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45章 冰之症结
    听到狐狸这样说,奕铭风很是欣慰,却是笑着喝斥,他可没有贪墨徒弟宝物的习惯,阵道到了他这一层次,这块破损的阵盘对他的实力并没有多大的增益。

    若是阵盘完整,才是另当别论。

    “这阵盘中的阵纹无比古老玄奇,你这小狐狸平时多多揣摩,对阵道有很大的裨益。你若真有孝心,就将这块阵盘修复,到时候来作为阵宗的镇宗之宝吧。”奕铭风这般说道。

    银澄立时接过阵盘,喜笑颜开,也是一个劲的保证,有生之年,定会将这块阵盘修复完成。

    “你们这几个小家伙,这一次做的很好。”

    奕铭风看向秦墨一行,俊朗的面容上浮现一些赞赏和欣慰,身为师者,能够看到弟子们迅速的成长,本身就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何况,这些弟子都很尊重师长,也是在此时,奕铭风才体会到,外界许多强者说起他的几个弟子时,会是那般酸溜溜的语气。

    随即,奕铭风又询问起破霄门此行的一些事情,而后看向秦墨,才似想起了什么,道:“既然你在破霄主峰中,有了这样的际遇,一会儿正好去看看西翎幽那丫头,她现在的状况有些问题。”

    秦墨、银澄都是一惊,连忙追问怎么回事,也是感到奇怪,上一次见到西翎幽,并没有发现她身上有什么异常,难道是修炼出了问题。

    “这丫头身上的状况,一直都有些麻烦,若是不及时处理,会越来越麻烦。”奕鸣风皱了皱眉,而后起身,道:“你们与我一起过去吧。”

    随即,奕铭风带着秦墨,银澄,便是出了大殿,朝着后山深处走去。

    ……

    冰焱峰后山,在铁柳树林以西,这里刚开辟了一片空地。

    这里冰霜密布,四处竖着刀锋一样的冰柱,在空地中央,伫立着一件冰霜凝成的庭院。

    周围,有着一棵棵冰树,山风吹过,枝叶哗哗作响,充斥着一种冷寂枯寒的气息。

    三个身影出现,秦墨、银澄看到这片冰霜之地,不禁是有些发呆,从这里散发的寒气中,一人一狐已是推断出来,西翎幽的力量也是精进如斯,达到了武主的层次。

    “幽帅的实力进步的如此之快?”秦墨皱了皱眉,倒不是轻视西翎幽。

    上一次与这位冰艳绝世的女子相见,那时他的实力有成,眼力已是非凡。他看出西翎幽虽是资质超凡,与萧雪晨堪称镇天国的绝代双姝,但是,西翎幽并没有后者的极道剑魂,又缺乏顶级的功法,进境自是会变慢。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散发的寒气,却是打破了秦墨之前的估计,让他感到意外。

    “这丫头身上,果然是有古怪……”银澄则是小声嘀咕,它与西翎幽之间,在许多年前,曾有过交集。

    “走吧。”

    奕铭风招手,带着秦墨、银澄,朝着那间庭院走去,沿着冰霜碎石铺砌的小路,一直走到了庭院门前。

    咯吱……

    寒冰凝成的院门打开,院子里一抹倩影若隐若现,伫立在一棵冰树前,仰望着冰花盛放。

    “奕大师,还有你们来了……”西翎幽的声音响起,一如以往般冰冷。

    尚未等奕铭风、秦墨开口,银澄咧嘴笑了起来,道:“你这丫头,还是像以前一样生人勿近,见到老朋友,至少也要出来迎接一下。”

    “你这狐狸,也是和以前一样,欺软怕硬。现在实力强劲了,就抖擞起来了,真以为我怕你么?”西翎幽开口,语气并没有什么波动,言辞却是针锋相对。

    奕铭风、秦墨对视了一眼,都是没有说话,默默旁观。关于狐狸、西翎幽之间的过往,他们都是有些了解,应是牵涉到此前的少年王试炼。

    不过,以狐狸、西翎幽的行事,彼此第一次相见时,应是不会那么平和。

    “哈……”

    银澄笑着咧嘴,叫嚣道:“没错,本狐大人现在实力就是强大了,就是比你厉害,你就该怕我!”

