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27章 枪灵归宿
    面对一群强者的见礼,晁破霄微微颔首,很是平静,并没有什么波动。

    对于一位盖代强者来说,在漫长的岁月之前,就见惯了群雄拜服的场面,这样沉静如渊的气度乃是再正常不过。

    然而,晁破霄抬头,看向了秦墨,却是露出一丝笑意,颔首道:“墨兄弟,你来了。”

    顿时,原本就静寂的场面,则是更加的沉寂,破霄门主等一群强者脸色很尴尬,被开山祖师这么一喊,他们岂非凭空矮了秦墨不知多少辈?

    银澄则是龇牙,深深觉得这小子不厚道,又这么不着痕迹的占了它一次大便宜。

    随即,晁破霄没有多言,打开了孤峰的门户,领着一群强者进入其中,穿过一道道光幕,来到一个洞窟中。

    众强者的目光,都是投向洞窟中央的一根石柱上,都是瞪大眼睛,失声惊呼。

    洞窟中央,那根石柱中,封禁着一头凶兽,蛟首雕身,散发着无比凶戾的气息。

    这头凶兽双目紧闭,也不知已是死去,还是陷入沉睡,但是,其身躯微微颤动之间,却释放出一道是微弱的枪势,无比的可怕,令得洞窟中众强者心惊肉跳,不敢靠近。

    “这是破霄神枪!?”

    秦墨仔细盯着这头凶兽,略一探查,就是认出了这种凶戾的气息,与破霄枪灵的力量波动很相似。

    此话一出,破霄门主等强者们都是身躯震动,神色惊疑不定,他们一直想知道破霄神枪的下场如何,却是想不到,会被封禁在此。

    更感到意外的是,破霄神枪的本体,竟是这样一头凶兽,实是任谁也没有想到。

    秦墨则是知道,这也算不上破霄神枪的本体,在那奇异空间中见证的场景若是属实,破霄神枪的本体,应是那位恐怖生灵的尾巴。

    或许,从那恐怖生灵身上分离,被铸造成破霄神枪后,才变成这样一头凶兽。

    晁破霄伫立,端详着石柱中的这头凶兽,平静的面容泛起波澜,对于破霄神枪,他的感情是复杂的。

    “这并非是我封禁的破霄神枪,而是师尊逝去前,就布置了这根禁制石柱。或许,师尊他老人家早就预测到,破霄枪灵会做之后的事情。”晁破霄微微摇头,关于他的师尊,以及破霄神枪的事情,不愿意再多提及。

    在场众强者闻言,都是很沉默,凡是经历过主峰变故的强者们都知道,破霄神枪布置这么久的计划,到底是为了什么,关于破霄枪灵漫长时间以来的作为,固然令人惊惧,却又不知该如何怨恨。

    这是一个枪灵,对于其持有者,对于其主人的忠诚,身为一名武者,能够拥有这样一件神兵,有这样的器灵认主,实是一种幸福。

    “破霄神枪是被彻底封禁,永世难以破禁吗?”秦墨问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永远被封禁了。”

    晁破霄目光转动,看向破霄门主等人,道:“师尊留下了训示,将来破霄门中,若有盖世枪皇出世,其枪道造诣能直追师尊,则可尝试来此,破开禁制,成为破霄神枪的新一任主人。”

    在场破霄门众强者闻言,皆是脸色黯淡,对于这样的训示不抱任何希望。如今的古幽大陆,早就不是远古时代,冲击皇主境之上的层次都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冲击更高的境界。

