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873章 不期而遇
    “畜牲!本狐大人还从没受过这样的气,一定要百倍奉还!”银澄低吼不已。

    旁边,萧雪晨、小白虎不二等神兽幼崽都是上前,安抚这狐狸的情绪。都是知晓这狐狸性子暴戾,若是真的失去理智,真的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

    秦墨皱眉沉吟,从这狐狸的描述中,他隐约猜出蓝袍青年的来历,乃是在【聚宝斋】古地中遇到的战血家族的一个势力。

    “战血家族,陈家,【断狱天鬼步】,那蓝袍青年所施展的,应是那种身法……”

    闻言,银澄怒意更甚,知晓了蓝袍青年的来历,它的复仇之心再也无法按捺,想要立刻冲出去,找那家伙算账。

    “这种恩怨急什么,你这狐狸没察觉到么?这座水底山峰各处,已是有异宝出世,你是准备先报仇?还是先夺宝?”

    秦墨一句话,让银澄立时安静下来,这狐狸略一思忖,正色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等既是同伴,自然要先以夺宝为先,况且,这老头还沉睡不起,还是想救助同伴吧。”

    萧雪晨:“……”

    三头神兽幼崽:“……”

    对此,秦墨无奈摇头,果然只要涉及到宝物,这狐狸是能将一切恩怨先放到一边的。

    随即,秦墨探查胡三爷的状况,却是惊愕的发现,这老头体内一切如常,并没有任何异状。

    “进入溪水之后,这老家伙的情况就很奇怪,似是丢失的记忆再浮现……”

    银澄皱眉,说起胡三爷身上发生的怪事,正是在后者的记忆迅速浮现时,胡三爷就是突然沉睡不起。

    “这老家伙遭到幻术的攻击,被抹去了记忆……”

    秦墨、萧雪晨,三头神兽幼崽都是不可思议,这实是咄咄怪事,若说着世间,谁最不可能着了幻术的道,首先想到的就是胡三爷。

    这老家伙本身就奸猾似鬼,在幻术上的造诣,更是到了难以测度的地步,却是在许多年前,身中幻术,而被抹去关于白泽湖的许多记忆。

    这样的经历听起来,就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事实则是就在眼前,听了银澄的讲述,秦墨探查胡三爷的神魂,发觉这老家伙的神魂之力是有一些紊乱。

    “或许沉睡一段时间,这老家伙就会自动醒来。”秦墨如此判断。

    当即,一行同伴没有逗留,将胡三爷装入【灯座空间】中,秦墨等选定一个方向,朝着那边飞速赶去。

    嗖嗖嗖……

    从洞窟中出去不远,一行同伴都是神色一动,从四面八方都是有强烈的力量波动传来,呈合围之势,急速靠近。

    “这些气息是白泽宗的那群家伙……”

    秦墨目光微动,眸中有神异光辉闪烁,穿透了山峰中的重重水雾,看清了远处的来者。

    萧雪晨一惊,她神魂经历蜕变之后,其六识也是无比敏锐,立刻洞彻,想必是白泽宗那群强者已是知晓,光霞禁制中的宝物被其所得,一路追踪过来。

    “看起来,这些家伙在我身上,应是做了一点手脚,能够探查到我的踪迹。”

    对此,秦墨洞悉的更加彻底,他对于【虚波流光】的身法无比自信,除非是修为远高于他,才能够察觉到其行踪。

    至于水色长袍青年一群强者,秦墨并不放在眼里,更不相信能够追踪到他的行迹。

    唯一的解释,就是在红城黑市中,这群白泽宗强者做了一点手脚,想要找机会,夺取他身上的那颗墨色神石。

    “白泽宗的那个绣花枕头?哼,本狐大人正在气头上,他们敢找来,算他倒霉。”银澄龇牙,身上的杀意已是无法抑制。

    这个时候,一道道身影飞速而至,落地之后,立时占据了各个方位,形成无比严密的包围圈,将秦墨等围困其中。

    此时,在其中一个方位,水色长袍青年漫步走出,冷厉目光投注过来,直刺向秦墨。

    “臭小子,终于找到你了。得了光霞禁制中的莫大机缘,却还敢在溪水宝山中逗留,妄图染指其他出世的宝物。”

    水色长袍青年微微歪头,斜睨着秦墨一行,露出无比嘲弄的冷笑,“我真是佩服你的心大,靠着鬼祟行迹占了大便宜,还贪得无厌。呵呵,现在,就将属于我的造化,全部吐出来吧,我还会考虑,留你一条狗命!”

