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19章 毒皇枪
    “你这钟家小子倒是有几分诚意,不过,老夫有一句丑话,先说在前面,让你们这群钟家小辈有所警醒。否则,到时候,你们有所逾越之举,也别怪老夫翻脸无情。”

    话语一顿,黑袍老者寒声道:“你们钟家若是瞒着我们,擅入破霄主峰,一旦被发现,就怪不得老夫无情了。当初,你们钟家先祖就是如此,偷偷溜进破霄主峰,妄图将那座神峰炼化,收为己用。后果如何,你们钟家应该明白。”

    闻言,在场灰袍强者们都是脸色一变,这段往事乃是钟家的耻辱,在钟家从未有人敢提及,否则,任凭是钟家的天才,再受到重视,都会受到严惩。

    不过,黑袍老者的实力太过可怕,青年男子脸色连变,终是将怒意压抑下去,不敢在言语上有所不敬。

    “古前辈,您尽可放心,我等此来,绝非是有这样的图谋。这一次,乃是带着诚意而来,希望与破霄门化解宿怨,结为同盟。到时候,【阴诡骨塔】之行,也能互相照应。”青年男子恭声说道。

    听到这话,黑袍老者点了点头,露出满意之色,道:“既是话都说开了,大家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等到元羽他们回来,我会主持,举办我门与钟家的结盟仪式。”

    此时,在场众强者才是纷纷露出笑容,气氛轻松了许多,似是都很满意双方势力达成的协议。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轻松,在场众强者许多都是老狐狸,究竟心中是如何思量的,却是无人清楚。

    正在此时——

    大殿中央的灰锈熔炉,其上的图案又增多了一部分,有一片殿宇群的图案浮现,熔炉中喷吐的灰色光柱也是越来越盛。

    见此情景,大殿中众强者都是露出喜色,这片殿宇群不是别的地方,正是破霄门的门主大殿。

    在破霄门中,门主大殿的建筑群极其重要,可谓是整个宗门的枢纽,不仅是护门大阵的核心所在,也是宗门藏书阁的门户所在。

    “好!”黑袍老者目光闪动,眼中掠过冷戾之色,只要掌控了这片殿宇群,他的大计就是成功了七成。

    以他的实力,又掌控了门主大殿的区域,就算破霄门中几个老怪物此时出关,也是奈何不了他,在战略上,他这一脉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轰隆!

    陡然间,大殿颤动起来,整个地面都在抖动,一股浩瀚的波动冲起,朝着这边飞速而至。

    “怎么回事?这是谁?竟是连破我布置的禁制?”青年男子立时色变,露出惊容。

    为了这次计划的稳妥,在这座大殿周围,布置了重重禁制,乃是由钟家众强者亲自布置而成,自信能够抵挡任何强敌来犯。

    可是,青年男子却是察觉到,大殿外的重重禁制,竟是被一重重破开,其中根本没有任何停滞,如同是势如破竹,怎能令他不惊。

    就算是由他来解除禁制,也无法做到如此迅速。

    哐!

    一声巨响,从大殿的大门外传来,仿佛一只巨掌拍击在大门上,震耳欲聋。

    下一刻,大门龟裂开来,一群身影冲了进来,一道磅礴枪域展开,将大殿中众强者笼罩其中。

    “门主,蔺护法!”

    见到这群身影,大殿中众强者皆是惊怒交加,没想到破霄门主一行竟是闯了进来,难道说大长老解元羽一行在主峰之中,出了什么意外?

    大门处,破霄门主目光一扫,看到黑袍老者时,露出一丝惊容。而后,他又看到那顶灰锈熔炉,则是浮现怒意。

    “古师伯,你与器炼世家勾结,妄图将整个破霄门炼化,这等背叛宗门之事,你也做得出来!”破霄门主怒斥,其声远远传开,在整个破霄门上空回荡。

    此时,破霄门许多弟子本就奇怪,为何宗门上空会出现这样的情景,现在,骤然听到门主的怒吼,皆是大惊失色。

    破霄门许多强者也是脸色大变,意识到宗门两大分支的争斗,已是进入白热化,竟连勾结外来势力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分明是想对门主一脉逼宫。

    “古师伯?!”

    “古师叔祖出关了?”

    也有一些破霄门大高手心中狂震,他们可是知晓古师伯是谁,乃是上一辈争夺门主的绝世奇才,在争夺门主失败后,就隐遁在宗门,埋头修炼,其修为之强,在百年前闭关时,据说已是破霄门前三的盖代强者。

    甚至一些知内情者猜测,古师伯经过百年闭关,说不定是再做突破,已是踏破了皇主境。

    一时间,破霄门许多强者的心思起了变化,在两大分支的争斗中,有着古师伯的介入,其结果如何,实是不好说。

    ……

    另一边。

    大殿中,黑袍老者抬头,目光泛着阴森,看向破霄门主等人。

    “门主,你太大题小做了。此次钟家的人前来,乃是表达善意,并提出以器炼之法,来加固整个宗门的防御。正巧你深入破霄主峰,不在门内,就由老夫做主,答应了这件事,也算不了什么。你率众而来,气势汹汹,是想将罪责强加给老夫吗?”黑袍老者语气漠然,开口道。

    大门处,秦墨等一行同伴冷眼旁观,看到青年男子一群灰袍身影,皆是眼中寒芒闪动,心中杀意腾起。

    对面,青年男子也注意到秦墨,感受到一双双森冷目光扫视过来,令得他心中一跳,背脊莫名泛着寒意。

    随即,青年男子靠近黑袍老者,传音道:“古前辈,令徒孙柴兄不久前,深入破霄主峰追杀那群外人,现在他们安然在此,恐怕柴兄他们凶多吉少。”

    “哼!”

    黑袍老者低沉的冷哼,脸上泛起寒意,他自是知道这些事情,心中猜测到那些后辈处境不妙。现在,由青年男子提及,饶是有挑拨之嫌,也让黑袍老者涌动浓烈杀意。

    “门主,你说老夫勾结外人,实是有些可笑。老夫倒是觉得,你身后那几个小辈,倒像是潜入破霄主峰的外贼,却是跟在你身边,又是怎么回事?”

    “并且,元羽他们深入主峰,就是为了捉拿这些外贼,他们现在没有回来。这些外贼却在此,你说老夫勾结外人,是想倒打一耙吗?”

    言语之间,黑袍老者的声音越发尖厉,身躯陡得震动,一股庞大的黑色枪意,从其体内呼啸而出,宛如一片黑海,瞬间冲破了破霄门主布置的枪域,将整个大殿笼罩其中。

    一瞬间,大殿中双方强者都感到莫大的压迫,并且,还有一种诡异刺骨的腐蚀之力,朝着大门处一群强者的体内钻去。

    一些强者脸上蒙上黑气,竟是皮肤呈现干涸之状,如同是被抽干了水分一样。

    “这是——毒!”有人大惊失色,连忙运转力量,祛除体内的毒气。

    秦墨等皆是脸色一变,已是明白过来,这黑袍老者擅长的枪技,竟是一种毒枪。其枪势之中,蕴含着剧毒,直接侵入对手的体内,尚未开战,就削弱了对手的战力,实是可怕。

    此刻,破霄门主则是上前一步,盯视着黑袍老者,冷哼一声,右手一握,那件手套亮起,涌动煌煌如大日的枪芒,化为一道浩荡枪域,将己方众强者笼罩其中。

    顿时,众强者感到身体一轻,体内的毒气驱散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