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34章 归去·澜起
    对于破霄门一群弟子,晁破霄并不抱有太多的希望,因为,这些弟子的枪道资质与他相比,尚是都有着极大的差距,想要参悟【枪祖秘典】,则是有些勉强。

    却是想不到,严成影却在短短的世间内,就有所得,着实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秦墨等都是上前,恭喜严成影的机缘,经过这一件事,在破霄门中,严成影未来宗门巨擎的身份,已是可以确定了,这是一件喜事。

    “既是有所收获,就准备一下,前往【阴诡骨塔】吧。此行很凶险,要有万全的准备。”晁破霄如此说道。

    观看了那道记忆碎片后,晁破霄有种预感,探索【阴诡骨塔】必定会非常凶险,远比传闻中的还要可怕。

    并且,这一次的【阴诡骨塔】之行,说不定比以往更加的危险,这纯是一位巅峰强者的预知,却是相当精准。

    ……

    大陆某处,一座偌大的城池中。

    轰隆……

    整座城池传出巨响,似是天灾降临,街道出现一道道裂痕,惊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整个城池的人们都陷入恐慌之中。

    片刻,整座城池却是恢复了平静,不仅如此,地面的无数裂痕竟是开始合拢,短短时间内,竟是又恢复了原样。

    如此景象,若是有外界的强者在此,必定会震撼不已,产生种种猜测。

    可是,在城池中的人们则是很平静,似乎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砰!

    一处府邸的房间中,一名老者将一块铭牌捏碎,隐约可见,铭牌上有着钟姓的名字。

    “我孙儿竟然死了!怎么可能,不仅如此,钟家的【噬世熔炉】竟也失去了联系。这是破霄门的那些老家伙出手吗?该死……”

    这名老者愤怒咆哮,脸庞扭曲得犹如厉鬼,全身铁锈真罡翻腾,如同一颗星体,似是要爆裂开来。

    房间里,还跪拜着数道身影,其中有一个青年,正是与秦墨有过冲突的钟泽王。

    此刻,钟泽王也是瞪着眼睛,神情中难以置信,嘀咕道:“怎么可能!大哥乃是我钟家的血脉继承者,修炼【噬世熔炉术】,又有噬世熔炉在手,就算打不过,也该能逃走才是。”

    旁边,其他几名钟家强者都是脸色冷厉,透着无穷的杀意,此次针对破霄门的行动,实是损失太惨重,不仅折损了钟家的绝世奇才,还丢掉了一件重宝。

    “老祖,开战吧!我们钟家积蓄了这么长时间的力量,绝不会再犯先祖们的错误,一定能将破霄门铲除。”一个中年强者开口。

    此时,那名老者却是安静下来,如鹰爪般的手掌握了握,摆手道:“现在不是开战的时候,【阴诡骨塔】再过不久就要开启,这才是关乎我们钟家兴盛的大事。针对破霄门的计划失败,不能进入破霄主峰,接下来,就只能执行第二项计划了。”

    说话间,房间里众人齐齐转头,目光落在钟泽王身上,使得后者惊异不定,他并不知晓第二个计划是什么。

    “【阴诡骨塔】里的东西,我们钟家志在必得,泽王,你是老夫最小的孙子辈,本不想让你去冒险。可惜,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选择了。”

    老者声音很平静,缓缓道:“这第二个计划很凶险,我钟家的改造之术非常诡异,你要有所准备,接下你哥哥的重担。不过,若是改造之术能够成功,你的实力将会超越你哥哥,成为我钟家未来的抗鼎人物。当然,你也有拒绝的权利,若是不愿意,现在就说出来。”

    钟泽王闻言,脸色变了变,脑海中莫名浮现一个人的身影,却不是他的哥哥,而是在【聚宝斋】古地中,给他带来莫大耻辱的秦墨。

    骤然间,钟泽王眼中戾芒闪现,猛地握拳,断然道:“老祖,我愿意一试,绝不辜负您老的希望。”

    “好。”老者满意点头。

    冰焱峰·阵宗·秦墨!