    闻言,秦墨脸色有些发黑,这狐狸实是越来越嚣张了,若是将来阵道大成,还不知要跋扈到什么地步。

    奕铭风则是摇头,他也知晓这小狐狸的性子,能够三言两语,就将对方气得想杀人。

    砰!

    寒冰之力涌动,一杆冰枪凭空出现,从院子里激射而出,直袭向银澄。

    这就是西翎幽的回答,也是她一贯的行事方式,既是言语不和,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轰!

    一声轰鸣,银澄面前,一团妖焰沸腾,不断变幻,化为一头九尾妖狐的形状,朝着前方扑击过去。

    下一刻,冰枪与妖焰之狐碰撞在一起,顿时,冰枪爆碎,冰雾弥漫,那团妖焰也是不断减弱,呈不相伯仲之势。

    “嗯?你这丫头的寒冰之力这么厉害?”银澄睁大眼睛,很是吃惊。

    要知道,它如今拥有的妖焰,比之其年少时,不知要强大多少。在其年少时,其妖火尚未蜕变为圣火,并且,也没有融入另一种妖族圣火,那时已是能与西翎幽拼得不相上下。

    这一次,银澄自认为,凭着自身的妖焰,就能完全碾压西翎幽,却是不料,依然是相持不下的局面。

    紧跟着,银澄眉头一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奇怪了,你这丫头的寒冰之力中,有点奇怪……”

    此时,奕铭风已是挥袖,一股柔和中正的力量涌动,将寒冰之力、妖焰之气尽数抹去。

    “进去说吧,你这小狐狸,跑过来是和客人打架的吗?”奕铭风训斥了一句,率先走进了冰霜庭院。

    院子里,秦墨看向这位玄冰般的绝美女子,仔细端详了一下,与上一次相见,后者并没有丝毫变化,甚至可以说,肌肤更加晶莹,呈现半透明的质地,仿佛又年轻了几岁。

    虽然说,修炼寒冰真焰,或是天生拥有寒冰之体的武者,大多是青春永驻,但是,西翎幽却是越发年轻了,对于女子来说,或许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你这小子,贼眼别乱瞄,萧家丫头,还有天蛇那丫头,都在后山闭关呢。”银澄斜眼瞅了过来,语气中有着威胁,“你小子要是尽心尽力,传授本狐大人祭体祷文,我倒是会考虑,替你作掩护,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偷偷私会。”

    私会你个大头鬼!?

    秦墨、西翎幽闻言,都是差点忍不住出手,想将这狐狸当场揍趴下,这家伙的嘴巴越来越不中听了。

    “你这小狐狸,别在这里胡言乱语。”奕铭风板着脸,训斥道。

    顿时,这狐狸收敛了不少,在奕师面前,它还是不敢太放肆的。

    随即,奕铭风钻头,看向西翎幽,语气平和开口:“我这两个徒弟如今的本事,也是相当不小,说不定对你身上的问题有办法。”

    西翎幽美眸微动,也没说什么,眸光流转,寒气涌动,在庭院中多了几张冰霜桌椅。

    在场一行相继落座,看着庭院中冰树摇曳,冰花绽放,这种景象却是颇有几分别样的意味。

    此时,西翎幽看了看秦墨,又瞪了瞪银澄,才转而看向奕铭风,轻叹道:“奕大师,我身上的问题,我很清楚解决起来有多困难。您既是没有办法,秦墨,还有这狐狸,应该也是束手无策。这终究不是武道、阵道上的问题……”

    闻言,秦墨、银澄都是怔了怔,凝神望着西翎幽,想看看她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从西翎幽的语气中,她身上的症结应该一开始就存在,但是,此前秦墨、银澄与之交集,都未曾发现她身上有什么问题。

    “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银澄眼中妖异光芒连闪,它动用了种种探查之技,都不曾发现西翎幽身上有什么问题。反而是发现,她体内的经脉,竟是呈现一种冰霜质地,寒冰真罡在经脉中流转,其速度比同阶强者快上十倍不止。

    这样的情况,让狐狸震惊不已,隐约明了,为何西翎幽修炼的武学并非绝世,其实力竟是能够一直精进如斯,乃是因为其体质的特殊之处。

    旁边,秦墨也是沉吟,他与银澄一样,动用了种种手段,也未曾发现西翎幽身上的异常。

    转头,秦墨看向奕师,露出探询之色,希望后者能够给一些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