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24章 破炉手段
    说到此处,秦墨目光微转,看到了不远处的胡三爷,从一开始,这老家伙就伫立在那里,端详着铁锈熔炉,寻思着破解操控之法。

    此刻,这老头的目光,则是投注过来,朝着秦墨点了点头。

    见状,秦墨低头,看向地上的灰袍青年,笑了笑,道:“现在,该算一算咱们之前的那笔账了,将我和同伴们坑算进破霄主峰。还有,你与那钟泽王也是亲人,那小子在古地之中,阻挠我争夺【骨塔之钥】,这笔帐也从你身上讨还一部分吧。”

    言语之间,秦墨身上流转淡淡的青金焰光,拳上再次凝聚一道青金焰刃,其刃口对准了灰袍青年。

    灰袍青年脸色扭曲,充满了恐惧,那青金焰刃中蕴含的力量,让他心惊胆战。此时,他才是明白,这少年根本没有借助任何宝物的力量,而是其肉身,拳劲都是无比强悍,刚至皇主境界,就隐有跻身绝代皇主的气象。

    并且,这少年还拥有【天眷神焰】,对于钟家来说,将来乃是难以想象的大敌。

    “墨小先生,舍弟之事是他的不对,只要你放过我。我返回家族之后,一定会擒拿那该死的弟弟,带到您面前,任你处置。”

    灰袍青年拜伏在地,哪里还有之前的傲慢,连连恳求饶命。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这样的鬼话也会相信?”秦墨失笑,很是讥讽。

    猛地,灰袍青年一声低吼,身形倒飞出去,体内的真罡飞速涌动,想要逃离秦墨的攻击范围。

    呼!

    一团妖焰呼啸而至,从侧面袭至,一下子笼罩住灰袍青年,这团妖焰之中,双色妖火蔓延至灰袍青年全身,迅速渗入其肌肤中,将之躯体一层层溶解,从皮肤,到肌肉,再到血管、骨骼……

    这样的过程很可怖,却是感觉不到一丝痛楚……

    灰袍青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身,一层层被焚尽,一直到看到五脏六腑也显露出来,才是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化为灰烬。

    “我呸!仗着一件大陆级神器,就敢在这里耀武扬威,也不知哪里来得自信。”不远处,银澄龇牙冷笑,它已是解决了三个对手,看到灰袍青年想逃,当即一团妖火就轰至,将之焚烧殆尽,一解之前的仇怨。

    秦墨摇了摇头,也不说什么,当即飞身而起,朝着铁锈熔炉掠去。

    大殿中,一直留意这边战斗的众强者们,无论敌我双方,皆是失声惊呼,这样的战果实是太让人难以置信。

    “钟家的天才器炼师死了?”

    “钟家此人固然桀骜,但是,却能催动铁锈熔炉的威力,战力堪比皇主境的强者,竟会被击杀?”

    “那少年是如何做到的?明明是刚至皇主境的修为,就算战力惊世,也破不开【噬世熔炉术】的防御才对。”

    ……

    许多强者震撼莫名,因为他们都在各自交战,并未彻底看清那里的情景。因此,着实是想不明白是,秦墨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战胜了灰袍青年,并将之击杀。

    此时,黑袍老者也目睹了这一切,转而看到秦墨、胡三爷飞掠向铁锈熔炉,顿时焦急起来,若是那熔炉落入旁人之手,他的大计就完了。

    “给老夫离那熔炉远一点!”黑袍老者沉声低喝,左手食指的指尖黑光萦绕,一道无比阴毒的枪芒正在凝聚。

    砰!