    钟泽王眼神怨毒,嘴角浮现冷笑,心中低吼:“等着吧,在【阴诡骨塔】再次相遇,我要将你这小畜生碎尸万段,这是让我受辱的代价!”

    ……

    数日后,秦墨等在破霄门返回,也带回了蔺前辈的信函,以及破霄门的结盟文书。

    这一次的破霄门之行,可谓是收获巨大,一行同伴都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尤其是秦墨,更是有种彻底蜕变的感觉。

    当然,最为沮丧的,莫过于胡三爷,虽是收获了钟家的至宝熔炉,还揣着神虫甲壳,这老家伙却是始终哭丧着脸,仿佛所有人都欠他一笔帐一样。

    “我说老家伙,都出了破霄门了,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装给谁看啊!好像你有多损失惨重一样。”

    瞧着胡三爷的神情,银澄最是看不过眼,这狐狸不明白经过,认为这老家伙一直在装,不想让别人知晓他获得了那么多的好处。

    “小老儿哪里有装,是真的损失很惨重啊!”胡三爷哀嚎抱屈,那瓶银液失去效用,等于铁锈熔炉无法使用。

    至于神虫甲壳,则是不知如何炼化,便是晁破霄也不知熔炼之法,干脆就让胡三爷带走了。

    也即是说,这老家伙看似收获极丰,实则真正有用的好处,则是一件也没有,还白白赔了一瓶银液。

    “也不算损失惨重,胡三爷你也窥及了【枪祖秘典】,拓印出一部分,也能拿出去卖一个天价。”秦墨笑着说道。

    胡三爷闻言,则是脸色泛苦,也不说【枪祖秘典】根本不能拿出去拍卖,否则,破霄门首先就会来找麻烦。况且,这样的无上典籍,其中的真意又岂是能够拓印出来的?若真能这样做,晁破霄早就留下了【枪祖秘典】的上半部。

    正因此,胡三爷这一次,可以说是什么好处也没捞到,白白辛苦了一场。

    瞧着这老家伙的模样,一行同伴则都是很开心,能见到胡三爷吃瘪,实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墨小子,本狐大人此次的进境,可以说是超乎想象。你要不要与本狐大人比试一番?”

    银澄转头,看向秦墨,一双狐眼中有着要妖焰流转,如同两个妖异的漩涡,散发着夺人心魄的光辉。

    秦墨一怔,这狐狸能如此自信,看来从星辰之核中获得的造化,乃是相当了不得。

    “正好,我也想试一试,双色妖焰提升后的威力如何。”秦墨欣然应允,微微吸气,双臂上血气之力涌动,呈现一种晶莹实质的质地,如同一双臂铠佩戴在手臂上。

    一时间,秦墨的双臂都是升腾血气之雾,那景象犹如烟霞一样,璀璨夺目,并且,在血气臂铠之中,隐隐有巨兽的吼声传出。

    见此情景,胡三爷等一行同伴都是色变,他们深知祭体祷文的强大,但是,与此前相比,这少年的血气之力分明有了更加明显的变化,仿佛已是与肉身彻底融合,呈现一种狂暴的强大。

    毫无疑问,这是以祭体祷文为基,冲击皇主境后,这部淬体奇典在秦墨身上,呈现了更加强大的一面,乃是又一次的飞跃。

    如今,拥有皇主境修为的秦墨,其最强大的手段,正是祭体祷文的血气之力,即使这少年尚未发动攻势,都能够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等一等!”

    银澄忽的喊停,怪叫道:“你小子准备恃强凌弱吗?本狐大人就算提升很大,终究没有突破到皇主境,你小子用皇主境的修为进行压制,是担心被打趴下吗?真看不出来,你小子修为越强,胆子越发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