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37章 故人现踪
    此后,大陆上又有数起惨剧发生,皆时一模一样的情况,终是引来巅峰强者的重视,前往各地查寻线索,却是一无所获。

    在那之后,这样的惨剧则是再未发生,这种事件成了一个悬案,至今无人能够洞悉其中的秘密。

    至于那种可怕的阵法,在之后有了名字,即是——【涡天涸地阵】!

    这是大陆阵道师出于敬畏,所起的这个名字,对于知晓这一过往的强者来说,这个名字充满了禁忌,意味着灾难和毁灭。

    现在,这样一座恐怖大阵,竟是出现在镇天国,怎不让人心存震骇。

    “这是针对奕师的行动吗?”有人已是产生了这样的猜测。

    这样恐怖的阵法,忽然在镇天国周围出现,必定是出自可怕的阵道师之手,其针对的目标,十有八九就是被称为当世第一阵道师的奕铭风。

    ……

    轰!

    森冷如飓风的真罡,在西翎战城边缘的一座山顶爆发开来,席卷向四方,将一道道虚空裂痕冻结,而后迅速抹平。

    半空中,一艘战舰横亘在那里,肆意的释放力量,一抹倩影伫立舰首,薄冰一般的眸子扫视向远方。

    “吞噬地气的阵法,好诡异的阵纹,再这样下去,西城虽是能安然无恙,但是,镇天国的其他位置,我就无能为力了。”

    这艘战舰上,那抹倩影身披黑铠,这般沉重的甲胄,也是无法掩盖其曼妙风姿,这女子正是消失已久的西翎幽。

    自从上一次,西城遭遇变故后,她便是消失,其麾下的军团,也是随之解散,归于西翎帅府调遣。

    秦墨曾多次寻找这位传奇女子的踪迹,则是一无所获,却是在今日,突然出现在这里,其修为之深,也是远超以往。

    此时,注视着越来越多的虚空裂痕,西翎幽容颜很平静,透明般眸子闪烁着光华,宛如冰风暴在聚集,隐约间,在其身周有着森寒的冰域出现,四周的虚空开始呈现冻结的迹象。

    砰!

    一道闷响传出,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寒冰风暴充斥天地,以西翎幽为中心,朝着四周迅速蔓延。

    片刻,西翎战城边境的这片地域,已是彻底被冰封,那些虚空裂痕尽数被冻结,而后在寒冰之力的作用下,迅速合拢,消失不见。

    这样惊人的景象,若是有其他强者在旁,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并非是一般的冰域之力,竟是能够冻结空间,并迅速恢复空间的裂痕,实是超乎想像。

    “呼……”

    西翎幽轻轻舒了口气,原本冰雪般的容颜,泛起一丝苍白,喃喃道:“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如今的西城,已经不是我拼尽全力,就能够守护的了。只能尽我所能,不违背当初的誓言……”

    言语之间,莫名有些悲意。

    正在这时——

    虚空中,一道道阵纹汇聚,一个身影浮现,如渊的气度弥漫,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这个身影,正是奕铭风,却不是其真身,而是以阵纹汇聚的投影。

    目光一转,奕铭风注视着西翎幽,露出一丝笑容,颔首道:“我道是谁,能将【涡天涸地阵】的阵纹冻结,原来是你这小丫头。许久不见,实力精进的倒是快,我那徒弟寻了你很多次。”

    “奕大师。”西翎幽微微欠身,对于这位绝代阵道大师,她相当尊重,“我只能做到这一步,剩下来的,还是要您出手。”

    奕铭风闻言,点了点头,端详着西翎幽,在他的眼中,倒映出这绝色女子的影像,在她身周萦绕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怨力,若非他这一层次的强者,根本无法洞察到这一迹象。

    天咒的怨力么?