    随着这样的话语响起,周围的一众白泽宗强者们,纷纷释放无比强烈的力量波动,布置一重重场域,延绵成一片,封锁了秦墨一行的所有退路。

    “属于你的造化……”

    秦墨不禁感到好笑,这样的家伙在白泽宗想必是极得宠爱,也鲜少踏足外界,觉得世间一切的好东西就该归其所有。

    对此,秦墨一声轻叹,摇头笑道:“既是你这么说,我恰恰也是如此,对你身上的那些好东西,也是很感兴趣。你也给我拿出来吧,不过,就算你交出所有的家当,我也不准备放过你们。这座水底宝山,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闻言,在场的一众白泽宗强者都是瞪大眼睛,神情中透着不可思议,仿佛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少年是脑袋秀逗了吗?

    诚然,在红城黑市上,一众白泽宗强者们就明白,这少年很不一般,可谓是一名绝世天才,若是成长起来,未来是一位盖世强者。

    但是,这少年终是太年轻了,散发的气息也不过是武主中期的境界,又如何是一众白泽宗强者的对手。

    至于这少年的同伴们,虽然也是出色,但在白泽宗的弟子眼中,也就是如此。或许在天赋方面,能与巨无霸势力的弟子相若,但是,在修炼的功法,底牌方面,自是逊色不少。

    这并非是轻视,而是身为白泽宗弟子的底气,凡是白泽宗的核心弟子,能够接触到宗门的隐秘,都是明白白泽宗的底蕴有多深。

    相比绝域其他的巨无霸势力,白泽宗一直不显山露水,却是积累底蕴最深的一个势力。

    加之,己方这边的人数,远远超过秦墨一方,水色长袍青年实是想不通,这少年竟能说出这样的狂言。

    唯一的解释,乃是秦墨已知难以幸免,在那里逞口舌之利。

    “大言不惭的小子,本来还考虑留你一条狗命,现在,立刻死吧!”

    咚!

    一声轰鸣,水色长袍青年已是出手,他不想让秦墨有任何逃遁的机会,在话音未落之时,就是骤然出手。

    狂暴如潮的真罡爆发,从水色长袍青年体内喷涌而出,如同是白泽湖中出现的巨大漩涡,将之笼罩其中,传出怒海巨涛般的呼啸之声。

    他催动的功法,乃是白泽宗的镇宗绝学之一,由白泽湖的水势起伏蜕变而来,一经施展,如同湖水滔天,有湮没天地之势。

    下一刻,水色长袍青年已是冲出,一步踏出,已是到了秦墨的近前,抬手就是拍出一掌。

    轰隆……

    掌势如涛,汹涌澎湃,水纹般的真罡狂盛,形成一道水波龙卷,奔腾而来。

    这一掌的威力,则是远远超过那女子,比之数月前的白仙子,都是不遑多让。

    秦墨眉头一挑,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水色长袍青年一直隐藏了实力,比他此前预想的还要高出不少。

    不过,也仅是感到意外而已,秦墨伫立在那里,体内血气之力疯狂涌动,体表立时凝成一层血气甲胄,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径直以肉身迎向这一掌。

    “这小子真是找死!”

    水色长袍青年眼神凶戾,心中涌起一股子耻辱,这少年竟想以血肉之躯,来抵挡他绝杀的一掌,根本就是对他的侮辱。

    正在这时——

    远处,数道身影飞掠而至,为首的正是那女子,瞧见这一幕,顿时花容失色。

    “师兄,不要!此人武至皇主,不可力敌,速退!”

    这一声娇喝传来,落在一众白泽宗强者耳中,犹如是一道雷霆霹雳,震得他们头晕目眩,都以为是不是幻听了。

    水色长袍青年身躯一颤,他也是心头大震,却是知晓师妹向来不会骗他,但是,这奔腾如飓风的一掌,已是结结实实按在秦墨胸口上。

(本章完)