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21章 噬世熔炉术
    咚!

    翠金枪劲爆裂开来,与那黑铠武者碰撞在一起,其声如阵阵春雷炸裂,可怕的铿锵声震得一些武主境强者直接耳膜喷血,当场受了重伤。

    灰袍青年也受到波及,连忙催动那顶铁锈熔炉,撑开一道无形力场,将蔺前辈、黑铠武者笼罩进去,开辟了第二个战场。

    “那顶熔炉,就是炼化破霄山门的宝物么?”秦墨注意到这一点,眼眸闪动,他已是看到,熔炉上的图案正在不断增加,其上皆是破霄门的地势,一草一木,清晰逼真。

    “好东西啊!那熔炉是一件至宝,若是能夺到手,说不定能窥及钟家的器炼奥义。”胡三爷两眼发光,这般嘀咕道。

    从进入破霄门以来,这老家伙一直很沉默,如同隐形了一样,根本注意不到其存在。却是一直四处张望,熟悉他的人都清楚,这是在寻找逃跑路线,以及宝库可能所在的位置。

    现在,这老家伙既是开口了,显是对那熔炉非常感兴趣。

    “胡三爷,有把握夺下那顶熔炉的控制权么?”秦墨传音问道。

    那顶铁锈熔炉,显是由钟家的秘技操控,若是不懂操控之技,就算是夺到手中,也没有什么用处。

    胡三爷点了点头,表示只要能拖住钟家众强者,让他们无暇他顾,就能够逐步夺取那顶熔炉的控制权。

    “好。”

    秦墨也是点头,看向其他同伴,银澄龇牙一笑,它早就迫不及待,要将钟家这群混蛋碎尸万段了。

    砰砰砰……

    大殿中,双方强者与秦墨所考虑的,也都是一致,知晓不能再拖下去,要尽快战胜对手,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一时间,大殿中一道道身影暴射而出,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顿时,真罡气劲肆虐,场面极其混乱。

    而秦墨等也是纷纷冲出,直扑向那群灰袍强者,牢牢锁定灰袍青年的位置。

    “哼!这个臭小子,在破霄主峰中捡回一条命,还敢来招惹我!”

    灰袍青年抬头,目光阴沉的瞪视着秦墨,而后挥了挥手,示意左右。

    嗖嗖嗖……

    一道道灰袍身影立时冲出,朝着秦墨一行直迎上去,阻拦其前进的方向。

    “这些杂碎,真以为本狐大人是好欺负的吗?”

    银澄一声喝斥,背后九条狐尾的虚影浮现,无比浓烈的妖气涌出,伴随着双色妖焰流转,其身周一道道大梦孔雀翎的阵纹环绕,已是隐隐有一代大妖的气象。

    一声呼啸,这狐狸锁定了三个灰袍强者,以【大梦孔雀翎】将三人困住,双方立时展开激战。

    另一边,高矮子仰天长啸,速度加快,冲了上去,双拳已是佩戴了【荒龙钺】,狂暴龙力实质化铠,覆盖在这矬子的身上,竟是有着无比的豪武。

    “小子,这几个家伙交给本大爷,那个家伙你来处理!”高矮子低吼着,迎向了另外四名灰袍强者。

    显然,这矬子见到狐狸接下三名灰袍强者,自是不肯示弱,要战胜四人,来显示更强。

    “墨兄弟,剩下的这群家伙交给我们,你过去吧。”

    严成影也是冲至,与石铃、胡三爷一起,与其余的灰袍强者缠斗在一起。

    秦墨见状,微微点头,身形陡得加快,朝着灰袍青年疾射而去。

    此时,灰袍青年已是飞身,探手而出,将那顶熔炉托在手中,盯视着飞掠而至的秦墨,眼神透着一丝阴鸷,兜帽下的面容浮现残忍得意的笑容。

    “可怜的小子,命大从破霄主峰出来,还走狗屎运的修为大进,就不知天高地厚。还想找我复仇?”