    这个小丫头当初,看来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楚……

    见此情景,奕铭风暗叹,没有再说什么,注视向远方,其目光似是穿过了空间,洞悉了镇天国边境之外,那座山峰上一群阵道师的身影。

    “祖阵师世家吗?竟然欺上门来,一群自以为是的小辈,持着一块残缺的阵道神器,却以为能在这里呼风唤雨?”

    奕铭风眼神冷冽,身周的阵纹不断浮现,密密麻麻,顷刻间,已是充斥这片天地,朝着远处迅速蔓延。

    这情景,瞧得西翎幽美眸睁大,照着这样的速度,短短数个时辰,整个镇天国就会被这样的阵纹填满,形成铁桶之势。

    “这就是奕师以镇天国为阵盘,布置的防御大阵吗?确实是固若金汤呢……”西翎幽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奕铭风发动了阵势,却是戛然而止,他眺望远方,目光闪烁,露出震惊之色。

    西翎幽见状,不禁一惊,以为有意外发生,急声道:“奕大师,怎么了?是敌人的阵道太强么?”

    闻言,奕铭风摇头,却是哑然失笑:“这群小辈的阵道,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倒是我太过小题大做了。这种阵仗,还是让小辈们去解决吧。”

    西翎幽愣了愣,不解其意,奕大师的言下之意,竟是要后辈去解决这次的危机,面对如此可怕的【涡天涸地阵】,后辈中有谁能够应付?

    那个狐狸银澄么?

    还是秦墨?

    不是传闻,秦墨一行都离开了西翎战城,暂时未归么。

    奕铭风笑了笑,凝视着远方,目光悠远,穿过了空间,看到了在镇天国边境外的一个地方,一群身影出现,其中一个少年伫立在那里,也是凝视虚空,似是看了过来,发现了奕铭风的注视。

    那少年一袭长袍,面容俊秀,正是不久前,赶往破霄门的秦墨。只是,与此前相比,这少年有了明显的不同,那清澈的眸子中闪烁着神异的光辉,即使是强如奕铭风,也感到一种忌惮。

    并且,秦墨身上的力量波动,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宛如无底深渊,难以测度。

    “能够看透我布置的阵纹,相隔万里就发现了我,这个小子……”

    奕铭风笑着摇头,转头看向西翎幽,道:“小丫头,你身上的状况可不太好,随我到冰焱峰待上一段时日,那里现在是修炼圣地,日积月累之下,能够逐渐化去你身上的束缚。”

    西翎幽闻言,容颜微变,没想到自身的问题,被奕铭风一样看穿了。

    尚不等她回应,奕铭风已是挥袖,一圈圈阵纹聚集,将两人的身影笼罩,而后消失在虚空中。

    ……

    另一边。

    镇天国边境,秦墨一行通过【大地轮盘】传送至此,注视着远处大阵封天的景象,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

    原本,一行同伴兴高采烈的返回冰焱峰,依靠【大地轮盘】,能够直接抵达西城。

    却是想不到,中途地气流转出现问题,传送到了这里。

    砰!

    半空中,一头飞禽横空而过,飞临镇天国边境上空时,却似被无形之刃斩过,断为两截坠地。

    这情景,落在银澄等的眼中,令一群同伴怒意涌动,刚一回来,就遇到这样的变故,任谁都有莫大的火气。

    此时,一行同伴发现了秦墨的异常,这少年目光眺望远方,似是发现了什么。

    “奕师,幽帅……”

    秦墨收回目光,喃喃道:“就这么走了,奕师的意思,是要我们解决这些麻烦么?”

    “小子,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呢?有什么发现,就不能告知大伙么?”银澄龇牙,对于这少年的态度很不满。

    它的妖族圣火蜕变后,其六识更加敏锐,则是越发能感受到,秦墨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这少年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气度,竟是与奕师有几分相似,甚至更加神秘。

    毫无疑问,在破霄主峰中,秦墨得到的机缘,绝非是跻身皇主境,获得那件超凡神器,还有更深层的变化,却是无从知晓具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