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48章 未尽全功
    算,也不算?

    奕铭风、银澄愕然,不明白秦墨的意思,从刚才的光景来看,分明是抹去了西翎幽体内的天咒之力,将其核心也抹杀了。

    随即,奕铭风凝神望去,端详着西翎幽,发觉后者与之前已是截然不同,身上那种诡异的灰黑之气消散,身躯晶莹如玄冰,无暇无垢,哪里还有一丝隐患。

    “你小子的意思?是还要继续破除天咒之力?”银澄盯视着秦墨,眼神很诡异。

    秦墨点了点头,道:“确实要继续,接下来会更加麻烦……”

    话音未落,已是被狐狸打断,它指着秦墨的鼻子,喝骂道:“你这小子,果然居心不良,当着师尊和我的面前,还想占幽丫头的便宜。你当萧家丫头不存在吗?”

    这狐狸嘴巴能不能消停点……

    瞧着银澄暴跳如雷的模样,秦墨脸色发黑,他自是知晓这狐狸的秉性,根本是唯恐天下不乱。

    “奕大师,秦墨说的没错,事实就是如此。我体内的麻烦,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西翎幽抬头,扫视了一圈,薄冰般的眸子蕴着无奈,这般说道。

    秦墨皱眉眉头,解释起缘由,天咒之力的麻烦程度,远远超过了想象。

    诚然,西翎幽体内最大的症结-鬼主残魂,已是被抹灭,但是,却是还有一部分天咒之力残留,祛除起来非常困难。

    “这一部分天咒之力,已经彻底融入其四肢百骸,经脉真罡之中,几乎是与其肉身融为一体。虽然数量很稀少,但是,却会随着其修为的增长,而不断的增多……”

    能够知晓这样的情况,也是因为秦墨动用了【祭体祷文】的洗淬之法,彻底洞悉了西翎幽体内的状况,否则,还未必能够发现这样的隐患。

    残留的这一部分天咒之力,真正如同附骨之蛆,挥之不去,并且,随着力量的不断增长,还会重新形成鬼主的残魂,这才是此种天咒的真正可怕之处。

    “当初,那残缺的鬼主之核,会对幽帅种下天咒,其真正的用心,实则是想侵占其躯壳,重新复活。却是没有料到,幽帅的天赋特殊,将天咒之力压制了。”

    说起这些,秦墨也是目绽寒芒,他对那些鬼主的仇恨,实则比任何人都要强烈。若是可能,他想将九大鬼主全部在虐杀一遍,才能减轻前世今生,对于黑焱之灾的愤怒。

    听到此处,奕铭风、银澄都是皱眉,已是明白西翎幽的状况,这确是无比麻烦。

    “小子,你说非常麻烦,说明有几分把握,能够解决这一症结吧?”奕铭风看向秦墨,这般说道。

    对于这个徒弟的性子,奕铭风是很清楚的,若是没有几分把握,绝不会这样说。

    西翎幽则是美眸睁大,她本来是不抱希望,只能等将来天咒之力再次壮大时,再找秦墨来破除。却是想不到,这少年竟是真有把握,能够彻底解决这一症结。

    “你小子真有把握办到?”银澄也是难以置信。

    它很清楚,西翎幽现在的状况,想要彻底解决,有多么的麻烦。这种类似诅咒的力量,一旦与武者的肉身融合,随着武者的修为增强,则彻底清除的难度,实是难以想象。

    这种情况,就如污水融入冰雪之中,经过长年累月的渗透,有一部分已是再难分彼此,如何彻底清除?

