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52章 深山话神池
    深夜,一片深山中,树林中隐有火光闪现。

    森林中一处空地,一座火堆正在燃烧,将四周照耀的犹如白昼,秦墨端坐在一旁,注视着跳动的火焰,有些怔神。

    他正在前往白泽宗的路上,前往这一庞大宗门的路径很特殊,若非是白泽宗的门人,需要从【幽寒古川】进入,取道向北,穿过这片山脉,才能真正进入白泽宗的地界。

    说来也奇怪,进入这片山脉后,竟是无法凌空飞行,也无法利用地脉制成【大地轮盘】,只能徒步穿行。

    并且,到了夜里,这片深山竟会出现迷雾,这里的地脉也产生错乱的迹象,很容易迷失方向。

    这样奇异的地势,秦墨等还是第一次遇到,也只能归结于绝域的特殊。

    “白泽宗的轮回池,真有那么神奇么?此行白泽宗,能不能一窥这神池的奇妙之处。”秦墨喃喃自语,对白泽宗的轮回池向往已久。

    白仙子的信函中提及,希望秦墨、银澄前往,修复轮回池周围的大阵缺陷,若是能够成功,必有重谢。

    所谓的重酬,白仙子也在信函中提到,若是可能,自是恳请宗门,能让秦墨进入轮回池中,进行一次淬炼。

    当然,对于这样的重酬,白仙子也不能保证,但是,只要能够修复大阵缺陷,以轮回神液作为报酬,她还是能够做主的。

    “萧丫头,你看着小子,在这里神游太虚,分明是在想着白仙子的美貌。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和白泽宗那妮子之间,可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

    一旁的树桩上,银澄显出狐身,正捧着一根兽腿,在那里大快朵颐,一边向萧雪晨添油加醋的述说,之前在龙坑中,秦墨与白仙子发生的种种纠葛。

    “哦?秦墨,是这样吗?”萧雪晨美眸飘了过来,盯视着秦墨。

    佳人的目光中蕴着凌厉的剑意,直刺过来,如芒在背,刺得秦墨背脊生疼,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一听之下,秦墨脸色发黑,这狐狸真会睁眼说瞎话!吃着他烤得肉,还一个劲的往他身上泼脏水。

    “我与白仙子之间,并不是那种关系,当时许多同伴都在,有真魔岭的门人,还有胡三爷,高矮子也在……”

    秦墨转头,看向一旁埋头吃肉的胡三爷,高矮子,后两者则是恍若未闻,根本没有为他辩解的意思。

    这两个家伙……

    见状,秦墨很无语,深深感到这几个家伙实是靠不住。

    “你这狐狸,别太过分,再这么抹黑我,别想我指点你【祭体祷文】。”秦墨以心念传音威胁。

    “哼哼……,你小子终于不藏私了,早这么说,本狐大人还懒得浪费口舌抹黑你。”银澄得意的回应,立时话锋一转,开始鼓吹秦墨在外面是如何守身如玉等等云云。

    对此,秦墨很无奈,遇到这些损友,真是很想痛揍一顿。

    其实,关于【祭体祷文】的修炼,倒非是秦墨故意藏私,实则是银澄的体质,与这门功法不太契合,因此,修炼了这么长时间,进境都不算理想。

    相反,高矮子在此功法的进境,则是相当神速,将狐狸气得咬牙切齿。

    “你与那白仙子之间,真的没什么吗?”耳边,忽得传来萧雪晨的传音,她的语气并不随意,是很郑重的询问。

    秦墨一怔,抬头望去,恰见萧雪晨的美眸飘了过来,佳人的眼神中透着一份认真,对于银澄刚才的话显得很在意。

    “我与白仙子之间,真的没什么……”

    当即,秦墨将与真魔岭,白泽宗天才们之间的交集,一一说了一遍,而后笑道:“说起来,我与白仙子的那位师长,倒是关系更近一点,她指点过我修行。说也奇怪,从她身上,我隐隐有些熟悉的气息,也不知是否是错觉。”

    当日,从龙坑离开时,秦墨被白仙子那位师长指点,原本是心存感激。但是,后来他修为精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不对,从那位师长身上,总觉得有着莫名的亲切。

