有这样天才横溢的弟子,都会感到无比欣慰。

    思绪转动,蔺前辈看向秦墨,这少年与此前,看起来并无两样,但是,一举一动之间,却是有着淡淡的威严,即便是她也感到一丝忌惮。

    显然,这少年不仅是突破皇主境那么简单,还有其他奇异的变化,在他身上发生着。

    蔺前辈嘴唇蠕动,想要询问秦墨,在破霄主峰发生了什么。毕竟,主峰关乎到破霄门,她想了解清楚。

    正在这时——

    山峰深处,一股股浩瀚的波动涌现,晁破霄的气息涌至。

    在场众强者皆是呆滞,本以为这位祖师爷处置事情,至少需要数日的时间,甚至更久,却是想不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锵!

    一道枪影横空,插入地中,这是一枚枪形令牌,仅有一尺二寸长,枪身布满古老纹路,且密布着裂纹,极其残破了,却是散发着极其强大的力量波动。

    这枚枪形令牌,恰恰插在破霄门主面前,令其身躯颤抖,面露激动之色。

    “祖师爷的破霄枪令!这是要传给我吗?”破霄门主声音也在颤抖,他很清楚这枚枪形令牌代表着什么。

    破霄枪令,乃是晁破霄任破霄门主时,铸造的一枚令牌,不仅见令如见人,并且,破霄枪令本身也拥有可怕的力量,持令者的战力会随之飙升。

    在远古时代,破霄枪令所至,可谓是能震慑大陆诸雄,拥有着极高的威信。

    不过,在晁破霄失踪之后,破霄枪令也随之消失,再也未出世过。

    现在,若是破霄门主持有破霄枪令,返回宗门之后,立刻就会竖立绝对的威信,任何人都不敢有异心。

    “破霄门出了变故,你持着此令,去平息门内的纷争。解决了麻烦之后,再来主峰。”晁破霄的声音远远出来。

    众强者皆是大吃一惊,而后则是想起,大长老解元羽此前,邀请了一群神秘客人,似是在谋划着什么。

    现在,晁破霄会如此示警,很显然,门内发生了大事件。

    秦墨等更是脸色冰冷,他们与那群家伙,可是有一笔账要好好清算。

    “走。本大爷要将那家伙的骨头碾碎!”高矮子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杀意涌动。

    砰!

    周围忽得刮起狂风,一股枪势涌现,垂落到秦墨身上,后者立时有了感应,脚下青金阵纹浮现,在晁破霄的枪意灌注下,顺势启动了主峰的通道。

    下一刻,场景变幻,众强者已是站在一条山间小径上,前方不远处,就是破霄门的门址。

    破霄门众强者面面相觑,看向秦墨的目光,都是有着惊叹和尊重,这少年能够如此调集主峰的力量,单凭这一点,就是足够的可怕。

    “诸位前辈别怎么看我,出了破霄主峰后,我就无法调集那里的力量。仅是一个刚突破的皇主境强者而已。”秦墨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脸孔都是一阵抽搐,秦墨说这话,实是太打击人了。这少年才多大年岁,就已是跻身皇主境界,这已是刷新了纪录,当世之中,又有谁能与之相比?

    尤其是严成影,银澄等,这些年轻强者心情最是复杂,这少年的成长速度实是太快,太惊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