    秦墨抬头,注视着西翎幽,目光在她身上游移,眉头皱起,他刚才一直在思索一个清除之法,现在则是有些眉目了。

    “这种清除之法,能否成功,不在于天咒之力与幽帅融合的有多紧密,而在于我能够顺利的施展出来……”秦墨沉吟着说道。

    闻言,奕铭风等皆是一愣,而后明白过来,秦墨很可能是想动用青金神焰。

    “使用你神魂中的那种神焰么?这有些危险,一个操控不好,幽丫头会有很大的危险,小子,你真有把握么?”奕铭风沉声问道。

    对于青金神焰的强大,在听闻破霄门之行的经历后,奕铭风则是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也是清楚,一旦这种力量真正的大成,他这个徒儿的实力将达到难以估量的程度。

    正因为此,奕铭风才是担心,西翎幽能否承受这种力量。

    “师尊放心,我有分寸。”

    秦墨笑了笑,若是在破霄门之行前,对于青金神焰的运用,他也是慎之又慎,根本不敢施行在朋友身上。

    可是,在破霄主峰中,有了那神奇的经历后,他才是明白,青金神焰的神妙之处,远远超乎了想象。

    随即,秦墨没有再多说什么,让西翎幽调息一番,彻底恢复过来,立刻开始第二次的施治。

    轰轰轰……

    冰霜庭院中,撑开了三重禁制,一重是奕铭风布置的大阵,一重是银澄布置的妖焰禁制,还有一重,则是秦墨撑开的防御禁制。

    对于第二次的施治,秦墨也很谨慎,为了防止外界打扰,需要绝对的安静。

    从百宝囊中,秦墨取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根根针,长短不一,乃是他许久不用的【子午流注针】。

    见状,奕铭风、银澄都是很诧异,都没有想到,秦墨会动用这些神针。

    “幽帅,你就和刚才一样,沉淀心神,不要顾念其他。”秦墨开口道。

    西翎幽颔首,旋即闭上眸子,盘坐在那里,胸部微微起伏,而后气息平稳,进入入定,任凭秦墨施为。

    捻着一根神针,秦墨手指一动,下一刻,这根神针已是插在西翎幽身上。

    紧跟着,一道道针影飞掠,眨眼之间,西翎幽得娇躯上,已是插满了长短不一的【子午流注针】。

    银澄轻咦一声,它发现有些不太对,秦墨施行的子午流注针法,与此前的很不一样。

    “这小子还有时间,去揣摩那本怪石书上的东西,真是……”银澄龇牙,很是不忿,这一段期间以来,这小子的精进速度,有些不合常理。

    奕铭风则是目光微动,他注意到这些【子午流注针】的排列,似是按照某种阵势布置的。

    “这小子的打算,难道是……”

    这个时候,秦墨才是真正开始施治,他身躯发光,升腾起青金色的光焰,在身周涌动,而后在他身后,逐渐凝成一团青金光焰。

    一时间,一股无比威严的波动,从那团青金光焰中涌出,即使是奕铭风也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随即,可以看到,那团青金光焰中,有着一个身影浮现,仿佛是端坐在王座上,俯视大地的芸芸众生。

    “那影子……,是墨小子吗……”

    银澄睁大狐眼,仔细端详,发现那身影与秦墨有着七成相似,却是又有些不同,那身影如同一位神灵,散发着令人战栗的威压。

    “这种气息,应该是青金神焰原有的力量波动,这小子跻身皇主境后,青金神焰开始展现【天眷神焰】的威力了吗?”

    奕鸣风喃喃自语,产生这样的猜测。

    砰!

    下一刻,那团青金光焰翻腾,散发出一缕淡淡的光雾,朝着前方弥散开来。

    此时,秦墨原本平静的面庞,则是露出吃力的神情,似是这样做起来有些困难。

    “去!”

    手指点出,操控着这缕青金光雾,直卷向西翎幽的娇躯,从其头顶天灵灌入,却不是渗入其肉身,而是蔓延向她的神魂,一点点渗透其中。

    轰隆……

    一阵轰鸣之声,从西翎幽体内传出,她的娇躯颤抖起来,其神魂之力陡得壮大,竟是升腾其神魂之焰,一下子席卷全身,将之肉身笼罩进去。

    一刹那,西翎幽的肌肤明亮起来,神魂之焰在其肌肤腠理、四肢百骸中游动,没多久就传出“滋滋滋”的声音,仿佛某种东西在其体内烧焦了一样,隐约间,有着细微而凄厉的啸声从其体内传出。

    当即,冰霜庭院中,一直全身旁观的奕铭风,以及狐狸,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秦墨是以这种方式进行施治。

    这样的手段,别说是这一纪元,就是中古时代,也罕有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