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58章 转让答案
    “给一些时间又如何,这么多年来,你们白泽宗每一次都派人过来,又有哪一次成功过?”

    “也罢,老夫难得出来一趟,就多待一会儿……”

    这般说着,黑衣老者又折返回来,抬头四顾,目光扫过在场众强者,淡淡道:“这盒中之物,非比寻常,你们这些小辈多花点脑子,若是能够猜中,竞价购下这件宝物,则是天大的机缘。”

    “之前没有猜过的,也都猜一猜,不要在那里犹豫了。”

    说话之间,黑衣老者又端坐下来,不再言语。

    此时,不断有人闻讯赶来,加入了猜盒的队伍,既是知晓这是莫大的机缘,又有谁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揣测方法都出现了,什么占卜之术,什么失传的望气之法等等……,不断有人使用稀奇古怪的手段,来猜测盒中之物。

    可是,许久时间过去,却是无一人猜对。

    眼见的,围观的众强者都是猜测了一遍,许多人不禁是焦急起来,若是连猜都猜不对,又何谈竞价购买之说。

    “喂!你小子在干什么,就不上去尝试一下?”银澄忽然开口,询问一旁的秦墨。

    这时,其余同伴才是发现,从头到尾,秦墨都没有过猜测的举动,至始至终,都是盯着那个盒子端详,很是沉默。

    “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萧雪晨传音问道。

    银澄等同伴都是一惊,而后露出期待之色,如今这少年身上有着许多神秘之处,说不定真看出了什么。

    秦墨收回目光,揉了揉刺痛的眼眸,皱眉道:“这盒中之物确是有些古怪,至于能否看清楚……”

    刚才,他的心神都集中在那盒子上,如同是在端详一处深潭,透过一圈圈涟漪,似是能看清里面的东西。

    可是,从秦墨的这个方位来看,恰好被黑衣老者挡住了盒子的一部分,让他难以看真切。

    并且,那盒子上的纹路,久视之下,乃是极为损耗心神,以秦墨的神魂强韧,依然感到有些疲倦。

    将所见的情况,与同伴们说了一遍,秦墨则是微微摇头,道:“我有预感,就算能够看清盒中之物,恐怕也不知是什么宝物。那盒中之物的气息,很奇异,闻所未闻。”

    说不出盒中是何宝物,自是不算猜对。

    闻言,银澄则是龇牙,道:“怕什么,先上去看清再说,其他人若是都猜不对。你小子能说清楚盒中之物的模样,也算是对了一半,再就地打滚耍赖一番,那老家伙说不定就认了。”

    秦墨:“……”

    不得不说,这狐狸在厚脸皮方面的天赋,秦墨还是自叹不如的。

    不过,莫大机缘就在眼前,秦墨自是要争一争的。当即,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到黑衣老者近前。

    这样的举动,倒是引来一些目光的投注,但是,却也没有多少人放在心上。这么多人都失败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小子,又如何会成功?

    然而,黑衣老者却是身躯一动,睁开了双目,上下端详着秦墨,道:“老夫刚才离去时,以为你就会冲出来,想不到一直拖到现在。”

    秦墨不禁一怔,露出惊愕之色:“这位前辈,你为何觉得,我刚才会冲出来?”

    “你小子是第一次来白泽湖,斑斓岛吗?既能洞悉老夫身上的一些秘密,自然该明白,老夫身上随便一件东西,其价值该是如何。”黑衣老者也是有些讶异,反问道。

    其言下之意,即是对白泽湖,斑斓岛有所熟悉的人,在看破老者身上的一些秘密后,就会明白这盒中之物的价值有多大。

    “这个……”秦墨有些挠头,尴尬笑道:“晚辈确实是第一次来斑斓岛,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原来如此。”黑衣老者恍然,睁着浑浊的双目,打量着秦墨,眼中则是流露难以言明的意味。

    周围,众强者闻言则是心神震动,这少年与老者之间的对话,虽是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却是透露一个信息,这少年很可能猜出盒中之物是什么宝物。

    旁边,白泽宗那对青年男女也是露出惊容,端详着秦墨,都是有些难以置信。这少年是何来路,竟能洞悉黑衣老者身上的一些秘密。

    要知道,在白泽湖中,若说有谁知晓黑衣老者的一些来历,唯有白泽宗的一些高层才洞悉一些隐秘。

    并且,关于黑衣老者的真正来历,却也是极为神秘,至今也没有探明。

    只是临行前,白泽宗师长再三告诫这对青年男女,黑衣老者持有的盒中之物,据说,乃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若是能够竞价购买,宗门愿意鼎力支持,不惜一切代价。

    “这位小兄弟,真的知晓前辈的盒中之物,到底是何宝物么?请告知?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水色长袍青年上前一步,挡在前方,急声喝问道。

    这家伙脑子秀逗了吧……

    秦墨微微皱眉,斜眼瞅着这个青年,连盒中之物是什么都猜不出来,就想伸手喝斥一个陌生人,要将盒中宝物的名字告知。

    “盒中之物的详情,我为何要告知于你?我们认识吗?你觉得一件圣级之上的宝物在面前,有人会转让给你吗?何况,前辈盒中之物,很可能是一件惊世之宝。”秦墨淡淡开口。

    闻言,水色长袍青年脸色一变,眼神锐利,上下打量着秦墨。

    “小兄弟,这位前辈持有的盒子,乃是我们白泽宗祖师们很久以前就想得到。再者,斑斓岛也是白泽宗的地界,你认为就算竞价到盒中之物,就能够带走吗?”

    盯视着秦墨,水色长袍青年一字一句,蕴着寒意开口。

    身后,一群白泽宗弟子也是锁定秦墨,一股股强盛气势笼罩过来,显是准备一言不合就动手。

    此时,在场众强者脸色都是有些难看,对于水色长袍青年的强硬话语,皆是感到不喜。

    斑斓岛虽是在白泽湖中,但是,却是不属于白泽宗的地界,绝域的许多大势力都在这里设有驿站。

    整个白泽湖,属于白泽宗地界的,不过是其门址周围的方圆数千里而已,与这片巨湖相比,甚至不住十分之一。

    毕竟,整个白泽湖太广阔了,并且,在深处还有着种种可怕的存在,又岂是白泽宗能够管辖的。

    因此,水色长袍青年这番话,等于是得罪了在场的许多势力,让许多强者心中不喜。

    不过,周围众强者又存着一个心思,自是不想盒中宝物被一个少年独得,既是知晓盒中之物的来历,何不说出来分享一下。

    既是竞价购买,也要大家一起公平竞拍才是,想要一个人独得,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所以,许多强者虽是心中不满,却也没有表露出来,都是作壁上观,静静看着事态发展。

    “这位小哥哥,我们白泽宗祖师们有遗训,对于前辈的盒中之物,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还望你明白我们祖师们的苦心,既是知晓盒中之物的来历,就请说出来。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那女子也是开口,眼波流转,纯真之中,又是有着若有若无的媚意,令人望之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

    周围,一些定力稍逊之辈,都是有些目眩,有人甚至禁不住吞咽起口水。

    听到这样娇媚的恳求,许多人看向秦墨的目光,则是有些锐利起来,都是在暗中警告,拒绝这样一位绝色佳人的恳求,是多么可恶的一件事情。

    见状,秦墨暗中冷笑,他神魂何等强韧,定力何等稳固,又岂会被这样蕴着魅技的话语打动。

    从一开始,秦墨见到这女子开始,就是看了出来,此女天生媚骨,与旧识珑轻烟相似,却是修炼了绝世魅技,看起来纯真无暇,实则言行之间,都蕴着魅惑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