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47章 再斩旧敌
    于是,才有了西翎幽此后的誓言,绝不踏足西翎主城,也绝不离开西翎战城的地界。并非是她不想离开,而是无法离开西翎战城。

    “本以为,此生就是这般下去,却是没想到,这些年来,西翎战城的地气越来越浓烈,我的修为的精进速度越来越快,天咒之力也不断强大,已是开始侵蚀我的真罡了。”

    西翎幽说到此处时,看了秦墨一眼,让后者不禁苦笑,算起来他是要负一部分责任。

    西翎战城的地气浓烈,自是秦墨等所为,使得西翎战城的各大宗门都是受益。却是没想到,西翎幽却因此受害。

    “奕师,可有破除之法?”秦墨很干脆,当即请教奕铭风。

    “既然你能察觉到天咒之力的存在,自是可以尝试一下,说到破除这些邪性的力量,你小子的手段比为师我要多得多了。”

    奕铭风望着这个弟子,不禁是摇了摇头,这是他最不满意秦墨的地方。这少年正因为拥有种种惊世之力,才无法专注于阵道,却是想不到,现在反而要依靠其体内的种种惊人力量,来破除西翎幽体内的症结。

    “你修炼的血气之力,剑魂之力,还有你神魂中的那种力量……,任何一种都是邪力的克星,你一种种尝试,我相信必定是有效的。即便不能破除幽丫头的症结,至少也能够压制。你若是准备好了,就立刻开始吧。”

    这般说着,奕铭风挥袖,四周立时大阵封天,将这片寒冰庭院与外界隔绝起来。

    秦墨点了点头,略一沉吟,又与西翎幽细论了一番,仔细询问天咒之力的种种特性,而后闭目,盘算了一番,便是有了计较。

    “先以血气之力来驱除吧,这是我如今最擅长,也是最强的手段。”

    砰!

    秦墨的身躯微震,肌肉、骨骼同时抖动,一股无比浓烈的血气腾起,化为一道场域,将西翎幽也笼罩进去。

    同时,血气之力变幻,形成一顶血气熔炉,不断有战熊的吼叫声传出。

    这样的景象,固然是无比骇人,但是,血气之力却并不狂暴,与秦墨与敌人交锋时截然不同。

    “这小子的【祭体祷文】,越来越收发由心了。”

    银澄见状,震动不已,却是很快收摄心神,仔细观摩秦墨的举动,这是非常难得的观摩机会。

    当世,若论在【祭体祷文】上的造诣,秦墨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毕竟,就算是兽界的象鬃族没有灭绝,也难有一位天才,能将这门淬体神功修至完美境。

    如今,秦墨施展【祭体祷文】,仅是念动之间,便有磅礴如海的血气之力涌动,并且,在其肌肤之中,有着古老的纹路浮现,如同是兽界的一种神秘祷文。

    只见,一道道血气之力奔涌,在血气熔炉之中运转,迅速将西翎幽笼罩,并将她的娇躯托至半空。

    “收摄心神,不用抗拒,任血气之力洗淬身躯。”

    此时,在西翎幽耳边,传来秦墨平静的话语,叮嘱其该如何配合。

    当即,西翎幽已是沉淀心神,心境一片空明,她性冷如冰,行事果决,没有一般女子的娇羞,也没有生死的顾虑,立时摒弃一切杂念,任秦墨施为。

    轰!

    秦墨心绪一动,整座血气熔炉已是沸腾,一道道神秘纹路在炉壁浮现,熔炉开始缓缓旋转起来,其中不断涌动无比浓烈的血气,丝丝缕缕渗入西翎幽的娇躯之中。

    同时,秦墨双掌一拍,操控着身周的血气之力,迅速形成一个漩涡,其涡心对准了西翎幽,产生了一种强大的吞噬之力。

    这种手段,正是【祭体祷文】的洗淬之法!