    对面,破霄门主杀至,枪势煌煌如大日,其破霄极枪式的威力更甚,将黑袍老者偷袭的意图打断。

    “古师伯,我虽学艺不精,但是,终是持有枪皇手套,若是分神他顾,小心落败身亡啊!”破霄门主的声音平静响起,透着一丝讥讽,正是之前黑袍老者阻挠他救援秦墨时,所说言语的口吻。

    顿时,黑袍老者目光凶戾,暴怒起来,低吼道:“门主,你一再相逼,老夫可就不留情面了。”

    轰……

    一声巨响,黑袍老者真罡之力暴涌,将那阴毒枪意催动至极致,与破霄门主展开生死厮杀。

    另一边,蔺前辈也是美眸闪烁嘲弄,一对短枪绽放璀璨枪芒,将黑铠武者困在其中,任敌人左冲右突,也难以破开枪势,前去争夺铁锈熔炉。

    “你别妄想翻盘了,一切已是大局已定。”

    蔺前辈冰冷开口,“解元羽那厮自以为机关算尽,还不是葬身破霄主峰,此次你们的阴谋,从我们出了破霄主峰开始,就注定败亡了。”

    黑铠武者浑身一颤,其招式第一次出现滞涩,狂乱的眼神中涌现不可思议。

    “不可能!大长老不可能死的,你想骗我!”黑铠武者怒吼,陡得加大攻势,与蔺前辈激战在一起。

    此时,秦墨、胡三爷已是站在铁锈熔炉旁边,正在尝试操控这件铁锈熔炉。

    “胡三爷,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破解这件熔炉上的钟家禁制?”

    秦墨皱眉,盯视着胡三爷,这老头的目光有些闪烁,每当这老家伙露出这样的神色时,总是让人不放心。

    “给小老儿半天的时间,足够了!”胡三爷点了点头,肯定道。

    半天的时间?

    那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瞧着熔炉壁上的图案,至多只有半个时辰,整个破霄门就会被熔炼,哪里还能等到半天。

    “你这老家伙,真是没有好处,就不肯用心。”

    秦墨撇嘴,捏了捏拳头,很想当场给这老家伙一拳,终是忍住,道:“反正这铁锈熔炉是钟家之物,若是胡三爷你能破解,这熔炉事后归你好了。”

    话音落——

    胡三爷已是昂着脑袋,背也挺直,笃定道:“给小老儿一刻时间,足以破解熔炉上的钟家禁制。”

    闻言,秦墨、银澄都是翻了翻白眼,就知道这老家伙藏了一手,当真是没好处的事,就算是洪水滔天,也难让这老家伙尽心尽力。

    随即,一人一狐都是凝神,注视着胡三爷的举动,想看看这老家伙究竟如何破解这件铁锈熔炉上的禁制。

    要知道,与灰袍青年的交锋中,秦墨一直在揣摩熔炉上的纹路,却是不得要领。

    钟家的器炼之术,乃是古老的铸器术,与远古时代武道的融合,另外开辟出一条器炼之道。而秦墨对于铸器术,乃是一知半解,如何能够参悟这么玄奥的纹理。

    只见,胡三爷从怀里一摸,手掌中就多了一个瓶子,其中盛装则银色液体。

    “这是什么东西?”

    “这老家伙身上的藏宝处,还真是多。”

    秦墨、银澄皆是惊异,对于这瓶银色液体很好奇,不知是什么宝物。

    然而,胡三爷行至熔炉近前,绕着走了一圈,似是在测量该从哪一个范围开始。而后,这老头陡得打开瓶塞,则是看到,瓶中的银色液体沸腾起来,竟似有生命一样,飞射而出,覆盖在铁锈熔炉表面。

    一转眼,瓶中银色液体已是全部涌出,铁锈熔炉也是变了模样,覆盖着一层银液,竟是变成了一顶银色熔炉。

    砰砰砰……

    此时,熔炉中传出阵阵巨响,如同是一头凶兽在咆哮,炉中的铁锈光焰也在沸腾,却是被银色液体侵蚀,逐渐转变成一种银焰。

    可以看到,炉壁上的图案正在变化,破霄门的地势图案逐渐模糊,正在一点点消失。

    “成功了?!”

    “钟家的这种器炼之术,正在被侵蚀破坏!”

    秦墨、狐狸瞪大眼睛,又盯着胡三爷手中的瓶子,实是难以相信,一件大陆级神器上的禁制,就这样被逐渐破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