    昔日的破霄主峰的那生灵,从其任何战绩来看,都是站在远古时代最巅峰的极道强者,想要再出现一位这样的盖世强者,其几率太小了。

    “任何事都是在变的,将来的古幽大陆,未必不能迎来一场鼎盛的契机。”晁破霄这般说道。

    随即,一行强者没有停留,在晁破霄的带领下,穿过了这个洞窟,朝着深处走去。

    嘎吱……

    通道深处,一扇厚重的石门开启,水纹般的光线透射出来,一股浩荡如海的枪势喷涌而出,令得众强者一阵窒息,以为又有类似破霄神枪的存在,封禁在这扇石门背后。

    一行强者走进门内,虽是有晁破霄的带领,他们依然很小心的戒备,免得再次被可怕的力量波动冲倒,这样出糗就有些丢脸了。

    然而,石门之后,却是一座偌大的宫殿,四周空无一物,唯有宫殿中央的地面,有着一道枪痕印记,从中涌出磅礴无边的枪势。

    “这是……,祖师爷……”

    破霄门众强者脸色一变,旋即露出惊喜之色,纷纷看向晁破霄,一双双眼睛中有着期待和兴奋。

    之前,严成影就已说过主峰的经历,众强者都清楚,枪祖秘典封存在一道枪痕印记中。

    现在,骤然见到这道枪痕印记,众强者都是心跳加速,情绪激荡的难以自抑。

    “不错。这道枪痕印记中,就封存着枪祖秘典,乃是师尊身前印刻下来的。你们谁的资质足够,就可以去参悟枪祖秘典。”晁破霄点头道。

    顿时,在场众强者惊呼出声,一些人更是脸色涨红,兴奋得差点晕厥过去。

    本来,破霄门主猜测,开山祖师让他们再次进入主峰,应是存着选出门中杰出天才,来参悟修炼枪祖秘典。

    因此,这一次进入主峰,破霄门主进行了周详的筛选,将宗门中老中轻三代,凡是资质出众的,不管修为如何,一律都带上了,以备让开山祖师选择。

    此刻,晁破霄却说,凡是进山者,所有强者都可以参悟枪祖秘典,这如同是天上掉下了一块大馅饼,砸得众强者头晕目眩。

    “你们这些小辈,也别高兴的太早,枪祖秘典不是那么容易参悟的。若是枪道资质不够,便是连一丝皮毛,也难以领悟。”晁破霄皱眉,沉声说道。

    破霄门众强者闻言,却是没有一丝沮丧,都是再次拜伏在地,叩谢开山祖师的恩典。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够参悟枪祖秘典,就已是足够,即便是无法参悟任何枪道至理,至少有过此机会,没有所得,只能怪自身资质不够,怨不得谁,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对此,晁破霄点了点头,首次露出赞赏之色,对于这群徒子徒孙的心性很满意。

    轰!

    晁破霄一指点出,以指代枪,射出一道枪劲,注入那道枪痕印记中。而后,一声轰鸣,枪痕印记闪耀光华,散发出无比古老而悠远的枪意,笼罩了这座大殿。

    破霄门众强者纷纷盘膝坐地,感受着这股无与伦比的枪意,一瞬间就进入了入定状态。

    “无论是否能够参悟枪祖秘典,在这股枪意中入定,总会有所得。至于谁能获得最大的造化,就看个人的机缘了。”

    晁破霄扫了一眼,包括破霄门主在内,所有破霄门弟子都进入深层的入定,点了点头,在这样的枪意笼罩下,其修炼则能事半功倍。

    只有破霄门弟子能参悟枪祖秘典?

    那我们呢?

    旁边,银澄、高矮子则是目瞪口呆,这两个家伙本来也想参悟枪祖秘典,却是发觉并没有入定,顿时就傻眼了,眼巴巴的看着晁破霄,眼神中充满了哀怨。

    转头,晁破霄瞧着狐狸、矬子躁动的模样,则是笑了笑,道:“枪祖秘典固然是武道至典,却是对修炼枪道的武者,才能有最大的裨益。你们跟我来吧,墨兄弟,走吧。”

    这般招呼着,晁破霄领着秦墨一行同伴,穿过了这座宫殿,朝着更深处走去。

    “晁大哥,你代替了你的师尊,成为这座主峰的守护者了么?与这座主峰融为一体?”秦墨忽然开口,问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存的意味。

    银澄等同伴闻言,则是惊疑不已,不太明白秦墨的意思。一行同伴看向晁破霄,旋即发现在后者身上,有一些惊人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