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64章 画卷护命
    “呵呵,原来是白师侄的客人。”

    一名白泽宗长老冷笑,笑容中带着无比的讥笑,目光中的杀意已是无法抑制。

    听到秦墨报出来意,一群白泽宗长老们心中的杀意,则是更加炽烈,对秦墨的杀心更甚。

    要知道,白泽宗中各支势力中,白仙子所在的那支势力本来就是最强盛的,到了这一辈,又有白仙子横空出世,更是压得其他分支势力抬不起头来。

    如今白泽宗的年轻一辈,白仙子如此年轻,已是展现绝艳的天资,其实力更是直追老一辈强者。

    此次【阴诡骨塔】之行,若是让白仙子再次获得莫大机缘,未来千年的白泽宗,其他分支势力就别想有抬头的机会。

    在这样的关头,白仙子秘密邀请的客人,与【阴诡骨塔】必定脱不了关系。

    因此,面前这两人必须死,绝不能让他们与白仙子相见。

    砰!

    数位白泽宗长老的真罡之力,陡得爆发出来,在其身周形成狂暴的真罡漩涡,将四周的溪水悉数排空,形成一片真空地带。

    一瞬间,狂暴杀机是汹涌,如同一道道肆虐的飓风,朝着秦墨两人席卷而去。

    这样的联手攻势,可谓是无比可怕,数位武主巅峰的强者联手,竟是施展了全力,务必要将秦墨、萧雪晨瞬间击杀。

    这数位白泽宗长老很谨慎,深知苍鹰搏兔也要尽全力,不想给秦墨两人一点机会。

    同时,那女子也是动了,身形一晃,如同是在水中漫步,却是快到了极点,无数掌影叠现,呈天罗地网之势,将秦墨两人的退路全部封锁。

    轰隆!

    下一刻,秦墨也是动了,他并未移动身躯规避,而是身躯震动,一股可怕的血气之力弥漫,从其体内喷涌而出,犹如火山喷发一样,一下子冲起,如同岩浆一样,将他整个人笼罩进去。

    血气之力弥漫,迅速实质化,在其体表形成血气甲胄,喷薄着令人心悸的气机。

    同时,在其身后,血气之环凝成,徐徐转动,环中有着古老纹路流转,宛如古老年代的夜空一样星辰璀璨。

    而后,秦墨抬手,朝着一股股真罡飓风抓去,其手掌中血气之力流转,与虚空形成震荡,伴随着“咔嚓”的响动,一股股真罡飓风皆被捏碎,化为粉碎的气劲消散。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力量怎会如此强大!”

    “不对!此人绝非是少年,而是返老还童的老怪物,武至皇主境,速退!”

    数位白泽宗长老无比震骇,继而狂吼出声,纷纷朝着四方飞退。

    这一瞬间,这些大高手就判断出来,秦墨的修为之高,已是武至皇主,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这是一位盖代强者,绝非武主境强者能够抗衡。

    后方,那女子也是俏脸骤变,她实是无法想象,明明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清秀少年,就算天赋再惊人,也是绝对无法逃脱这样的绝杀围攻。

    却是想不到,转眼之间,这少年突然爆发惊天威势,竟是一位堪比皇主境得盖代强者。

    这种情况,就如同一只小狮子,外表看起来还那么有威胁,却是摇身一变,成了一头远古巨狮,其威势足以撼天动地。

    “现在才想起要逃,不觉得晚了点吗?”

    瞧着仓惶飞逃的这群白泽宗强者,秦墨笑了笑,平静的笑容中透着一丝讥诮,与之前这些白泽宗长老的笑容很相似。

    轰!

    秦墨的身体发光,血气凝成的甲胄无比璀璨,一霎那之间,狂暴的血气似将他的头发也染得变色,自身的气息随之暴涨,如同一头远古凶兽苏醒,爆发出可怕的音波。

    一声巨响,如同春雷炸开,秦墨挥拳,其拳势比之不久前,又有了进步,充斥着盖世拳威,直击向这群白泽宗强者。

    这一瞬间,分开逃窜的数位白泽宗长老都产生一个错觉,仿佛这一拳都是对着他们而来,有着绝杀的惊悸之感,若是不全力应对,恐怕会被轰杀当场。

    “拼了!?”

