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40章 嗜血阵盘
    轰隆!

    那块阵盘上,浮现一头古兽的轮廓,伫立在镇天国的地势图上,全身笼罩光霞中,看不清真面目,却是释放着无比凶戾的力量波动。

    下一刻,这头古兽仰天长啸,对着半空中的银澄,就是一声咆哮!

    铺天盖地的声波回荡在天地,一切仿佛都静止了,无论是半空中的银澄,还是妖焰飓风的运转,都是缓慢起来,渐渐陷入停滞状态中。

    与此同时,那块阵盘也是发光,一道道古老阵纹涌动,撑开一个护罩,将这群阵道强者护持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

    半空中,银澄本来放肆大笑,要以雷霆般的手段,将祖阵师世家的这群杂碎焚成灰烬,顺便将那看着比较顺眼的阵盘给抢夺过来。

    至于这块阵盘的归属,它已是准备贪墨了,绝不让秦墨等同伴染指。

    然而,正在它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准备发动绝杀攻势的时候,却是身躯僵直,竟是不能动了。

    端坐在妖焰王座上,一直是大笑的模样,这模样看起来着实有些滑稽。

    “糟了,这是破霄主峰中,类似破霄枪灵的那种空间禁锢之力。该死的,怎么尽遇到这种可怕的力量。”银澄暗中叫苦,颇有乐极生悲的苦闷。

    想想它这么长时间,方才修为大成,能够横扫这些碍眼的敌人,却是料不到,竟遇到这样的诡异阵盘,看来是要吃瘪了。

    “好!将这死妖狐轰杀在此!”

    为首的阵道强者咆哮,其年轻的面容扭曲变形,他是彻底暴怒了。从刚才到现在,接连被高矮子、银澄压制,还差点被逼入绝境,以他祖阵师世家嫡传子弟的身份,这实是奇耻大辱。

    当即,为首的身影催动阵盘,操控着那头古兽,欲施展绝杀一击,将半空中的九尾妖狐轰爆。

    正在这时——

    一群阵道强者察觉有异,霍然转头,却是看到不远处,在阵盘防御护罩内,竟是站着一个少年,正注视过来,端详着那块阵盘,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若非肉眼看见,在场一群人根本察觉不到这少年的存在,后者伫立在那里,竟是没有一丝气机散发出来,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

    事实上,这少年看起来确实很普通,一袭素袍,眉目俊秀,有着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稚嫩,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样子。

    唯一的不同,则是这少年的眼眸,偶尔有神异的光辉掠过,宛如飞火流星,震人心魄。

    当然,在场一群阵道强者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一个普通人,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还瞒过了他们的六识,且穿过了阵盘释放的阵纹护罩,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

    “小子,你是何人?跪下受擒!”

    之前的那老者怒吼,当即出手,结出一道阵纹,直轰向那少年的脑袋,出手如雷霆,要将之一击必杀。

    这老者心中实则无比忌惮,嗅到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所以,这一出手就是祖阵师世家的杀招,不想给这少年任何喘息的机会。

    砰!

    在老者怒吼声中,这道阵纹不断变化,凝成一只手臂,其上覆盖着金属般的鳞片,朝着秦墨探抓过去。

    一阵轰鸣,这只手臂的力量无比强大,堪比武主巅峰的攻势,乃是老者以自身精血所化的阵纹。

    “嗯?祖阵师世家的阵技,与外界的阵技确实不同。”

    这少年正是秦墨,他注视过来,张嘴喷出一道真罡,化为一道剑芒,斩在这只手臂上,将之斩灭。

    “啊……”那老者惨叫,口喷鲜血,当即遭到了重创。

    这只手臂的阵纹,乃是注入了其精血,与其本体有着联系,被这样粗暴的斩灭,使老者本身也是当即重伤。

    怎么可能?