    此法的运转,实则与秦墨自身修炼【祭体祷文】相似,在淬炼肉身的同时,将体内的杂质一一排出。

    不过,自身修炼是一回事,但是,催动【祭体祷文】为其他人进行洗淬,其难度之高,则是超乎想像。

    “以血气之力,对旁人进行洗淬之法!”银澄倒吸一口凉气。

    它正在修炼【祭体祷文】,在这种淬体神功上的进境,刚是入了门径,其修炼的目标,就是能以血气之力,对自己的肉身进行洗淬。

    这种洗淬之法,与世间的淬体之功,有着本质的区别。

    大陆上的淬体之功,即便是圣级,甚至准大陆级的秘典,也只能是淬炼肉身,排出杂质,无非是强体,排浊之效。

    传闻,准大陆级的淬体之功,能够将肉身淬炼成无漏之体,并且,能够排出万毒,以及世间一些邪气,可谓是无比强大。

    但是,【祭体祷文】则不同,除去世间淬体之功的神效外,修至精通之时,还能将武者此前修炼时,遗留的种种隐患,修复、排除,当成是体内的杂质清除。

    要知道,武者修炼,与敌人交战,难免会在体内留下隐患,暗疾,甚至自身都无法察觉,一旦发作时,已是措手不及。

    【祭体祷文】修至精通之时,就没有这样的困扰,时时运转此功,肉身就能剔透无暇,没有一丝隐患,比之无漏之体,要强上太多。

    从兽界之墙出来后,秦墨的修炼速度,日渐加快,从某一方面来说,【祭体祷文】有着莫大的功劳。

    也正因此,银澄对这种淬体神功的精通层次,乃是无比向往,渴望能够修炼至那一境界,届时,它的实力很快就能发生飞跃。

    砰!

    正在这时,西翎幽娇躯微颤,腾起如云霞一般的血气光雾,整个人似是被点燃了一样,冰雪般的肌肤呈现一片酡红。

    此时,在她体内,血气之力不断融入其中,在其四肢百骸,肌肤经脉之间蔓延,淬炼其肉身的同时,也在搜寻天咒之力的踪迹。

    如同是搜筋刮骨一样,很快的,就发现了天咒之力的存在。

    在西翎幽四肢百骸的末梢,潜伏着丝丝缕缕的天咒之力,似是察觉到血气之力的威胁,这些诡异之力都是隐藏起来,如附骨之蛆,潜藏的非常隐蔽。

    “与那些鬼主一样的德性,就知道东躲西藏,以为这样,就能避开么?”秦墨暗中冷哼,陡得催动血气之力。

    于是,在血气熔炉中,浓烈的力量骤然发光,立时变得狂暴起来。

    西翎幽轻声疼呼,感到刮骨一样的痛楚,只见她的肌肤泛红,如同是烧红的翡翠,能够看到肌肤下的骨骼、血管,有着血气之力涌动,仿佛整个人都在燃烧。

    下一刻,一阵凄厉的嘶吼响起,从西翎幽体内传出,如同是某种鬼物绝望的哀嚎。

    而后,西翎幽眼角,琼鼻,双耳等七窍之中,有着灰黑色血液流出,刚一滴落,便被强大的血气之力席卷,焚成灰烬。

    一股股灰黑浓烟飘荡,充斥着一种难闻的气味,闻上一丝,都让人头晕目眩。

    “这天咒之力,果然是那群鬼主的杰作,哼!”

    银澄弹出一缕妖焰,将这些难闻的气味驱散,“可惜,九大鬼主都已覆灭,否则,本狐大人一定要让这群家伙尝尝,妖焰噬魂的滋味好不好受。”

    对于九大鬼主,这狐狸一向痛恨,可惜的是,当时它的实力不够强大,无法亲手轰杀这群家伙。这是银澄的遗憾,它一直期望,能够揪出魔焱皇的一些爪牙,如猫捉耗子一样,将之一一弄死。

    秦墨则是睁目,注视着西翎幽,在其完美无瑕的娇躯上游移,他的目光很清澈,也很深邃,搜寻着天咒之力的踪迹。

    此时,西翎幽也是清醒过来,感受到这少年的目光,饶是知晓他并无邪念,但是,这少年的眼神太过锐利,似是将她全身都看透了。

    事实上,西翎幽很清楚,在秦墨这样高手的探查下,任凭她如何防御,也难以抵挡这少年的目力洞察,何况,她现在已是散去力量,在这少年的眼中,哪里还有一丝秘密。

    “你……”西翎幽樱唇蠕动,却是声音很微弱,她面庞也不禁泛红。

    正在这时,秦墨神情肃穆,双掌猛地拍出,轰出两股血气之力,从西翎幽前胸和后背,分别打入其中。

    顿时,在她体内,传出一道无比凶戾的嘶吼,一道诡异光芒从西翎幽口中冲出,其速如电,朝着秦墨的头部疾射而至。

    那道光芒中,赫然有着一个鬼脸浮现,若隐若现,正是栾皇宫殿中,那个鬼主的面容。

    “小子,你这肉身就给本座吧!”一个暴戾疯狂的声音响起,却是戛然而止。

    咔嚓……

    一道血气之力横斩而过,将这道乌光斩灭,如同切菜一样。

    此时,血气之力化成的熔炉,才是恢复了平静,秦墨缓缓收回力量,将血气之力散去。

    西翎幽睁开美眸,她全身沾着血迹,容颜泛着苍白,看起来很是狼狈,但是,她的眸光却是很明亮,散发着之前没有的神采。

    “如何?天咒之力破除了?”奕铭风注视着两人,惊讶问道。

    这样的过程,虽是看来很惊心动魄,但是,奕铭风却能感觉到,秦墨施行的很轻松,犹有余力。

    然而,秦墨却是露出苦恼之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算是破除了,也不算,这天咒之力比想象的要麻烦的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