    “全力一搏!”

    数位白泽宗长老低吼,纷纷止住飞遁之势,脸庞上浮现决然之色,迅疾拍出掌劲,真罡滚滚而出,在溪水底部爆裂开来。

    一时间,重重掌劲叠加,形成一层厚厚的壁障,与秦墨的拳势碰撞在一起。

    下一刻,溪水崩裂,数位白泽宗长老手掌扭曲变形,皆是受到重创,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仅是一个照面的碰撞,白泽宗数位老一辈强者,就被秦墨一拳击溃。

    “师叔们,你们……,这小子……”那女子容颜惨变,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她距离战局最远,也看得最分明,秦墨这一拳绝非力道无边那么简单,在其拳痕涌现之时,竟是产生一种避无可避,唯有死磕的错觉,让白泽宗长老们不得不联手应对。

    而其结果,则是己方这边溃败,根本连抗衡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还愣着干什么!?快逃!”一名白泽宗长老对着那女子狂吼。

    闻言,那女子一个激灵,立时反应过来,眼眸中碧波般的光辉涌动,其娇躯轻盈起来,朝后一踱,瞬息之间已是远去。

    “想这样离去?未免也太小看我们了。”s

    正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这片水域中,忽然传出一道清越的剑吟,继而有星辉闪耀,令人目眩神迷。

    萧雪晨在此时出剑,星辉般的剑光乍现,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弥漫开来,朝着一群白泽宗强者笼罩过去,四周的水域出现一道道深深的水痕。

    “这是极道剑魂之力!?”那女子骇然失色,她没有想到,不仅那少年是可怕到极点的强者,就是另一个人也是无比可怕的剑客。

    抬头望去,那女子美眸更是一阵紧·缩,她看到一张绝色倾城的容颜,即使以她的容貌,也感到一丝自惭形秽。

    随后,这女子的眼眸被无尽星辉遮住,再看不见萧雪晨的倾城之姿,只有无比可怕的剑意临体的恐惧。

    “快动用那件东西,快!”一位白泽宗长老的低吼声传来,无比焦急。

    这女子一怔,立时反应过来,猛地一咬银牙,取出一封画卷,展开之后,画卷显得很陈旧,其上是一片辽阔湖泊的图案。

    正是白泽湖的画卷!

    一抖这张画卷,其上的湖泊竟是荡漾起来,湖水如洪流一般涌出,与四周的溪水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无比厚实的水之屏障,生生挡住了星极剑魂的剑气。

    嗖嗖嗖……

    趁着这个机会,一群白泽宗强者如四散的老鼠,破开溪水,化为一道道残影,朝着溪水深处而去,迅速消失不见。

    哗啦……

    那封画卷也是碎裂,化为粉尘消散,竟是与溪水融为一体,找不到踪迹。

    “白泽宗不愧是巨无霸势力,这女子竟怀有这样的保命神物。”

    秦墨抬手,将一片画卷碎屑摄取过来,略一探查,露出惊愕之色,这份画卷本身已是接近崩溃边缘,在抵挡他这一拳后,就是彻底毁坏了。

    能够抵挡皇主境强者一拳的防御宝物,本身的价值就难以估量。

    “白泽宗的功法本就是水属性,又是在白泽湖溪水中,就算没有这封画卷。想要将他们全部留下,也很困难。”萧雪晨则是这般说道。

    从这群白泽宗强者飞退的轨迹中,她就是推断出来,这些强者虽然仓惶,但是,却没有那种绝望。

    显然,这群白泽宗强者就算没有保命神物,也有功法能够催动逃命,只不过,这种手段施展起来,对自身损耗必定极大,不到最后关头,想必是不愿动用的。

    “可惜,我本想留下几个老家伙,问一些斑斓谷溪水的事情。”秦墨皱了皱眉头。

    从黑衣老者之事中可以推断,白泽宗对于斑斓谷的了解,必定也是相当的深。若是能从中套出有用的秘密,就能省去很多功夫。

    现在,失去了这群白泽宗强者的踪迹,秦墨则是有点头疼,有些漫无头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