    这少年究竟是谁?有此等可怕的力量。

    一群阵道强者脸色惨变,这老者乃是族中的长老,在阵道上的造诣极高,并且,修为也是武主境界,若是在外界,可谓是呼风唤雨的一方强者。

    现在,仅是一个照面,就被人重创,并且,对方甚至没有耗费什么力气,着实让他们心惊肉跳。

    此时,秦墨目光微动,从这群阵道强者身上扫过,又一次看向那块阵盘。

    “这块阵盘很有趣,你们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出手灭杀了你们,再拿走?”秦墨盯视着那块阵盘,这般说道。

    他的语气很平静,却是有着冰冷的杀意,对于这群阵道强者,他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祖阵师世家这一次能派人来犯镇天国,就一定会有下一次,人既犯我,自当百倍奉还。

    “这个狂妄的小子!”

    为首的身影脸庞扭曲,胸中的怒意快要将他的理智吞没,他们乃是来自祖阵师世家,有着无比高贵的血统,竟被一个少年如此喝斥,仿佛己方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这样的感觉,实是无比的耻辱,为首的身影根本无法忍受。

    尤其,对方仅是一个少年,在年岁上,比己方要小很多,却如一个上位者,在俯视着他们,这是最屈辱的。

    “臭小子,你别在那里故作姿态,敢踏足阵盘的禁制防御中,这种行为就是找死。”为首的身影森然道。

    旁边,那高挑身影一惊,失声道:“你不会是想……,别冲动,这少年很古怪,不要用这种手段……”

    话未说完,那为首身影已是抬起右手,以手为刀,朝着他的左臂斩去。

    伴随着一声惨叫,一条手臂飞起,朝着阵盘而去,被那头古兽一口叼着,吞了下去。

    咔嚓、咔嚓……,一阵咀嚼声响起,那头古兽缓缓咀嚼着那条手臂,从其口中传出骨骼碎裂之声,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这阵盘,不仅能汲取阵道师的精血,还能吞噬血肉?”秦墨一惊,却是越发肯定,这块阵盘与铁锈熔炉,在铸造技艺上,乃是同出一源。

    吼!

    阵盘上,那头古兽仰天长啸,身周的光霞疯狂涌动,一股极为惊人的狂暴气息,自其身上迸发出来。

    这股力量波动,充斥着狂乱和诡异,却是令人窒息。

    周围,【涡天涸地阵】的威力骤然暴增,狂暴的阵纹如浪潮一样,朝着远处迅速蔓延。

    同时,整个空间也是凝滞,似是彻底被禁锢了。

    半空中,银澄刚催动体内力量,恢复了一些自由,此时再次不能动弹,气得它暗中狂骂。

    “丫的,真以为本狐大人束手无策吗?看来要动用妖族圣火的全新力量才行。”银澄龇牙,双目眯起,准备动用它新获得的手段。

    此刻,秦墨也是皱眉,他感受到那古兽释放的威压,有着可怕的威胁。不仅如此,他的身躯也是被禁锢,很难移动。

    这种空间之力,比破霄枪灵的不遑多让,由此判断,这块阵盘若是完整,应是不逊色破霄神枪的一件神物。

    之前,在破霄主峰中,秦墨能够不受空间之力的影响,乃是因为能够调集主峰之力。

    现在,到了外界,无法调集破霄主峰的力量,他则是真正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这就是祖阵师世家的手段吗?

    秦墨这才惊觉,之前还是有些小看祖阵师世家了,这一势力在阵道天赋方面,或许比不上奕师,银澄,还有他。

    但是,这一势力终究存在了悠久的岁月,在其底蕴方面,乃是无比惊人,绝不逊色大陆绝域的巨无霸势力。

    吼!

    阵盘上,那头古兽转头,狂乱暴戾的双目锁定了秦墨,发出一声怒吼,喷出一道洪流般的阵纹,直轰向秦墨。

    这一攻势,比之刚才的那老者,强横不知多少倍。仅是阵纹散发的威压,就让一群阵道强者窒息,有人已是匍匐在地,无法动弹。

    这种洪流般的阵纹,在威力上,已是不逊色祖阵之技。

    “哈哈哈……,臭小子,你就站在那里,乖乖等死吧。”为首的身影肆意大笑,无比快意。

    以自身一条手臂的代价,将这碍眼的少年轰杀,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一想到这少年被轰爆的下场,为首的身影心中就无比快意,他已是等不及看到这一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