    默默听着秦墨的讲述,萧雪晨秀眉渐渐舒展,轻语道:“有时缘分就是如此,突然见到一个陌生人,会觉得很亲切。或者,突然见到一个人,会觉得很在意……”

    秦墨愣了愣,抬头看向佳人,彼此目光交汇在一起,想及彼此过往的种种,竟是有灵犀相通之感。

    “哼!这对狗男女……”银澄左看看右瞧瞧,不禁是撇嘴,再懒得搭理这两个家伙。

    此时,胡三爷吃饱喝足,用衣袖擦了擦手上、嘴上的油腻,惬意得打了一个饱嗝,又不知从那里摸出一瓶美酒,美美喝上了一口,才是叹道:“轮回池啊!若是能进入那神池中,泡上一次,说不定能脱胎换骨,重焕青春。可惜,那地方咱们是不用想了,能够得到一些轮回神液,就是不错了……”

    闻言,四周的同伴都是一惊,目光都是投注过来,听这老家伙的言下之意,竟是对轮回池非常熟悉,仿佛曾经到过那里一样。

    感受到一行同伴的注视,胡三爷知晓失言,立时闭嘴,打了一个哈哈,想要蒙混过去。

    对此,银澄又怎会放过这老家伙,立时缠上去,刨根问底,终是从胡三爷口中套出轮回池的许多秘辛。

    胡三爷干笑,说起一段过往:“关于这轮回池,小老儿当初也是适逢其会,上一次白泽宗举行盛会,广邀绝域各大名宿前往,小老儿就‘应邀’前往了……”

    绝域名宿?

    应邀前往?

    一行同伴都是嘴角撇动,熟知这老家伙的行事,哪里还不知道所谓的“应邀”前往是怎么回事。

    必定是胡三爷施展幻术,冒充了绝域的某位强者,才是混入白泽宗的盛会中。

    随即,胡三爷开始滔滔不绝说起盛会上的见闻,不过,这老家伙的关注点,明显与秦墨等不同,胡三爷关注的是白泽宗的地形,哪里可能藏有重宝,哪里能够脚底抹油开溜。

    至于轮回池的所在,也是胡三爷在那场盛会上,摸索了许久才发现的。

    “可惜,白泽宗对于轮回池的看管太严密,小老儿又是实力低微,没能摸进去。不过,那地方泄露出来的一丝气息,就是让人无比神往。试想一下,一个大池子中,都是盛满了轮回神液,那样的气息哪怕泄露一丝,都是让人受不了啊……”

    瞧着胡三爷迷醉的神情,一行同伴都是摇头,可以想见,以这老家伙见宝走不动路的性子,当时有多么渴望闯进轮回池,却是最终不能如愿。

    “唉……”胡三爷一声长叹,喃喃道:“轮回池那地方的守卫非常可怕,并非是白泽宗的强者坐镇,而是一种古老的守卫,每一具守卫都拥有不逊色皇主境的实力。小老儿当时绞尽脑汁,也是难以进入其中,可惜啊,入宝山却空手而归……”

    秦墨等心中狂震,无比震撼,轮回池中的守卫,竟是不逊色皇主境的实力,那是什么所在?

    若是白泽宗拥有这样可怕的底蕴,岂非是绝域巨无霸势力之首,但是,这一宗门却始终很低调,从未有过争夺绝域第一势力的举动。

    “那是轮回池的守卫,并非是白泽宗的强者,不能混为一谈。”

    此时,石铃器灵则是开口,在远古时代,也曾发现一些神秘的所在,那里的守卫实力无比可怕,有的堪比那个时代的巅峰强者。

    毫无疑问,轮回池就是类似这样的神奇之地,那里的守卫只负责守护轮回池,并不会为白泽宗效力。

    “那也是一支无比可怕的防卫力量,白泽宗只要坐拥轮回池,就拥有一张保命的王牌。”银澄则是感叹。

    可以想见,若是强敌来袭,白泽宗即便不敌,也能将有生力量退守至轮回池,保证宗门的传承不致断绝。

    这样一张保命的王牌,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