    “刚捡回来的命,却不懂得珍惜,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让你看看,身为器炼世家的嫡系传人,到底有多么强大吧。”

    对面,秦墨已是掠至,瞅了瞅灰袍青年,又看了看那顶灰锈熔炉,目光则是落在熔炉上,对于灰袍青年视而不见。

    在破霄山脉中,与灰袍青年第一次相遇,秦墨实则就没将之视为对手,即便是那时,灰袍青年的修为极其强大,隐隐突破到皇主境,秦墨也不觉得能够威胁到他。

    毕竟,在进入破霄主峰前,他的战力就堪比皇主境初期,又有种种杀手锏,又何惧半只脚迈入皇主境的家伙。

    至于现在,秦墨眼中更是没有灰袍青年的存在,便是其弟弟钟泽王在场,钟氏兄弟联手出击,也未必能够威胁到他。

    注视着那顶熔炉,秦墨目光一凝,他看到熔炉上的图案,依然在不断浮现,显是这种器炼过程始终未曾中止。

    “将这顶熔炉交出来,并交出操控之法,我可以不计较此前的过节。放你一条生路。”秦墨平静说道。

    灰袍青年闻言,脸庞顿时一阵抽搐,这少年言语之间,竟是莫名有种俯视之感,仿佛一位上位者在发号施令,这让他如何能忍受。

    “小畜牲,大言不惭,你自己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陡然间,灰袍青年一声爆喝,手掌一抖,掌中熔炉旋转起来,从炉口喷出一片灰锈光雾,如同灰色岩浆一样,朝着秦墨喷涌而去。

    在半空中,这些灰锈光雾不断变幻,时而化成凶兽之形,时而凝成冥域厉鬼……,充斥着一种极其诡异的力量波动。

    一瞬间,这些灰锈光雾笼罩了秦墨,迅速凝聚化形,变成了又一顶熔炉,与灰袍青年手中的熔炉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则是这顶熔炉上没有图案,却是散发着腐蚀的焰力,威力令人惊悸。

    轰隆!

    这顶熔炉亮起,竟是燃起了真罡之焰,呈现铁锈色,开始熔炼其中的秦墨。

    不远处,破霄门主见此情景,则是浑身一颤,露出震惊之色。

    “噬世熔炉术!”

    破霄门主动容,认出灰袍青年这一手的来历,乃是钟家最可怕的器炼之术。

    “糟糕!”另一边,蔺前辈也是吃惊。

    关于钟家的器炼之术,破霄门典籍中有着详实的记载,因为,双方势力之间曾有过死战,为了防患于未然,宗门师长们将这些可怕的器炼之术,一一记载下来。

    其中,【噬世熔炉术】正是最可怕的一种。

    据破霄门典籍记载,在两大势力的争斗中,致使破霄门强者陨落最多的钟家之技,正是这一器炼之术。

    这种器炼之术一旦施展,将其目标困在其中,可谓是无物不噬,无论是死物,还是活物,都会被炼化着一缕精气,成为钟家至宝熔炉的养料。

    按照破霄门师长的说法,这是一种邪术,需要钟家嫡系血脉的弟子才能施展,并且,需要借助钟家的至宝熔炉,施展的条件极其苛刻,并不能随意的施展。

    也正是如此,许多年前,两大势力的争斗中,钟家凭借这一可怕的器炼之术,一开始占据了上风,但是,很快被发现了这一邪术施展起来的苛刻,破霄门师长们顺势反击,才得以逆转了局势。

    不过,一旦目标被困入铁锈真罡所化的熔炉中,想要安然脱身,实是难之又难。

    “要赶快救下这少年!”

    破霄门主身形一动,想要隔空出手,救助秦墨。

    另一边,蔺前辈也是一样的举动,手中一对短枪微颤,欲对秦墨施以援手。

    可是,就在两大巨擎强者准备出手时,黑袍老者,黑铠武者皆是出手,将两人想要救援的举动拦了下来。

    “门主,与老夫动手,你还想救援一个小辈,未免太不将老夫放在眼中了。”

    黑袍老者森冷的声音响起,而后佝偻的身躯陡得暴涨,其黑毒枪势更加可怕,化为一股黑毒龙卷一样,直袭而去。

    黑铠武者也是一样,不断冲击,加大了攻势,形成巨岳般的威势,朝着蔺前辈镇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